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回:牢狱

2021-02-21 << 上一章 下一章 >> 209
    李世民转过身,朝吕仲明说:“有时候我也在想,最后是不是一定要变成这样。你们仙人的家里,也会兄弟,父子不和么?”

    “不,很少。”吕仲明说:“大家的感情都淡,除了我家。”

    “不是寡情薄欲的淡。”吕仲明搭着李世民的肩膀,说:“而是被时光稀释的那种淡,当然,我家除外。不过我想跟着我爹,过上个几百年,天天做一样的事,说一样的话,也会渐渐变淡吧。”

    李世民沉吟不语,吕仲明又解释道:“凡间有一句话,叫‘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因为你们受时间禁锢着,看多了生老病死,生怕父母离去之时,自己还未曾一尽心意。但在仙界,就没有这个问题,朋友,家人,往往各过各的,来来去去,都是那些人,那些事。”

    李世民道:“但也挺好,大家都活得很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无所谓争与不争,只要是想要的,花点时间,都能得到。”

    吕仲明答道:“在自己不怕会死的前提下,确实如此。”

    “我哥小时候,就喜欢读佛经。”李世民抬眼看吕仲明,说:“还为我解释,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吕仲明续道。

    ︽,..

    金刚经乃是鸠摩罗什所译,即使吕仲明身为道门中人,也听过这句集佛家智慧于大成的偈语。李建成曾经对佛家很感兴趣,令吕仲明有点意外,看来他接纳道家,确实是为了大局考虑。

    “达世如幻。”李世民摇头,笑笑道:“又有几个能做到?谢谢你,谢谢敬德。”

    吕仲明抬眼看着李世民,知道他已经完全镇定下来了,他本以为,李世民会再说几句,但他在兄弟之情这件事上,依旧言之甚少。不是因为不敢说,而是不愿说。

    哪怕是私底下与武将们开开李渊的玩笑,李世民也是但说无妨,一笑置之,只有李建成对于他来说,是个禁区。他迟迟下不了主意与兄长对抗,更走不出那一步,房玄龄与尉迟恭也清楚,他们正在逼他,逼他破釜沉舟,站到一个无法再转圜的位置上。

    “这次征讨并州归来。”李世民说:“我就会交出所有兵权,上书请求父亲,将天策府移居洛阳,避免与我哥再产生冲突,天策府内,愿意跟东宫的跟东宫,愿意跟我走的跟我走。”

    吕仲明万万没料到,最后李世民会以这样一个方式来解决东西宫的冲突,有点意外,继而想了想,问:“你要如何说服房玄龄他们?”

    李世民说:“我会设法让他接受我哥的安排,至于敬德……”

    “我去和他说说吧。”吕仲明答道。

    李世民红着双眼,微微一笑,朝吕仲明拱手,彼此告别。

    阴暗的大牢里,尉迟恭还被绑着,吕仲明坐在他对面,低头玩着鞭子,尉迟恭听完吕仲明的转述后,沉声道:“建成不会让他走的,一旦离开长安,就再也控制不住他。”

    “不一定。”吕仲明漫不经心道:“洛阳虽已收复,北方还有各个势力盘踞,世民将天策府迁到洛阳去,正好为大唐抵御战事频起的前线,对建成来说是好事。”

    “那么等到天下平定后。”尉迟恭答道:“就只能等着被建成收拾了,抑或东西宫再打一场。”

    吕仲明沉吟不语,尉迟恭每一次说的话都让人非常郁闷,但却又都是事实。尉迟恭双手被反剪着,低头看着吕仲明,说:“你还在等什么?下手。”

    吕仲明把鞭子浸了水,心道自己学的仙术里,居然从来没有学过让人看上去受了重伤的法术,实在是令人抓狂。

    他甩了甩鞭子,一鞭抽过去,啪的声响,把尉迟恭胸膛抽出一条红印。

    “若是放世民走了,建成登基,十年后必将有一场大战。”尉迟恭沉声道:“下点力,你挠痒么?”

    吕仲明根本就抽不下手,咬牙使力,又抽一鞭,说:“感情你还是为了天下百姓好。”

    “啪!”

