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回:道观

2021-02-21 << 上一章 下一章 >> 221
    数日后,城内的气氛发生了微妙的改变,吕仲明派出几个道士到城中去打听消息,回来的都说城内当兵的多了。

    吕仲明倒是不怕李建成在三清观内埋什么内应,因为他从前从来不进自己的道观,李建成也没这么大的胆量,敢朝他动手。连对着尉迟恭,也都一再的无计可施。

    更不疑这些道士们会去朝李建成泄露消息,毕竟道家的地位是国师讨回来的,跟吕仲明作对简直是找死,何况君权天授,就连李渊要硬顶,也顶不过吕仲明。整个三清观上下守口如瓶,也正因此,道观内成了消息守得最严实的地方,除却李世民中毒那夜的几名亲信,甚至没有人知道吕仲明回来了。

    “启禀道君。”一名被吩咐出去打听风声的道士说:“房玄龄府上,杜如晦府上,还有长孙无忌府上都被看守起来了。”

    “已经这么严重了么?”吕仲明微微皱眉,又问:“清德观主回来没有。”

    清德道士上楼,朝吕仲明道:“道君,今日进宫去,听闻三殿下李元吉要出兵,前往晋阳,整军出雁门关,与突厥人打仗了。”

    清德年届花甲,曾是一名散人,研读陆静修经卷,后李渊在长安建三清观,便带着一众徒弟过来,住进了道观内,吕仲明辞去≦,..国师之位后,李渊偶尔想听听讲道,便会将他召进宫内。然而清德道人心里仍十分清楚,吕仲明虽不与自己属同派,学的却是道家的真法,平日里不敢怠慢了。

    “还说了什么?”吕仲明道:“陛下问你意思了么?”

    清德道人摇头道:“只约略谈了些经文,便遣我回来了。”

    吕仲明点了点头,说:“就这样,先散了罢。”

    藏经阁内,每天尉迟恭回来时,总会亮着明黄色的灯火,就像回到了当年晋阳唐王府内的日子一般,尉迟恭带着天策府的食盒,站在院子里说:“下来吃饭。”

    道观背街的一面,楼上第三层摆开了矮榻,对着长安满城灯火,倒是赏心悦目,尉迟恭分开食盒,问:“好点了么?”

    “差不多了。”吕仲明道:“还得再调养,等过了元宵节,借明月之力,会好得快一些。”

    “平日见你揍佛陀眼睛都不眨一眨。”尉迟恭笑道:“没想到你也有不行的时候。”

    “因为我用了起死回生术。”吕仲明道:“打架简单,释出仙力,拼着命去打就行了,外伤内伤都好治,但起死回生,却是逆天而行,很难的。”

    尉迟恭点点头,问:“要不要给你找点药材补补?”

    吕仲明摆手,问:“天策府的情况怎么样了?”

    尉迟恭略一迟疑,却什么都没说,答道:“还是那样,李建成杀不死他,想必会用别的方法下手。”

    吕仲明知道尉迟恭一定有事瞒着自己,又道:“说实话,别坑我。”

    “你不是派人打听过了么?”尉迟恭道:“今天东宫率更丞王晊在殿外碰上清德大师,不是你让他进宫去的?”

    吕仲明心想每次都瞒不过这大家伙,只得道:“我知道元吉又想率军打突厥,别的就不知道了。”

    “陛下答应了。”尉迟恭道:“还是二月二发兵,他打算把秦琼,程知节调过去,再把他们全部射死活埋。”

    吕仲明:“……”

    尉迟恭又道:“今天陛下亲自来了天策府一趟,看望世民,结果谈到征战突厥一事时,杜公和房玄龄顶撞了陛下,陛下大怒,把他们下令遣回家去了,不得再入天策府。”

    吕仲明深吸一口气,问:“秦琼知道吗?”

    尉迟恭反问道:“你说呢?”

