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回:送行

2021-02-21 << 上一章 下一章 >> 216
    东宫内,雪渐渐地化了,屋檐朝下滴着水。

    夕阳斜照,吕仲明经过廊前。

    “国师大人到!”卫士通报道。

    李建成忙迎出来,说:“正想你呢,这就来了。”

    吕仲明笑着进去,李建成道:“给国师上碗腊八粥。”

    吕仲明忙道不喝了不喝了,感觉自己满肚子都是腊八粥,奈何李建成十分热情,亲自给他端过来,盛情难却,吕仲明喝多了粥,一直尿急,又有点腻,然而实在没办法,还是喝了。

    感觉李建成的粥就像他的人一样,粥不是不好,人也不是不好,总是在错误的时候送上来,时机不对,也不知道该怨谁才是。吕仲明坚持着喝了,只坐不住,又不好找地方尿,便道:“长话短说,过几日我就走了。”

    李建成愕然道:“去什么地方?”

    吕仲明笑道:“已经跟你父皇禀报过了,预备和尉迟恭到塞外去住一段时间。”

    李建成道:“还……国师还回来么?”

    吕仲明道:“以后应该会回来看看你们罢,来,这个给你。”

    说着吕仲明从袖中掏出庄子给他的那枚签,李建成接过时,签上的字一闪金光,现出移花接木四字。

    +■,..“把它带在身上。”吕仲明嘱咐道:“我已经在上面施加了法术。”

    李建成道:“请教国师……有何作用?”

    吕仲明也没多说,正色道:“带着就行,如果以后用得上最好,用不上,也没关系。”

    李建成不明其意,但也只得点头,吕仲明剩了半碗腊八粥,实在喝不下了,匆忙起身道:“走了,太子殿下,后会有期。”

    这么一次告别,就以这种方式匆匆结束,不怪别的,只怪尿急,李建成追出来时,吕仲明已一边解裤带,一溜小跑没影儿了。

    在梅花树下尿完,吕仲明才是真正的彻底一身轻,离开皇宫时,天色渐黑下来,回头看到皇宫灯火璀璨,忽然又有点不舍。

    尉迟恭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一车都装不满,吕仲明本来就没什么家当,大多是尉迟恭的物事,外头的麒麟已经化了,湿嗒嗒地朝下滴着水。

    吕仲明看到融化的雪麒麟,突然觉得更可爱了,变回原身,朝它亲了亲,又在融化的雪里跑来跑去,把花园里搅得到处都是泥,蹄子上的泥水还溅来溅去。

    尉迟恭听到声音出来,站在走廊下,一头黑线。

    金麒麟:“……”

    尉迟恭:“疯了么?”

    金麒麟:“小时候我总喜欢在泥里打滚,常常被我爹揍,现在总算没人管了……”

    说着金麒麟又把四只蹄子一分,pia叽一声趴在泥水上,紧接着翻过身,露出本来毛绒绒,却被弄得全是泥的软肚皮。

    尉迟恭一副不忍卒睹的模样,问:“你爹不许你做什么,你仗着我宠你,尽折腾我就对了。”

    金麒麟懒洋洋地趴在泥里,两只前蹄扒拉泥,把它拢到一起,堆了个心型。

    尉迟恭怒吼道:“给我洗澡!不然揍你!”

    金麒麟触电一般弹起来,跑了。

    夜里,吕仲明一身肌肤上都是淤泥,坐在个小板凳上,尉迟恭也赤着身体,蹲在他身后,给他搓背洗澡。

    吕仲明被尉迟恭按得脑袋歪过来歪过去,说:“你不懂,这样可以变白,这是我们家不传之秘。”

    尉迟恭:“你就是给自己玩泥巴找借口,怎么总是长不大,不爱干净。”

    吕仲明又道:“你这么蹲着,叽叽也拖到地上了,也不爱干净。”

    尉迟恭:“……”

    吕仲明:“……”

    尉迟恭:“太大,为你而生的,没办法。”

    几分钟后,尉迟恭道:“喏,现在翘起来了,碰不到地上了。”

    吕仲明:“……”

    尉迟恭一边给吕仲明抹皂荚,一边说:“能搬家这么高兴?”