    鞭子的声音落下,抽在尉迟恭的腹肌上,又现出一条红印,尉迟恭不自然地动了动,脸上现出红晕。

    “你能不能用点力?”尉迟恭道。

    吕仲明:“……”

    吕仲明这时候的念头,就是扔了鞭子大笑一顿,尉迟恭的皮肤没被抽破,只有几条浅浅的印子,衬裤却被高高顶起,面红耳赤,尴尬至极。

    尉迟恭长长吁了口气,没有再继续先前的话题,说:“过来点。”

    吕仲明卷好鞭子,走上前去,抬起头。

    尉迟恭被捆在柱上,动弹不得,却略略低下头,亲了亲吕仲明的唇。

    “李密被你们带到哪里去了?”尉迟恭看着吕仲明的双眼,小声问。

    “邙山。”吕仲明道:“让他给翟让守灵去了。”

    那天抓到李密之后,吕仲明便与秦琼一叶舢板,带他渡过黄河,送他进了邙山,李密醒来之时,秦琼一身黑火笼罩,犹如阴间鬼将,而翟让的英灵再次被吕仲明召唤出来,李密犹如大梦初醒,心如死灰。

    秦琼也不多要求李密,只勒令他在邙山下给翟让守十年的灵。

    尉迟恭若有所思,答道:“李密已不再是当年的他了,天下已无他容身之所。”

    从李密参与杨玄感叛乱的那一天起,便过得颠沛流离,抛弃妻子,最终杀了翟让上位,瓦岗众叛亲离,又遭到李家驱逐,如今天下,已再没有他发挥才干的一席之地。

    吕仲明本以为尉迟恭会生生气,说几句你私自放走了李密我面子搁不住什么的,没想到尉迟恭却仿佛完全不把李密的死活放在心上。

    “你怎么伪造的尸身?”尉迟恭又问。

    “李代桃僵术。”吕仲明道:“一个小伎俩而已。”

    正在这时,脚步声近,两人都止住了交谈,见是李建成进了大牢里。

    “太子殿下。”吕仲明淡淡点头。

    李建成深吸一口气,先是朝吕仲明拱手,继而又看尉迟恭。

    “尉迟将军。”李建成无奈道:“你妄下决断,斩杀朝中官员,本是死罪。”

    尉迟恭笑了笑,说:“太子陛下是来赐我一死的?”

    “自然不是。”李建成叹了口气,又说:“今日本宫与魏征商量许久,如今国家正是用人之际,不能治尉迟将军死罪,今夜我会向父皇求情,尉迟将军只需在牢狱中稍等几天,待父皇想清楚,当可把将军放出来。来人,松绑。”

    吕仲明与尉迟恭同时动容,本以为尉迟恭先斩后奏,杀了李密,会引起李建成警觉,至不济也是来愤怒斥责一番,没想到李建成此来,竟是答应为尉迟恭求情。

    狱卒恭敬道:“太子殿下,陛下吩咐……”

    “有人问起,就说是我的命令。”李建成自若道。

    尉迟恭什么也没说,吕仲明却微微一笑,答道:“谢谢你,建成。”

    李建成摆手示意不客气,又说:“不知并州一战归来后,尉迟将军可愿与建成一谈?”

    短暂的沉默后,吕仲明与尉迟恭俱心知肚明,尉迟恭也不正面回答,随口道:“再说罢。”

    李建成看看尉迟恭,又看吕仲明,继而点了点头,告辞离开。

    这夜,尉迟恭被押进了牢房里,吕仲明买了酒菜,便在牢中陪他,寻常木栅铁索,也拦不住吕仲明的穿墙之术。尉迟恭被捆着双手手腕与脚踝,靠在墙边,吕仲明便给他喂吃的。

    “你真的不考虑我说的么?”吕仲明道。

    尉迟恭一本正经道:“我如果再这么下去,你会把我甩了么?”

    吕仲明哭笑不得道:“这倒不至于,我连佛门都赶出长安去了,会在乎你跟谁么?我爹说潜心修道,修的就是平心静气,不为外物所动。有时候朝你生气,是因为觉得你不把我放在心里。”

    尉迟恭答道:“没有的事,你放走了李密,我也没说你什么。”

    吕仲明道:“可你替世民下的决定太多了,不仅仅你,还有房玄龄,你们忘了,世民自己也是人,也有人的感情和弱点,建成不是你哥,你当然杀得下手且一辈子不在乎。世民可不这么想,他是和建成一起长大的。”

    “所以这也是我逼他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尉迟恭道:“你懂了?”