    吕仲明简直是愤怒无比,尉迟恭道:“世民现在哪里也去不了,帮个忙。”

    “随你罢。”吕仲明道。

    尉迟恭得到吕仲明首肯,便匆匆下去,嘱托三清观的道士们办事,当天送出信去,翌日上午,吕仲明背着手,在中庭踱步,一名身穿道士袍的男人进来,神情不安,朝吕仲明点头,正是李世民。

    吕仲明道:“里面去吧,尉迟正等着你。”

    李世民进去就道:“我怕他俩不会来。”

    尉迟恭道:“我去,不愿意来,直接拔刀砍了。”

    李世民忙道:“不可!”

    尉迟恭按着刀大步出来,李世民追到中庭,说:“仲明,快拦住他!”

    “你要去砍谁?”吕仲明站在中庭里,挡住尉迟恭的去路。

    尉迟恭道:“昨天通知了房玄龄,杜如晦,那两人若不愿来,我亲自上门去。”

    吕仲明道:“再等等,别这么急性子。”

    看尉迟恭那模样,显然是怕房玄龄走漏了风声,宁愿错杀,也不愿放过一个,李世民又道:“玄龄和杜公绝对不会背叛我。”

    尉迟恭不说话了,在天井内坐了下来,片刻后秦琼也来了,吕仲明注视日晷,过午时,房玄龄,杜如晦道士打扮进来,房玄龄当真是松了口气,说:“世民,这次大家的性命,都在你身上了。”

    数人站在天井中,长孙无忌也来了,一时间又来了不少人,足足有十来个,都作道士装扮,站在天井里,长孙无忌一见吕仲明,便诧道:“你怎么回来了?”

    “喏。”吕仲明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能不回来么?”

    长孙无忌大笑,过来搭着吕仲明的肩膀坐下,时隔数年,长孙无忌已为人父,昔时的少年模样也成熟了不少,唯有吕仲明毫无改变,还是那青葱模样,秦琼叹了口气,说:“你那竹签儿,再借我用一次。”

    “你不会死的。”吕仲明笑道:“放心,你记得以前我说过什么不?”

    秦琼也笑了起来,显然是放下了心。杜如晦又道:“大家里面去说罢,国师……”

    吕仲明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去谈,自己不参与,杜如晦便关上了门。

    过了约一炷香时分,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只听尉迟恭怒吼一声:“你能不能果断点?!”

    那一声吼出来,众人都静了,尉迟恭终于爆了,声音连在外面的吕仲明都听得到。

    “谁不怕死?他们明知道危险,还忠心耿耿追随你,国师在外面给你守门,这就是天意!天予不取,必受其咎!你若放不下,来日便努力当个比你哥贤明的君主,你对得起江山,对不起你父你兄又如何?何况你大哥杀你,你愿意引颈就戮,秦琼知节等人不成,今天再下不了决定,早说早散,散了早好!”

    内里安静良久,李世民说了句话,秦琼打开了门。

    李世民径自走出来,单膝跪地于吕仲明面前。

    “仲明,帮我这最后一次。”李世民抬头道:“不必你出手,你只要帮我卜一卦……”

    “殿下!”一名年轻人上前,怒道:“若卜出让你不动手,你便不动手了么?”

    吕仲明笑道:“说得对,世民,听见了么?”

    李世民深吸一口气,起身,点点头。

    “大家都回去罢。”李世民道:“按杜公说的做,待会我就亲自进宫,进报此事。”

    众人都松了口气,李世民站在天井中央,环顾一圈,尉迟恭率先单膝跪地,说:“仲明,为我取酒。”

    吕仲明起身去拿了酒来,尉迟恭喝了一口,依旧单膝跪地,手臂一抬,交给李世民的同时双眼却不看他。

    李世民沉默良久,接过,也喝了一口,递给长孙无忌。

    酒坛传了一轮,尉迟恭道:“愿为秦王效力!”

    周围所有人纷纷跪地。

    尉迟恭又道:“我去安排玄甲军,明日伏兵太极宫北面正门。”

    “且慢。”秦琼道:“万一李建成明日不来怎么办?”

