第69章 今天又是被背刺的一天

2022-01-15 << 上一章 下一章 >> 45

“魏君,你是不是很奇怪?朕今天就告诉你,朕不是一个软蛋。为了救你,朕也是能够强硬起来的!”

魏君的耳畔不断回响着乾帝的豪言壮语。

以及乾帝身上不断攀升的气势。

有一说一,这一刻的乾帝,脊背挺的笔直,看上去真的充满了男子气概,还是霸道总裁那一卦的。

突然硬起来的乾帝,让人看到了他的强大。

然而魏君只想一拳把他打死。

你这个天杀的乾帝,该硬的时候不硬,不该硬的时候瞎硬。

本天帝好不容易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你如果耽误了本天帝的找死大忌,你不仅这辈子完了,下辈子也完了。

魏君内心不断问候乾帝的家人。。

而突然冒出来的乾帝,也让皇室的宗老们懵逼了。

如果说魔君的出现,他们还可以理解。

可乾帝是为什么?

乾帝明明是皇室中人,他和魏君也不对路啊。

一个宗老没有忍住内心的疑问,直接问了出来:“你要保魏君?”

“对。”

“为什么?”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乾帝扯了一个连傻子都骗不到的理由。

宗老大怒:“说人话。”

乾帝也怒了。

朕不敢招惹国师,因为国师背后是长生宗,长生宗背后是修真者联盟,他惹不起。

朕不敢招惹魏君,因为魏君在朝野上下都拥有极高的人望。一旦对魏君动手,容易引发朝野动荡,这后果他也承受不起。

可你一个皇室的老古董在朕面前装什么逼?

朕虽然怂,但也是分对象的。

乾帝只对有可能给他带来危险的人或事情怂。

但是面对一个最大后台就是他的皇室宗老,乾帝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就拍了出去。

下一刻,刚才那个让他“说人话”的宗老就已经被他提在手里。

“朕对你们说过多少次,要学会低调、谦卑,你们都把这些东西忘了吧?正好,我亲自给你们上一课。”

在众目睽睽之下,乾帝直接将这个宗老的丹田一脚踢废。

宗老从此将彻底成为普通人。

整个过程干脆利落,帅气的一批。

皇室宗老们对乾帝简直刮目相看。

这个废物皇帝,竟然还有这种实力?

而魏君看的更想杀人了。

你TM早干嘛去了?

现在怎么硬起来的?

“陛……太上皇,你疯了吗?”

乾帝的华丽转身,亮瞎了宗老们的眼。

宗老们也不愿意相信一个废物竟然能够改变的如此彻底。

一点都不科学。

可现实就是这样发生了。

乾帝沉声道:“你们才是疯了,竟然敢杀魏君,你们知道杀掉魏君的后果吗?”

“不会有任何后果。”一个银发宗老冷笑道:“大乾离了谁都照样运转,没有任何区别。”

“愚蠢,无知,幼稚。”

乾帝的声音越来越高昂。

他入戏了。

“大乾离了谁都照样转?没有任何区别?这种说法简直不是一般的无知。

“魏君于国于民,都是立过大功的,他为大乾立过功,他为国家流过血,他深受全国百姓的爱戴。

“你们要杀魏君,就等于是自绝于大乾的百姓。”

“百姓算个屁。”

皇室宗老们干脆演都不演了。

“一群泥腿子,能掀起什么大风浪?还不是强者为尊,谁赢了他们就听谁的?也只有魏君这种傻子才认为那群泥腿子有什么力量,太上皇你相信吗?”

乾帝:“……”

讲道理其实他也不怎么相信。

毕竟上位者心里都清楚,真正的历史是得天下者得民心,而不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精英政治,是大乾一直以来的体制制度。

乾帝这种观念也是深入骨髓的。

不过乾帝没有附和这些皇室的宗老们,而是继续冷笑道:“纵然你们可以不在乎大乾百姓的看法,那朝廷大臣的看法呢?连魏君都敢杀,你们还有谁不敢杀?你们是想学习朝堂吗?”

“我们已经和儒家谈好,儒家弟子会接替那些魏党空出来的位置,绝对不会让大乾的朝局生乱。”

乾帝怒极反笑:“和儒家谈好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你凭什么就能和儒家谈好?朕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

“另外,你们真的认为儒家能够任由你们的摆布?

