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回:辞官

2021-02-21 << 上一章 下一章 >> 202
    殿内众人都没有说话,吕仲明喝了口热酒,婢女端上点心,吕仲明刚吃过早饭,便摆手示意不吃了,李世民忽然道:“仲明,不必担心我。”

    “没有担心你。”吕仲明道:“你下什么决定,只要自己心里清楚就行。”

    李世民笑道:“还说不担心?连点心都不吃了。”

    吕仲明蓦然大笑,仿佛回到了二人初识的那段时光,李世民虽然不声不响,却总是很了解他,甚至比尉迟恭还要了解他。按吕仲明自己的脾气,就算吃过早饭,还是可以再吃的,今天居然会说不吃了,当然也就是有忧虑。

    吕仲明被李世民看穿心思,只得放下酒杯,答道:“你不是想去洛阳么?”

    “是。”李世民道:“我想带点人,到洛阳去,将以前一直想建的文学馆开起来,为父皇招募天下能人。”

    “尉迟恭,秦琼,罗士信,房玄龄,杜公……”李世民道:“大家与我交好,我也想请他们,陪我到洛阳去。李靖要镇守并州,以后调任了,也可到洛阳来。”

    房玄龄答道:“秦王,你的这个请求,陛下不会答应的。”

    李世民道:“我为父皇镇守洛阳,如今幽州未定,有我在洛阳,可保不受战乱所侵,为何不答应↘,..?”

    秦琼沉吟片刻,问:“你打算带多少兵出去?”

    秦琼一句话,便切中了最关键的部分。

    李世民答道:“带玄甲军出去,你再为我带两千人。”

    秦琼道:“去了洛阳以后,再招兵?”

    李世民有点犹豫,答道:“看情况罢。”

    秦琼又说:“你觉得建成会允许你在洛阳招兵?”

    秦琼这三个问题,简直就是步步进逼,令李世民无法正面回答,几乎要把他想的全部揭穿出来。吕仲明相信,李世民要说想把他哥拉下马吧,应当没有这个心思,至少现在没有,毕竟他爹还坐在那个位置上呢。

    然而李世民也想自保,让他彻底遣散所有军队,把武将都送给他哥,是不可能的,武将们自己也不愿意随随便便就让他送来送去。看尉迟恭就知道,脾气比天还大,连李世民都拿他没办法。

    秦琼见李世民不回答,又道:“带将军们去洛阳,不带兵,秦王是想让他们读书考功名么?”

    吕仲明便笑了起来,李世民微笑,摇头,那笑容竟是有点伤感。

    秦琼又道:“罗成已经走了,今天早上走的。”

    李世民色变道:“去了什么地方?这就走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秦琼想了想,吕仲明知道他的心思是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他公孙氏的事,便截住了秦琼的话头,朝李世民道:“私事,还会再回来的。”

    秦琼点了点头,答道:“私事。”

    “还回来就好。”李世民又问:“有什么私事?帮得上忙么?”

    秦琼不答,起身道:“末将告退了,等秦王的命令。”

    秦琼说了这话,显然是表态不愿离开天策府,去哪里都跟着李世民了,李世民便笑道:“秦将军慢走。”

    秦琼离开后,殿内四人俱沉默不语,吕仲明想了一会,正不知要如何安慰李世民时,杜如晦却道:“秦将军是不愿离开你的,世民。”

    杜如晦已年过四旬,比房玄龄,李世民都要年长,这里最小的就是吕仲明,其次则是李世民了,平日里不管是武将还是谋臣,都将李世民当弟弟看,杜如晦又随意道:“秦将军一如你的兄长,他将瓦岗余将带到此处,原想有一个大展拳脚的地方,秦王既真心待他,他一定也会追随秦王,国师说是不是?”

    “嗯。”吕仲明不得不承认,秦琼平时虽然不声不响,却比谁都固执,甚至比尉迟恭更固执。除了他与罗士信两个结义兄弟之外,秦琼只认理,不认情,为人平和宽厚,但原则性极强。

    “上一次。”吕仲明道:“是我劝的秦大哥。”

    这话一出,房玄龄也想起来了,有点愧疚道:“那次当真是麻烦国师,没想到把国师拖进了这个麻烦里。”

    “不会。”吕仲明笑道:“我只是告诉秦大哥一些话,让他自己选择而已,他不像罗大哥,他有自己的想法,既然跟随你作战,就意味着他承认你。你对他来说,比建成更适合,就这样。”

    李世民神色黯然,杜如晦又道:“只盼秦王,不要辜负了大家。”

    李世民长叹一声,说:“可是我又能怎么样?”