    吕仲明霎时就静了。

    “我还记得,隋挡视并州那天。”尉迟恭吃着菜,若有所思道:“突厥入侵,兵荒马乱,我们都杀昏了头……”

    吕仲明停下动作,看着尉迟恭,知道他想起了与李世民相识的时刻。

    “……是世民一箭将我救出来。”尉迟恭出神地说:“我救了杨广,要不是我,他早被突厥人劫走了,是我不要命地在前线拼杀,才帮助宇文化及的御林军拖住了颉利的队伍。”

    “后来因为主帅死了,要斩我。”尉迟恭说:“我没有入任何军队,只有一把打铁的大锤,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治我死罪。”

    吕仲明道:“可是你杀了突厥。”

    “是。”尉迟恭说:“但我也是从突厥营里冲出来的,我本来背着把铁锤,跟着他们走,想找个适当的时候,投奔汉人去。结果他们反倒说是我杀了汉人的将士,要把我治罪。”

    “这个时候世民才十二岁,他骑马出来,朝唐王坚持说,他看到了我杀突厥人,这个人,他要了。”

    吕仲明拿起酒壶,给他倒酒,又喂给尉迟恭喝,说:“所以你才跟着他这么久么?”

    尉迟恭点点头,说:“初始我被安排在唐王府里做杂役,他一直记得我,把我逐级调上来,最后安排我跟着他,当他的亲卫。他们都说,我一个外族人,说不定是突厥派来的细作,只有世民一直相信我,当然,还有你。”

    吕仲明笑了笑,尉迟恭说:“我知道你有时候心里对我做的事不认同,却从来不反对我的所作所为。”

    “因为你很聪明。”吕仲明无所谓道:“我就是因为你的聪明,才喜欢你的。”

    尉迟恭靠在床头,说:“李靖老弟说,他活了这么久,只有两个人,一心一意地相信他是世上最了不起的人,一个是他娘,还有一个就是他媳妇。”

    吕仲明正自己吃着酒,险些笑喷出来,尉迟恭又有点唏嘘,说:“大多男人都这么想。”

    “娶了厉害媳妇的不算。”吕仲明乐道。

    尉迟恭脸上泛着酒意,问:“你是厉害媳妇不?”

    吕仲明侧着眼睛瞥他,心里有点好笑,他也不知道怎么看待尉迟恭,确实,他觉得以凡人论,尉迟恭相当厉害,意志坚决得近乎顽固,如果被他当上了皇帝,说不定所有大臣都将臣服于他的铁腕下。

    可惜他的理想并不是收复乱世,只是为李世民尽忠,也幸亏他是个甘愿当武将的人,否则李唐江山,势必又将经历一场腥风血雨。

    “来。”尉迟恭动了动,赤着脚去碰吕仲明,吕仲明便凑过去,借着酒意与尉迟恭亲吻,尉迟恭身上满是汗味,背脊,小腹处污泥的痕迹还未擦干净,吕仲明亲了亲他,便去拧干毛巾,给尉迟恭擦身。

    擦着擦着,彼此的呼吸都急促起来,夏季牢狱中潮湿且闷热,吕仲明只穿着薄薄的一件布背心,尉迟恭便道:“过几天又得去并州了,伺候伺候我罢。”

    “你一天到晚就惹事。”吕仲明没好气道:“不理你了。”

    尉迟恭笑了起来,说:“你明明不是这么想的。”

    吕仲明对着尉迟恭的身材只会流口水,偏偏又不想总是听他的话,而尉迟恭恰好就抓住了他的这点,知道吕仲明不可能真的生他的气。

    “谁成王,谁为寇,天下是世民的还是建成的……”尉迟恭喃喃道:“那都是别人的事,凡是你和我之间的事,我不是都让着你了么?”