“当年皇兄废了多大的努力,才把儒家赶出朝堂?你们这些数典忘祖的家伙,这才过去多久,竟然就敢忤逆皇兄。

“真是该死。

“与其让儒家掌控大乾,还不如让魏君来呢,至少朕更相信魏君的操守。”

这一刻的乾帝是真诚的。

他也选择性的忘记了,其实把儒家重新请回朝堂占据一方势力的根本不是这些皇室的宗老们,而是他自己。

不止是乾帝选择性忘记了,这些皇室宗老们也没反应过来。

他们哪懂治国?

不过都是一群黄土埋了半截的老东西。

实力强归实力强,琅琊榜(lyb)也归琅琊榜(lyb),但聪明人、强者和治理国家从来就不是一回事。

嘉靖的权谋之术在历代帝王中也算能排进前列的,可他治下的大明一年比一年烂。

这些皇室宗老也差不多。

几乎个个都是聪明人,但是他们的聪明在修炼上,在阴人上,不在治国上。

国家的长远发展和宏图,如何帮助大乾百姓过上更美好的生活,这点他们一窍不通。

所以他们干脆也不和乾帝争辩,直接快进到图穷匕见:“不必和他废话,现如今他不过是一个太上皇而已。控制住他,先杀了魏君再说。”

魏君给皇室宗老们点了一个赞。

智商在线,不容易,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

但乾帝再一次跳了出来,打断了魏君的喜悦:

“我看谁敢碰魏君一根汗毛?”

乾帝如同一个盖世英雄,驾着五彩祥云从天而降,只为了拯救魏君的性命。

“朕说了,朕一定要护魏君周全。想找魏君的麻烦,就先从朕的尸体上走过去,或者朕先送你们去见阎王。”

乾帝的声音很冷,充满了警告意味。

他说的也都是实话。

但是为了策划今天这个杀局,皇室之前已经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也付出了很多筹码。

现在喊停,他们是断然不会接受的。

所以,即便是乾帝阻止,他们也不想停。

“废话真多,你已经不是陛下了。”

宗老们看向大皇子。

用眼神示意大皇子把乾帝给镇压掉。

毕竟大皇子成为皇帝后,手中也拥有了皇帝的权柄。

从理论上说,大皇子是能够直接和乾帝对抗,甚至胜过的。

不过大皇子连连摆手道:“诸位长辈,毕竟是我的父皇,你们总不能逼我对自己的父亲动手吧?那可是大不孝。”

再说了,乾帝现在明显是帮着魏君的。

他支持乾帝还来不及呢,更别说是和乾帝为敌了。

大皇子给出的理由有理有据,皇室宗老们也没有办法,只能认命,自己去对付乾帝。

“作为大乾皇室之耻,我就不信他能有多厉害。”

“兄弟们,并肩子一起上。”

“困住他即可,我们要杀的人是魏君。”

直到此刻,皇室的宗老们依然没有忘记初心。

魏君给他们五星好评。

然后给乾帝一星差评,负分。

乾帝在魏君面前,身体力行的向魏君证明了一件事:

外界一直传言大乾皇帝在皇宫就能够得到实力加成,甚至不惧真正的仙神。

很多人都以为这是在吹牛逼。

但魏君可以用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谣传。

他都亲眼看到了。

乾帝牛逼到炸天,竟然以一人之力,差点横扫了皇室高手。

等魔君挣脱山河印的控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魔君都惊了。

“这个小皇帝实力可以啊,他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和之前的刀神都差不多了。而且还有主场优势,在皇宫我都不一定能杀他。”

之前的刀神,几乎是集合了修真者联盟全部的大修行者,还攻其不备,事先做了很多谋划,最后才屠神成功。

魔君评价乾帝此时有之前刀神的实力,对于乾帝来说绝对是大大的夸赞。

这说明在皇宫,借助主场之利,乾帝甚至有希望单挑修真者联盟的全部大修行者。

当然,打不打的赢是另外一回事。

不过也很难输。

魔君眨了眨眼,疑惑道:“他这么强,之前一直怂着干嘛?有病吗?”