    尉迟恭提着空壶进来,随手一扔,冷冷道:“我不会跟你去洛阳,你觉得我是为什么留在你身边?你既打定主意,便不必再问我,我跟仲明自然有去处。”

    杜如晦忙起身道:“尉迟将军,快别这么说……”

    “我走了。”尉迟恭道:“大哥跟了你这么多年,总是站在你身前,如今,也到让你自己下一次决定的时候了。”

    李世民登时就红了眼眶,尉迟恭又沉声道:“仲明常对我说一句话,只要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大哥也是这么说,下了决定,就不要再犹豫,对得起谁,对不起谁都不要紧,生为男儿,只要对自己做的每一个决断负责。”

    李世民几乎是无法控制地哭了起来,泪水落下,吕仲明知道,这一刻是他最难过的时候,或许大家都会离开他,但无论如何,到了这个时候,李世民总要自己去面对一些事。

    面对他哥,或是面对身边朋友们的离去。

    吕仲明走上前,拍了拍李世民的肩,以示安慰。

    李世民无声地哽咽,尉迟恭又说:“无论你最后决定怎么做,大哥都不后悔跟着你的这几年,并且会铭记一辈子。”

    说毕,尉迟恭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天策府。

    雪霁天晴,吕仲明与尉迟恭牵着手,在长安的街道上走过。

    “那句话是我爹对我说的。”吕仲明道。

    “他也对我说过。”尉迟恭若有所思道。

    他们都没有说话,路边的小孩子追逐打闹,又在街边堆雪人,这一天,尉迟恭没有再提天策府的事,权当休假,回到家里,便与吕仲明穿了厚厚的棉衣,在院子里玩雪。

    吕仲明堆了个歪歪扭扭的,笨拙的雪人,正想再堆一个的时候,看到尉迟恭砌起了一只四足昂首的神兽,手里拿着一把小刀,正在精修金麒麟身上的鳞片,两个大眼睛炯炯有神。

    吕仲明:“……”

    尉迟恭:“……”

    “其实你的雪人更可爱。”尉迟恭安慰道。

    吕仲明唯一的念头就是来个大回旋天马流星拳,把尉迟恭和他精美雕出的雪麒麟给一拳抡到天边去化作流星。

    “我不堆了!”吕仲明惨叫道:“老天是派你下来克我的吗!”

    尉迟恭忙道:“别气别气,我把它推了还不行嘛。”

    说毕尉迟恭就一脚过去,把他雕了足足大半天的麒麟雪雕踹坏了,吕仲明瞬间又抓狂道:“你还真的动脚啊!”

    尉迟恭一本正经道:“其实我很笨,真的。”

    吕仲明哭笑不得道:“你说反话越来越厉害了。”

    尉迟恭:“媳妇,我从来不骗你。”

    吕仲明道:“这一句就是在骗我好嘛!”

    尉迟恭似笑非笑,看着他,仿佛觉得逗他很好玩,吕仲明道:“你总是欺负我。”

    “每次回家,看到你这么叫唤。”尉迟恭又乐道:“就什么烦恼都没了,我再给你雕一个?像点儿的?咱俩一起?”

    吕仲明瞬间就来劲了,说:“好啊!一起一起!”

    结果一刻钟后,一只金麒麟蹲在走廊下,肚子下捂着个手炉,孵蛋一般,无聊地蹲着,尉迟恭站在院子里,对着金麒麟的模样做雪雕。

    金麒麟:“……”

    尉迟恭:“别出来,仔细着凉了。”

    金麒麟道:“这就是你说的‘一起’吗?”

    尉迟恭道:“这也是合作的一种嘛。”

    金麒麟心想原来“一起雕一个”就是骗我在这里给你当样本临摹呢。

    然而足足到黄昏时,尉迟恭说好了,完工了,吕仲明才恢复人身,好奇地过去看个没完,问:“我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金鳌岛后山有镜子,但吕仲明从来不变成真身去照镜子,毕竟镜子是根据吕布的身高挂的,自己变成金麒麟以后太矮了根本够不着,小时候他记得曾经在后山的水池里,看过一次自己的模样,水中倒映出来的麒麟脸让他觉得自己挺滑稽的。

    尉迟恭道:“嗯,就是这样,是世上最好看的东西了。”

    “又哄我。”吕仲明面无表情道,麒麟原来长得这么滑稽,根本就不算威武有力量感吧。但看多了,还觉得挺顺眼的,而且尉迟恭雕得惟妙惟肖,非常漂亮,眼睛还很大,比起第一个,要好看了不少。

    入夜,魏老头做了一大桌,给尉迟恭接风洗尘,正式回家吃的第一顿,有一锅酱香醉鸭子,在红炉上煮着,香气扑鼻,满桌子琳琅满目的菜,鹿肉,炖鸡,还有醋溜鱼,冬笋等时令素菜。

    尉迟恭自斟自饮,吕仲明又变成金麒麟,在屋子里照镜子,尉迟恭笑道:“吃饭了,小国师!”