    吕仲明动作一停,说:“我总是说不过你,你太厉害了。”

    “再亲亲我。”尉迟恭道:“你只是不屑和我争,不争为之争,我知道的。”

    吕仲明与尉迟恭对视,尉迟恭眼里带着温柔的笑意,说:“我知道,你喜欢我,所以事事都让着我,不和我吵。”

    吕仲明想了想,答道:“也不全是,我从小就不习惯和人争什么,金鳌岛上,也没什么人跟我吵。”

    吕仲明回想起自己从小到大经历,他感觉自己还是很听话的,有什么事,吕布说要这样,他就乖乖地顺着意照着做了。在吕仲明印象里,既然是一家人,就要互相顺着对方的意,几乎也没意见冲突与吵架这一说。

    有什么好吵的?非要争个对错,又有什么意义?反正太阳还会东升西落,千年万年,每天日子还不是照样地过。

    “你说是这样,那就是这样了。”吕仲明面无表情道。

    尉迟恭笑着端详他,说:“抱抱我,可以不?”

    “你只是没触到我脾气爆的时候而已。”吕仲明说:“所以我不会真的对你生气。”

    “你的逆鳞是什么?”尉迟恭饶有趣味地问。

    吕仲明有点茫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逆鳞是什么,他翻来覆去地想,最后答道:“我没什么逆鳞。”

    尉迟恭笑了笑,说:“你的逆鳞是你爹,你仲父,你的家人,包括你俩结义大哥。”

    吕仲明心中一动,别人要是欺负自己,他倒是无所谓,笑笑就过去了,但如果欺负到爹的头上,或者对他来说重要的人头上,那可不行,他肯定会变成暴走金麒麟。

    “也包括我么?”尉迟恭问。

    吕仲明想了想,笑了起来,说:“是。”

    尉迟恭说:“我记得那天咱们从洛阳逃出来的时候,你就紧张我了,如果我出去征战,被人捅了,你会去帮我报仇么?”

    “你不会死的。”吕仲明答道:“你会活很久很久,我知道你的命,所以我总是看你这拽样子不顺眼。”

    “怎么个拽样子?”尉迟恭乐道。

    “一副吃准了我不会对你生气的拽样子。”吕仲明漠然道。

    “来么?”尉迟恭朝他使了个眼色,不安分地动了动大腿,胯|间那物顶着薄裤已多时。

    吕仲明以湿布抹过尉迟恭的胸膛,让他抬起双臂,顺着他的腰,肋部以及腋下一路擦拭上去,尉迟恭舒服得呼吸都在微微发抖,吕仲明把他捆着的双手系到榻前去,令他双臂举过头顶,让他躺平,继而扒下他的衬裤,褪到脚踝上。

    作者有话要说:吕仲明跨坐在尉迟恭小腿上,以湿布揩拭他的身体,继而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吻尉迟恭的粗物,尉迟恭的那根玩意儿简直是条茁壮的黑龙,雄根漂亮,肌肉轮廓清晰,暗红色的前端还渗出一滴晶莹的泪。

    尉迟恭喘着粗气,说:“今天一定会速战速决……老子憋得太久了。”

    吕仲明顺着那粗物根部舔舐上来,舌头绕着前端打转,尉迟恭几乎要喷出来,吕仲明只是看了一眼,便以手指圈着,箍住根部,说:“好啦,今天就到这里吧。”

    说毕吕仲明起身要走,尉迟恭手脚被捆着,半晌不得作声。

    “想要你就求我啊。”吕仲明嚣张地说。

    “壮士!求求你啊!”尉迟恭马上道。

    吕仲明一本正经道:“求我也没有用,求人不如求己嘛,关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不是一向都这么想的吗?”

    尉迟恭:“……”

    吕仲明:“886。”

    尉迟恭:“别走!你要去哪?”

    吕仲明终于起了一次恶整他的念头,出去拿了蜡烛,拿进来,把烛泪滴在尉迟恭的腹肌上。

    尉迟恭登时就叫了起来。

    “痛么?”吕仲明听他叫得甚是夸张,尉迟恭有点抓狂道:“你在做什么?”

    吕仲明转念一想,说:“反正我也可以给你疗伤,滴你又怎么样了。”

    尉迟恭:“哪儿学来的!”