本来神气十足不可一世的乾帝听到魔君这样评价他之后,瞬间就有些蔫了。

但谁让吐槽他的是魔君呢。

面对皇室这群老古董,他敢硬。

因为乾帝知道这些人他惹得起。

他也是皇室中人,还是太上皇。

这偌大的皇宫,除非大皇子敢大义灭亲,联合其他人一起清剿他。

否则他就是无敌的。

其他皇室中人很难在皇宫是他的对手。

所以乾帝一点都不怕。

但是魔君……他不怕不行。

魔君的战绩太彪悍了。

杀死的皇帝都一箩筐。

他扔里面都不知道算老几。

所以该忍还是要忍。

小不忍则乱大谋。

但魔君对他的质疑,乾帝还是解释了一下:

“魔君,朕那是在下一盘大棋。”

“下一盘大棋?”魔君眨了眨眼:“你就是魏君说的大棋党?”

“什么是大棋党?”

乾帝没听懂魔君的意思。

魏君轻咳了一声,解释道:“大棋党把当今世界看作为一个超级大的棋盘,他们认为大乾、妖庭、修真者联盟和西大陆以及其他中小型势力在这个棋盘上进行着激烈的角逐和博弈,对于看不懂的事,大棋党喜欢用XX正在下一盘大棋来解释,对于自己貌似看懂了或似是而非的事,他们同样也是这种论调。”

乾帝:“……”

他感觉魏君在讽刺他,但是他转念一想可能自己是想多了。

自己刚救了魏君的命,魏君怎么可能讽刺他呢?

魏君应该感激他才对。

所以乾帝直接越过了“大棋党”的内容,笑着对魏君道:“魏君,恭喜你,你今天平安无事了。”

魏君:“……”

为什么我的眼眶里常含着泪水?

因为本天帝又没有死成。

今天又是被背刺的一天。

魏君杀人的心都有。

乾帝却乐开了花。

从今以后,他对魏君可就有救命之恩了。

像魏君这样的赤诚君子,肯定会以死相报自己的救命恩人。

如此一来,乾帝心花怒放,感觉自己今天简直大赚特赚。

看着魏君翻红的眼眶,和眼中的泪水,乾帝的内心也瞬间柔软了下来,对魏君温声道:“魏君,无需激动,也无需感恩。朕是大乾的皇帝,现在是太上皇,朕有义务保证你的安全,也有义务保证大乾不被分裂,平安无事。

“今天,在这里,朕再次郑重的重申一遍——任何人都不得再谋害魏大人,否则下一次,我真的会下死手。”

魏君:“……”

想杀人。

同样想杀人的还有皇室的宗老们。

大皇子的作壁上观,魔君的突然杀到,最重要的是乾帝的横空出世,让他们的计划遭到了严重的打击。

但他们还没有放弃。

乾坤未定。

谁说他们一定输了?

除了妖庭和儒家外,他们皇室和还有一个盟友呢。

而且,这个盟友带来了一件神器——岁月钟。

他们还有希望。

所以,一个皇室宗老大声道:“道友,请岁月钟。”

时间的伟力,是无法抗衡,也无法躲避的。

长生宗的三位渡劫长老凭空出现在场间。

其中为首的那个人,手中正提着一把铃铛。

铃铛迎风变大。

下一刻,小铃铛就变成了岁月钟。

钟声悠扬,岁月漫长。

岁月之下,开花结果。

岁月之下,沧海桑田。

最重要的是,在岁月之下,魏君依然在。

刚才着急忙慌的请岁月钟的那个皇室长老,此时却已经尘归尘,土归土。

“道友,你们……”

皇室的宗老们不能置信的看着突然对他们痛下杀手的长生宗大修行者。

长生宗的长老淡淡道:“太上皇和魔君联手,大局已定。要怪,就怪你们没有看住太上皇,我们只站在胜利者这一边。”

当然,这是官方的说法。

私下里,长生宗的这位长老传音给魏君:“魏大人,其实在我们长生宗内部,宗主尘珈强烈主张杀掉周芬芳,为他师父报仇。不过我们敬佩魏大人的为人,所以宁愿忤逆宗主,也要救魏大人的性命。还好,我们做到了。”

他们当然要施恩。

而且要极力的贬低尘珈。

这样才能把魏君发展成为他们自己人。

魏君听明白了。

他的眼眶再度泛红。

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着泪水?

是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吗?

不,不是。

是因为本天帝再次被人救背刺了。

而且,竟然还不止一波人。

想到这里,魏君仰天长叹。

本天帝真的太难了。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