    晚饭,尉迟恭似乎开心了不少,白天的阴霾一扫而空,吕仲明与他碰了碰杯,陪着他喝了点。他知道尉迟恭与李世民的感情,就像秦琼与自己的感情一样。从某个意义上来说,尉迟恭的地位,比李建成更重要。

    他令李世民感觉到了兄长的关怀,也令周围的人,渐渐对他形成依赖感。他喜欢谁,便习惯沉默地去解决许多问题,却从来不邀功,对不喜欢的人,没有丝毫好脸色。

    失去了尉迟恭,就像吕仲明失去了罗士信或秦琼,李世民一定会很难过。

    但就算某一天,李世民不再需要他,他们还有彼此,尉迟恭喝着酒,脸上又有些许醉意,许久后说:“媳妇,谢谢你。”

    “啊?”吕仲明莫名其妙。

    “谢谢你总是顺着我。”尉迟恭想了想,说。

    吕仲明笑道:“红拂对李靖,不也是这样么?吵吵闹闹,罚他跪搓衣板,但还是对他很好。”

    尉迟恭点了点头,当夜,他们很早就睡了,什么都没做,只是抱着,睡在榻上。

    吕仲明也没有催促尉迟恭去询问李世民的决定,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如果李世民朝李渊提出迁府,将会引起朝野的震荡,到时候,总有人会来通风报信,不可能瞒着他们。

    一连数日,所有武将交卸了兵权,都在等待过年,大家也不再练兵,兵士们打了胜仗回来,迟迟未曾获得封赏,街头巷尾已渐渐的有传闻关于李世民的,以及李建成的。

    腊月初八的清晨,吕仲明被一阵怒斥声,以及重物坠地的声音吵醒了。他睡眼惺忪地起来,听到尉迟恭在和什么人吵架。

    吕仲明光着脚出来,看到厅里有个坑,地板上的木头被砸断了,尉迟恭坐在案前喝茶,厅外的背影一闪而逝。

    “谁?”吕仲明回过神,怒吼道:“谁啊!吃了狗胆了!敢来砸我家地板!给我站住!看国师不整死你……”

    吕仲明捋起袖子要出去追,尉迟恭却道:“我砸的。”

    吕仲明道:“哦,那算了。”

    尉迟恭要去找钉子木板来修地板,吕仲明正回去洗漱,答道:“我来,用法术,一会儿就好了。”

    尉迟恭道:“别用法术了,我来罢。”

    吕仲明知道尉迟恭不太喜欢自己动用仙人的力量,便顺其自然,也不坚持,早饭后,拿着一盆煮腊八粥用的杂豆摇来摇去,盆子里发出金光。

    “做什么用?”尉迟恭正在比划木条长度,头也不抬问道。

    “国师派粥。”吕仲明答道:“跟李靖夫人说好了的,派给穷人和生病的人,给他们治病。”

    自先秦起,帝王便以八色吃食祭祀祖先与神明,以祈求风调雨顺,丰收吉祥。吕仲明还是第一次熬腊八粥,国师煮的粥,自然会被哄抢,当然,过什么节,仪式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吕仲明自己想吃。

    尉迟恭:“嗯。”

    “地板怎么砸的?”吕仲明好奇看了一眼,说:“怎么砸这么大个坑?”

    “金子砸的。”尉迟恭答道。

    吕仲明:“……”

    正说话时,李世民带着房玄龄与杜如晦来了。

    “快请。”吕仲明笑道:“留下来喝腊八粥罢。”

    李世民道:“待会还得回天策府宴客去,你俩来不来?”

    尉迟恭答道:“我陪仲明。想好了?”

    李世民点头道:“想好了,今天在朝上,我朝父皇提出了迁府的事,愿意跟着我大哥与元吉的,跟他们,不愿意的,依旧跟我往洛阳去。”

    “他答应了么?”吕仲明问。

    “答应了。”李世民道:“来,敬德。”

    李世民接过房玄龄递来的包袱,跪坐在尉迟恭案前,说:“你为我尽心竭力这么多年,每一次打仗,你都冲在最前面,我知道你不愿去洛阳。”

    “……这是世民的一点心意,尉迟大哥。”李世民笑道:“能与你结识,犹胜生于帝王家。”

    尉迟恭并不正面回答,而是忽然道:“今天早上,你哥带了一车金子过来,想收买我。”

    “啊?”吕仲明登时惊讶道:“我怎么不知道?”