    吕仲明笑道:“你怎么知道?”

    尉迟恭答道:“你今天话挺多,还玩泥,想必是很高兴。”

    吕仲明十分享受尉迟恭给他搓背的感觉,被揉来揉去,尉迟恭呼吸又粗重起来,两人带着滑腻的皂荚液,抱在一起,肌肤相贴,尉迟恭抱着他又亲又摸。

    唇分时,尉迟恭看着他的双眼,说:“我知道你不喜欢留在长安,也不想做这些事,喜欢自由自在,这些年来,委屈你了。”

    “没有。”吕仲明笑了笑,说:“我爹让我来,也是想让我在人间学点东西,只是本性如此。”

    他想到秦琼,罗士信,李世民,李靖这些朋友,甚至李建成,仍是觉得值得的,在金鳌岛上,大家都不会有这么丰富的感情。或者说,属于他们的,轰轰烈烈的时代,他们已经经历过了,就算一切终归于平淡,也得在少年时,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段日子。

    只是他本性如此,不喜繁华。

    而顺应本性,方能得道,吕仲明隐隐约约,又悟到了什么。

    “你教会我太多了。”吕仲明亲了亲尉迟恭的唇,说:“小时候j□j德经北得滚瓜烂熟,却总是不知道它的意思,只有当自己亲身经历以后,才渐渐明白。”

    尉迟恭拿着一桶水,朝吕仲明身上浇,洗干净后,自己也浇了一头,拿过干布来裹着吕仲明,给他擦身,说:“洗好了,先吃饭!晚饭后再陪你腻歪!”

    说着把吕仲明横抱起来,抱进房里穿衣服。

    秦琼等人都去天策府了,晚上李世民设宴,想必要宣布迁往洛阳的消息,吕仲明问尉迟恭:“别的人无所谓,还是得给红拂和秦大哥说声。”

    尉迟恭道:“你进宫的时候他来过一趟,东西是他帮着收拾的,他说无所谓,等在洛阳把事办得差不多了,也来塞外找咱们一起住。”

    吕仲明便放下了心,知道要和秦琼这种人分开,基本是不会天各一方的,只要彼此愿意,也常常能见面,晚饭后,他设法呼唤罗士信的金鳞,看见罗士信正在漫天风雪的客栈里喝酒。

    罗士信还在寻找公孙氏的路上,吕仲明说了要搬家的事,罗士信只是淡淡道知道了,待找到你嫂子以后,就过去找你。

    吕仲明又问:“你在跟谁喝酒?”

    罗士信答道:“你……一个以前的朋友,你收拾东西罢,明天让叔宝送你。”

    吕仲明有点好奇,罗士信本来就没什么朋友,这么巧,在路上都能碰见?当时也没多想,便关了水镜。

    入夜,全城灯火渐歇,吕仲明坐在床上,给尉迟恭整理头发。

    他总觉得尉迟恭的心里,还有许多放不下,寻思着安慰他,开口道:“你真的想好了么?”

    “想好了。”尉迟恭答道:“和你认识的时候,就起过这个念头,我和世民约好,帮他把事办完,就和你离开了。”

    吕仲明道:“其实你可以不用走的,我觉得世民多半去不了洛阳。”

    尉迟恭又道:“过一年就少一年了,也正因这样,才有许多事,会想着去做,否则这事完了,还有那事,终日忙忙碌碌,奔波不停,不住推迟,连陪你的时间都没有,何时才能停下来?”