    吕仲明用手指刮掉蜡烛泪,看到尉迟恭身上连红印也没留,皮糙肉厚的,根本没影响嘛。于是又滴了几下,尉迟恭反而不叫了,看着吕仲明不住喘气,脸色通红。

    “终于你也有受不了的时候了。”吕仲明坏笑道。

    尉迟恭:“你……”

    吕仲明又滴了一滴在尉迟恭昂挺的那物上,尉迟恭冷不防又叫了起来。吕仲明口干舌燥,再接再厉,直接滴了一滴在他的龟|头上,这里是尉迟恭全身最敏感的地方,被蜡烛的热泪滴下,喊出来的声音险些都变了。

    吕仲明看着那粗胀之物丝毫没有变软的意思,又看尉迟恭满脸通红,显然甚是受用,眼里还带着狡猾的笑意,显然是又在逗他玩,登时嘴角抽搐,只觉又被他骗了。

    “你明明很享受。”吕仲明无聊地说:“不来了。”

    “再来。”尉迟恭道:“让你玩,你夫君我乐意。”

    吕仲明听到这话,心里又是一动,忍不住凑上前去,吻了吻尉迟恭的唇。

    他用手指刮去尉迟恭那物前端的蜡膜,把它捏得微微张开,尉迟恭马上道:“别朝里面滴,说真的。”

    吕仲明正色道:“没朝里面滴。”

    他用手指又捏又揉,还伸手去逗弄尉迟恭胸前的乳|头,尉迟恭呼吸粗重,舒服得直哼哼,断断续续道:“轻点,要被你折腾出来了……”

    吕仲明想到尉迟恭第一次摸他,教会他那事的时候,简直就是个流氓,心里好笑,便一手在尉迟恭身上肆意揉弄。握着尉迟恭笔挺那物的左手,已沾了满手水。

    “你坐上来?”尉迟恭问。

    吕仲明没说话,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尉迟恭又低声道:“还生气不,别生气了。”

    “嗯。”吕仲明红着脸,心想先做了再说,做完以后也可以继续不理他的嘛。

    他将尉迟恭渗出来的津液涂开,扶着他粗硬的那物,就要跨坐上去,忽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

    尉迟恭:“……”

    吕仲明:“……”

    “国师在里面吗?”长孙无忌的声音说。

    吕仲明马上道:“在。”

    尉迟恭道:“长孙无忌,待会你再进来!”

    吕仲明系好短裤,裹上袍子,边系腰带边出去,问:“什么事?说吧。”

    “别啊!”尉迟恭惨叫道。

    吕仲明出了牢房,长孙无忌显然顾忌尉迟恭在里头,额上满是汗水,说:“出去说。”

    不知不觉,已是夜晚时分,吕仲明已经在牢房里呆了这么久,肚子也有点饿了,就把尉迟恭暂时性地晾着,以资惩戒,和长孙无忌走出大理寺,被夜风吹来,十分凉爽。

    “这次又是什么事?”

    吕仲明心想,你们一个两个,每次有什么事就都来左一个国师,右一个国师,天天尽是国师帮帮忙,仗着你们麾下武将把老子泡到了手,层出不穷的事全找国师,真是够了。

    长孙无忌朝着吕仲明就拜了下去,吕仲明一看就头疼,说:“快说快说,别客套了,有要紧事呢。”

    “东宫今夜设宴。”长孙无忌声音发着抖,说:“给即将发兵并州的秦王饯行……秦王带着房玄龄去了,方才东宫的人送信来,李元吉在屏风后设下了刀斧手……国师,求国师念在曾与秦王一同晋阳举兵,平霍邑,破洛阳并肩之战的情分上,救救秦王!”

    吕仲明看着长孙无忌,知道长孙无忌说别的还好,说到与李世民曾是战友,这情分却推不过,根据自己所知,李建成应当不会在此刻对李世民下手,然而麒麟提醒过自己,所有的事情都已提前发生,最后结果,却也难说。

    吕仲明道:“回去告诉房玄龄,这是我帮天策府做的最后一件事,我答应了陛下,不能插手东西宫之争。”

    长孙无忌道:“国师,这不是东西宫之争,若太子不顾一切发难,事情必将不可收拾,陛下想必也不愿看着世民丧命。”

    吕仲明点了点头,长孙无忌便吩咐人备马,送吕仲明进宫去。l3l4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