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回:敕令

2021-02-21 << 上一章 下一章 >> 247
    “燃灯前辈呢?”吕仲明问:“我好像没看到他来观礼。”

    公孙氏眼中满是疑问,从镜里看着吕仲明。

    “查拉图斯特拉教主。”吕仲明解释道。

    公孙氏打开胭脂盒,低眼答道:“他走了,临走时嘱咐我带一句话给国师。”

    吕仲明嗯了声,知道果然有吩咐,公孙氏又说:“祆教从波斯传来,历时日久,以火为尊,却从未想过进朝廷内去,获一席之地。国师若放心不下,可把长安城内祆教连根铲了,但教主说,你不会这么做。”

    吕仲明笑了笑,公孙氏道:“教主又说,罗将军与国师是两世手足……”

    吕仲明脸色马上就变了,说:“什么?解释清楚点,手足?”

    公孙氏抬眼,从镜中看着吕仲明,两人怔怔对视良久,公孙氏一脸迷茫。

    公孙氏答道:“国师不知此事?”

    吕仲明也是一脸茫然。

    公孙氏见吕仲明十分震惊,忙起身过来,到了吕仲明面前便拜,吕仲明忙道:“起来起来。”

    公孙氏道:“贱妾替祆教中人,感谢国师赐本教一席之地。”

    “好……好。”吕仲明表情已经有点僵了,说:“你……随意吧∮,..。”

    吕仲明几乎是同手同脚地走出房去,站院子里发了会呆,十五月亮十六圆,暮j□j临,一轮圆月悬于天际。

    祆教想划个地盘,给就给了,倒也没什么,奈何那句“两世手足”,令吕仲明太也震荡。回想起吕布来长安时,对罗士信照顾,虽然只是短短数日,离开时也未曾与罗士信告别,但吕仲明终于察觉出不妥。

    父亲说过,很久以前,自己有个尚未谋面大哥吕仲明依稀想起来了,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这个哥哥并未跟着父亲上天界成仙,人间走完一世,如今再次与他相见,难不成这就是冥冥之中他们联系么?

    人生于天地,也将归于天地,魂魄化入天地后,归于“道”,涤记忆与“道”融为一体,而生儿出生时,“道”再度化形,聚集为三魂七魄,注入人身体。前世今生之说,乃是天地深层奥秘,令人无法窥透。

    然而如此说来,托生为罗士信魂魄,也就是自己曾经兄长魂魄,就像一滴水融入了海里,而大海千万年沧桑中,于无撞击里,再次分离出了同样那滴水。

    可是……他还是他么?

    吕仲明不知不觉走向前院,听见爽朗哈哈大笑声,几个武将正给罗士信劝酒,罗士信满脸酒意,却十分高兴,推开秦琼道:“再喝老子就醉了!存心整我不成!”

    “别让他跑了!”尉迟恭笑着说:“再罚三杯!”

    吕仲明站院子里,看着罗士信不说话。

    厅堂内数人看到吕仲明,秦琼招手让他过来,吕仲明只是静静地站着不去,罗士信便推开人,走过来,脸上带着英俊笑容,一过来便搭着吕仲明肩膀,摸了摸他头。

    “贤弟。”罗士信道:“哥哥今天成亲了,不说句什么?”

    吕仲明刹那感慨无数,千言万语,却又不知如何说起,两人站月色下,吕仲明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站张须陀军营外,罗士信只是看了他一眼,他便起身像个小跟班一般,追着罗士信跑出去。

    “哥……哥哥。”吕仲明道。

    罗士信笑容有点尴尬,说:“你小子,大哥成亲,你还吃味了不成?”

    吕仲明忙道:“不不……我替你欢喜,我……”

    他看着罗士信双眼,喃喃道:“我替你欢喜,真心。”

    罗士信眼眶有点发红,看着吕仲明,继而抱了抱他,说:“你也得好好过。”

    “嗯。”吕仲明和罗士信抱一起,感觉十分奇怪,仿佛有一根线,无形中将他们连了一起。按理说这辈子他们已经没有血缘,罗士信也只是一个单纯凡人,然而彼此心跳之间,却又有着某种不容明说默契与暖意。

    “我去找你嫂子了!”罗士信拍拍吕仲明,说:“你玩得高兴!”

    吕仲明把罗士信送到长廊前,目送他进了房,心中忽然有种惆怅,仿佛有什么宝贵东西,一直就自己身边,却从来没发现,待得发现时,已经被人拿走了失落感。

    尉迟恭站远处,看着吕仲明,却没有说话。

    吕仲明耷拉着脑袋,叹了口气,抬头看到将军府后院小楼楼梯,便循着它走上去,爬到屋檐上坐着。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一轮明月高挂,夜喧哗里,都城明灯万丈,鳞次栉比屋顶排向远方。

    尉迟恭也走上来,吕仲明身边躺下,枕着自己手臂,看着夜空。

    “成家立业,所以感慨?”尉迟恭笑着问道。

    “不是。”吕仲明喃喃道。

    他们静了一会,尉迟恭闭上眼,一片花瓣不知从何处飘来,落尉迟恭粗犷眉毛上。

    “一个人,转世以后忘记了所有记忆。”吕仲明道:“他还是他么?”

    尉迟恭笑了笑,不说话。

    吕仲明道:“譬如说上辈子亲人,朋友,爱人,父母……”

    “应该不是了吧。”尉迟恭悠然道:“死去就是结束,再转世,则是生,何必拘泥于过往呢?”

    吕仲明道:“我总是觉得,如果就这样没有了,总是有点可惜。”

    尉迟恭嘴唇动了动,懒洋洋地答道:“人来人往,父母子女,爱人,皆是陪你行走过客。一条路,走上一辈子,便有聚有散,有欢笑日子,也有离别……”

    “可我还没有聚过。”吕仲明出神地说:“小时候被爹揍时候,我总想着如果有个哥哥就好了。”

    尉迟恭笑道:“现老天不就补偿你了么,给了你两个哥哥,还要怎么样?”