    吕仲明忽然明白了许多,笑了笑,如果他们都拥有漫长的生命,那么尉迟恭大可留在长安,当个名满天下的将领,名利双收,再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享尽人间福禄后,跟着吕仲明去成仙。

    但他不贪心他向来不贪心,就连两人相守,尉迟恭要的不过也就是简简单单的一辈子而已。

    第二天清晨,秦琼一直没有来,尉迟恭便留了口信,给了家仆一笔遣散费,吕仲明还对魏老头有点恋恋不舍,抱着他哭了一会,给他一百两金子,让他得空就来代县看他们。

    于是尉迟恭驱着车,载着吕仲明与五百两黄金,出了长安城。

    直到日上三竿,路边暖洋洋的,吕仲明在路边拿着个网兜蝴蝶,秦琼才策马匆匆赶来,说:“世民走不了了!陛下今天早朝时又收回旨意了!”

    又被吕仲明料了个正着,吕仲明也不介入他们的谈话,只蹲着看蝴蝶,尉迟恭看了吕仲明一眼,又看秦琼,皱眉道:“朝令夕改,像什么样子?!”

    秦琼道:“建成不让世民离开,生怕他在洛阳坐大,今日回天策府后,王……那人说,昨夜魏征与建成商量一夜,建成便前去见陛下,陈衡利弊,最后陛下才改变了主意。世民请你们回去。”

    吕仲明提着网走上来,也不说话,尉迟恭说:“我不回去,仲明也不回去。”

    秦琼似乎早已料到此话,点头道:“那么,走好。”

    秦琼下马来,与吕仲明抱了抱,说:“你到了并州,就给我写信,开春只要没战事,我就到雁门关下来找你。”

    吕仲明笑道:“没问题。”

    两人久久抱着,站在路中间,只是不吭声,吕仲明深吸一口气,说:“秦大哥,我回去把咱们以前住的屋子收拾好,你随时过来。”

    秦琼又交给他一包金子,说:“这个给你们。”

    吕仲明收了,秦琼便上马绝尘而去。

    尉迟恭还看着远方不做声,有点惆怅,吕仲明道:“要回去就去吧。”

    “你总是这么顺着我。”尉迟恭道:“走罢,再过一会,世民就要追来了。”

    吕仲明笑着上车,尉迟恭一抖缰绳,驱车沿着大路离开。

    “你不在家里等秦大哥。”吕仲明与尉迟恭并肩坐在车夫位上,笑道:“是因为怕世民又来挽留你吗?”

    尉迟恭笑了笑,没吭声,吕仲明知道尉迟恭打定主意要走,谁也留不住他,李世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盘算之中。

    果然,不片刻,背后追来一骑,喊道:“仲明!敬德!”

    正是李世民,李世民追得气喘吁吁,喊道:“留步!我有话说!仲明!我有话对你说!”

    刹那间,与李世民相识至今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吕仲明自认与他并未熟络到像尉迟恭那个地步,听到他在后面一边策马追一边喊,心里也绝不好受。

    然而尉迟恭并没有停下来,只是驱车而去,头也不回。

    那一年,在晋阳外晒着太阳等着他们的李世民。

    黄昏下站在河边,一脸茫然的李世民。

    笑着把伪造信递给他,一脸促狭的李世民。

    牵着他的手,让他跟着尉迟恭离开的李世民。

    与他并肩放马,一身金光,冲过霍邑城外战场的李世民。

    唐王府中,端起杯,遥遥朝他一敬酒的李世民。

    穿过大理寺昏暗的地牢,朝尉迟恭躬身一拜的李世民……

    吕仲明忍不住回头,说:“他追得快摔下来了。”

    尉迟恭道:“你知道他为什么不喊我的名字么?”

    吕仲明没有接话,尉迟恭看着吕仲明,低声道:“因为他知道我不会回头,只有叫你,你的心是最软的,待他也是最好的,求你什么事,你都会答应。”

    吕仲明无奈笑道:“我硬不下心来。”

    “我喜欢这样的你。”尉迟恭道:“但不要回去……驾!”

    马车消失在道路的尽头,李世民驻马停下,远远看着马车离开,大路上,剩下他形单影只,小雪又飘了起来。l3l4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