    尉迟恭道:“你还在睡觉。”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了,一是没料到李建成会这么直白坦率,二则是没料到,尉迟恭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把话说出来。

    尉迟恭沉默,吕仲明只觉气氛有点僵,正要想点话来说时,尉迟恭却道:“多谢秦王馈赠。大哥不再在你身边了,凡事一切小心,多听玄龄,杜公之言,长孙无忌尚小,有何建议,不可贸然一头热,多问几个人再决定,祝你顺遂。”

    说毕,尉迟恭也朝着李世民就拜,二人各自伏身,额头触地,仿佛都完成了各自一生的使命。

    吕仲明心里有点堵,但李世民起身时便转过脸,起身匆匆离去,尉迟恭脸上,难得地现出泪痕,目送李世民出了大门。

    吕仲明上前去,抱着尉迟恭,让他把头埋在自己怀里。

    “地板不用补了。”吕仲明笑道:“咱们也可以搬家了,我去给李渊说一声。”

    尉迟恭恢复了镇定,点了点头,说:“过几天就收拾东西,到代县去过年。”

    年年过年都在长安或晋阳,一到年节,出出进进,要应酬,要给李渊祈福,上告苍天,下佑万民,还得陪一众大臣喝酒,吃多了也挺烦的,吕仲明正想过过清净点的日子。

    毕竟他在金鳌岛出生,长大,虽说人间繁华,包罗万象,但繁华看得多了,终究有腻的时候,就像华丽的织锦刺绣,花团锦簇,看久了眼睛累,心也累。不如返璞归真来得简单。

    上午,吕仲明去与红拂煮了腊八粥,散给长安百姓,自己喝了三大碗,喝得直打饱嗝,感觉都要顶到喉咙了,才径自入宫去。

    “国师来得正好。”李渊道:“听说你在散粥,自己喝了粥不曾?”

    “刚喝了些。”吕仲明坐下。

    李渊知道吕仲明好吃,吩咐人端上粥给吕仲明吃,笑道:“尝尝宫里做的。”

    吕仲明吹了口腊八粥上的热气,正想怎么开口时,李渊便道:“合当有一事要请教,今天世民……”

    “我都知道了。”吕仲明笑道。

    李渊道:“今日朝上,未曾细想便答应了,眼下想起却觉冒失,国师觉得如何?”

    “并州已定。”吕仲明喝了口粥,答道:“刘黑闼远走塞外,陛下可还记得,数年前仲明朝陛下说的话?”

    李渊想起了那年吕仲明初到唐王府时,朝他解释的中原局势,不知不觉间,一切竟是有条不紊地发生了。

    “李靖可平突厥。”吕仲明放下碗,说:“世民可破窦建德,只需收复虎牢关一带,窦建德再无威胁,如此天下可定。”

    李渊微笑起来,吕仲明道:“我也该走了,陛下,今日是来朝您辞行的。”

    李渊登时一怔,忙道:“不可!国师,有你在朝中,寡人方得一时安心……”

    “飘风不终日,骤雨不终朝。”吕仲明笑道:“天地尚不能久,况人乎?”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陛下。”吕仲明认真道:“来日有何事,也可到并州来寻我。”

    李渊道:“国师也曾答应过寡人……”

    吕仲明摆手道:“此事不必担心,仲明自当记在心上。”

    李渊那模样,既不舍又惶惶,看着吕仲明的时候,表情仿佛都与从前不一样了,在这一刻,吕仲明隐约有些感动约略感觉到了,李渊对待自己,也并非完全的倚仗与利用,确实有几分真心。

    许久后,或许就连李渊也知道,留不下吕仲明,长叹一声,说:“也罢,是寡人看不开了,吕道长,长安城内,寡人已吩咐为您建造道观,假以时日,全国也将尊太上老君为主,只是……道长在此时离去,无人主持大局,连国师也走了,这……哎。”

    吕仲明笑道:“陛下,修道,修的是本心。”

    “说得是。”李渊点头。

    吕仲明又说:“道观在那里,便由得它在那处就成,敬奉神明之时,修的也是自己,有无神迹显明,并不要紧。”

    李渊沉默了,许久后点点头,又问:“国师既起意离去,那么容寡人再请教最后一事,大唐国运如何?”

    吕仲明欣然道:“大唐乃是中原国力最鼎盛之朝,有道是千秋盛世,万国来朝。若不出意外,得太清护佑,李家可保……”

    李渊抬眼看着吕仲明,吕仲明嘴唇微动,无声地说了句话,继而起身离开,朝李渊又行了一礼,掌握太极,指翻八卦,于殿前长身而立。

    午后的阳光落下,落在吕仲明身上。

    “仲明告辞,祝唐王身体健康。”吕仲明微微一笑。

    数年来,吕仲明依旧没有变过,仍是初到晋阳时那无忧无虑的模样,而李渊业已苍老,当上皇帝,殚精竭虑,鬓发花白。李渊起身相送,送到殿门前,目送吕仲明衣袂飘荡,出凡脱尘地离开了皇宫。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