    “也是。”吕仲明笑道:“你总是看得很开。”

    尉迟恭睁开眼,注视着吕仲明,吕仲明抱着自己膝盖,侧过头看他,尉迟恭喃喃道:“仲明,你长得真好看。”

    “人生来来往往,都是过客,有朝一日分开了,你就不怕舍不得我么?”吕仲明道。

    “当然舍不得。”尉迟恭道:“世间但凡好东西,总是会让人舍不得,有人舍不得就死,有人舍不得离开感情,舍不得这样,舍不得那样……于是心心念念,抓着不放,拼了老命一般较劲,因为力道稍一松懈,手中东西就要溜走,到得后,心里念着,只有为了不放开,使出来九牛二虎之力,全然忘了手里有什么东西了。”

    “比起忘了我拥有。”尉迟恭喃喃道:“我宁愿遭受这舍不得。”

    吕仲明也躺了下来,尉迟恭便伸出手臂,让他枕着,把他揽自己怀里。

    “我想,如果你是仙人,我是凡人。”吕仲明道:“大家换换,说不定你就明白我意思了。”

    尉迟恭笑道:“我倒是也想过。”

    吕仲明:“哦?你怎么想?”

    尉迟恭道:“如果我是仙人,你走了,转世了,那么我就群山大川之间走来走去,云游四海,说不定过个几百年,又会碰上转世后你。”

    吕仲明道:“那个时候,我已经不是我了。”

    “你不是你。”尉迟恭低头看着怀里吕仲明,又正色道:“你还是你,不管你是不是你,咱们还来得及重认识,若能讨到你欢心话,咱们也还来得及谈谈情,说说爱。”

    吕仲明笑道:“听起来不错。说不定某一天,咱俩也都转世了,忘了前世自己是谁,喜欢过谁,碰巧又见面了。”

    “唔。”尉迟恭点头道:“到了那时,又是另一个故事了,说不定你对我一见钟情,痴男怨女,大多如此。”

    吕仲明哈哈大笑,以手撑着坐起来,说:“下辈子我可不能这么容易答应你了。”

    “随你。”尉迟恭懒洋洋地说:“我猜下辈子你多半还是逃不掉,不过与现我,可是无关了。”

    吕仲明跃下房檐,拍拍手,走了。

    又一朵花瓣初夏微风里飘来,尉迟恭心中一动,转头看去,赫然发现高三楼房檐上坐着一个人,正是吕布。

    他手里拿着一朵花,两指挟着,轻轻旋转,若有所思。

    尉迟恭忙坐起身要朝他行礼,吕布却以食指唇前漫不经心地作了个动作,化作一道金光,空中变幻为金龙,飞向东天万里明月,而皓月中悬浮着一个身穿黑袍人影。

    麒麟与金龙汇合,站它龙头上,满月一侧电光纠结射出,打开了一个玄门公道,金龙飞进玄门内,只是一闪便即消失。

    吕仲明刚穿过走廊,便看见罗府外有人来报。

    “太子殿下!”一名文官上前,找到李建成,此刻李建成正厅内坐着,与李世民喝茶闲聊。那文官凑到李建成耳畔要说话,李建成却道:“直说就是。”

    文官看了厅内数人一眼,秦琼正替罗士信待客,程知节,徐世绩等人也,还有天策府内武将数人,文官只得道:“陛下下诏,召回邢国公。”

    李建成瞬间就变了脸色,吕仲明刚走进来,恰好听到这一句,眉头微微拧起。

    “我进宫一趟。”李建成起身道。

    李世民点了点头,没有跟着李建成里去,武将们目送李建成离开,厅内小声议论,李世民便离开厅堂,走到花园里。

    “敬德呢?”李世民问。

    尉迟恭从房檐跃下,问:“李密怎么了?”

    尉迟恭极其聪明,见李建成神色不定离开,便猜到此事与李密有关,李世民解下印,说:“你回天策府一趟,带着我手书,马上出城去追李密,务必截住我大哥令。”

    “追上以后。”李世民又嘱咐道:“接管他兵权,将王世充截下来,让李密走吧,不要再回来。”

    尉迟恭沉默片刻,房玄龄疾步赶来,站李世民身后,朝尉迟恭使眼色,李世民却早知他们暗中有计划,怒道:“听到没有?不要杀他!留他性命!”

    房玄龄道:“殿下,此刻放走李密,无异于放虎归山。”

    “李密已经穷途末路。”吕仲明声音响起,说:“瓦岗杀翟让,已令他众叛亲离,想东山再起,没有人会收容他,好歹是一世枭雄,依我之见,就让他归隐山林罢。”

    三人转身看着吕仲明,李世民点了点头,又看尉迟恭。

    尉迟恭只得抱拳,带着李世民印走了。

    吕仲明却知道尉迟恭不会这么容易放过李密,这家伙从来不遵命令,只做他认为对事,要完成李世民安排后一步,这还远远没有完。

    数人回到厅内,一时间心事重重,都没有说话,罗士信去完婚了,武将们喝过酒也都告退了,剩下秦琼、吕仲明、李世民三人还坐着。

    深夜里,又有人前来回报,躬身道:“启禀秦王,东宫传令官已经出城了,长孙大人回报,太子发令,撤回陛下诏书,让李密继续东行。”

    “陛下宣召使回来了没有?”吕仲明问。

    那人摇头,吕仲明与李世民对视一眼,沉吟不语。

    这天晚上,李渊诏,李建成令,以及李世民敕,同时出了长安城。l3l4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