    尉迟恭冷冷道:“他一定会来,他若不来,我便去东宫,你去齐王府,咱俩分头行事,事若不成,提头来见。”

    数人都叫了声好,尉迟恭又看了吕仲明一眼,吕仲明示意他去就是。

    杜如晦性格稳重,也不避吕仲明了,便在天井中分配职责,最后李世民安排了各自伏兵的地点,诸人才纷纷散去。

    道观内剩吕仲明与李世民二人。

    “不忙走。”吕仲明喝了口水,坐在树下,李世民还有点发抖,脸色苍白,勉强笑了笑,说:“没想到,当年他们说的,都应验了。你说的,也应验了。”

    “还没有全应验。”吕仲明道:“我要讨你个承诺。”

    李世民抬眼看着阳光下的吕仲明。

    吕仲明看着他的双眼,认真道:“建成全家,以及元吉全家的性命,他俩的孩子们是无辜的。”

    李世民不假思索便道:“只要这次大家都能活下来,我都答应你。”

    吕仲明道:“作为交换条件。如果你败了,我自然也会保住长孙家,你妻儿的性命。”

    李世民站着许久,最后点了点头,说:“谢谢。”

    “至此我为你爹做的事,就算完了。”吕仲明笑道:“去罢,天佑你大唐。”

    李世民神情复杂,看着吕仲明,似乎还有话想说,许久后,终究没有出口。

    “你这就要走了么?”李世民问。

    “明天吧。”吕仲明道:“不过可能现在是咱们见的最后一面了。”

    吕仲明起身,发现李世民居然比自己高了,李世民一步上来,与他紧紧抱在一起。

    许久后,他们分开,李世民道:“我记得,你用给敬德铸武器的陨铁,给我打造了两杆箭。”

    吕仲明没有说话,李世民又深深一躬,转身离开。

    当夜,尉迟恭没有任何消息,一名道士来报,说:“尉迟将军转告道君,明日晚上才能回来。”

    吕仲明正在批注经书,答道:“知道了。”

    全城入夜,一盏明灯透过楼上藏经阁,照耀着长安的深夜,全城熄了灯火,吕仲明案前摊着道德经的几张单页。

    七十六章:人之生也柔弱,而死也坚强。

    夜风吹来,将几页黄旧纸张卷起,送出窗去,远方传来清澈的木鱼声。

    吕仲明打了个呵欠,坐起身,乏味地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脚步声上楼。

    “好久不见了,金麟道君。”温和的声音笑道。

    “善无畏大师。”吕仲明道:“请坐。”

    吕仲明随手清理了桌上纸张,善无畏拾起一页书,喃喃念了出来:“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可惜这世间俱是凡人。”吕仲明道:“不争,谓之争,凡人没有圣人强大的力量,更没有超脱天地的生命,蝇营狗苟,一生都在争斗。”

    善无畏微微一笑道:“其实有时,我觉得圣人不争,只因圣人太少,若是有一天圣人比凡人多了,那也是要争的,佛道两家,不也争了这么一次么?”

    吕仲明乐道:“菩萨高见,可见什么东西都要死,确实不错,否则成仙的人越来越多,天地人三界,终有一天要住不下去了。”

    善无畏随口道:“待得菩萨们死完,仙人们也死完,人间界,终归又是凡人的世界了,只不知道到时又有多少东西能留下来。”

    “随它去罢。”吕仲明乏味地说:“千万年后,什么都不剩下,也不打紧。菩萨这次来长安做什么?”

    善无畏道:“过来看看,李家之劫,也该应在这时间里了,明日中午,咱们在骊山见一面如何?”

    吕仲明知道善无畏说这话,多半是要照拂李建成一脉了,欣然道:“没想到佛道两家,偶尔还会联手这么一次。”

    善无畏道:“金刚智大师从一开始便有此意,太清不也说过么,天之道,利而不害。”

    吕仲明若有所思地嗯了声,善无畏便双手合十,起身,站起来的一刻,身形化作虚无消失于空中。

    吕仲明挠了挠头,一脸睡意,从案几上起来,脸上粘着好几页纸,心想这年头,说句话就不能亲自来么?给他托什么梦。l3l4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