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回:归隐

2021-02-21 << 上一章 下一章 >> 223
    鸡鸣破晓,长安敲钟,全城醒来。

    吕仲明抵达宫殿侧门外,卫士马上架住长矛,被吕仲明一手在身前虚抹,朝后摔去。

    同一时间,玄武门外,李建成得知数日前毒酒一事败露,与李元吉匆匆进宫,要趁着李渊问罪之前面见父亲。

    李元吉脸色发白,一脸戾气,李建成则阴沉着脸,不吭声,各带一队卫士,前往临湖殿。然而李元吉驻马于玄武门外停下。

    “前面有埋伏。”李元吉道:“快走!”

    尉迟恭怒吼一声,手下数百玄甲军冲了出来,李元吉与李建成仓皇撤离,场面大乱,秦琼率领一队人从旁杀出。李建成吼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谋逆!”

    “对不住了!太子殿下!”秦琼朗声道:“不想性命交予人手!”

    “太子当心!”

    李建成猛地拨转马头,与冲来的尉迟恭打了个照面,愕然道:“尉迟恭,你……”

    李建成倏然发现尉迟恭竟是回来了,那一惊登时非同小可,调转马头朝着玄武门外逃去,卫士不要命地冲上前,挡住尉迟恭,却被尉迟恭挑飞。

    “魏征!快去朝冯立报信!”李建成喊道。

    李世民的声音响起,喝道:】,..“给我杀!”

    李建成怒吼道:“谁敢动手!我是太子!马上放下武器,今日谋逆之罪可免,否则纵是杀了我,你们还敢弑君不成!”

    李建成策马玄武门前,一时间竟是无人敢上前,李世民怒道:“你设下毒酒之时,可曾有过片刻顾念兄弟之情!”

    李世民扯开长弓。

    左右登时大惊,纷纷掩上挡住太子,一时间双方军队分列两侧,僵持不动,尉迟恭捏着长槊,手中满是汗水,寻找一切可趁之机。李世民呼吸不住发抖,以箭指向李建成。

    “放箭。”李建成冷冷道:“有胆子你就放箭。”

    李世民即将松弦的一刹那,一骑冲来,李元吉连人带马,挥舞长槊,撞进了李世民身周,李建成调马就走,尉迟恭马上吼道:“先杀太子!”

    尉迟恭率军冲击,李建成部下只有六十余人,登时溃不成军,李建成已知今日李世民要取自己性命,无论如何不能恋战,必须马上找到李渊,自己才有活路,从旁绕过玄武门,朝着临湖殿冲去。

    李世民战马受惊,嘶声长鸣,冲进了树林,李元吉马上追了进去,尉迟恭与秦琼交换眼色,留下秦琼追击李建成,自己冲进了树林。

    树林外,秦琼率军穷追不舍,李建成策马狂奔,绕过了整个树林,冲向远处临湖殿,上百人追着一人,遥遥奔去。

    树林中,李世民被甩下马来,刚一翻身,却被李元吉纵马冲来。

    李元吉身在马上,挥起长弓,将李世民的脖子一勒,将他拖在马后,树林枝条稀里哗啦掠过,李世民脖颈被弓弦绞着,一路倒拖,穿过整个树林,一张脸憋得通红。

    “谁再动手,我就杀”李元吉的声音戛然而止,被远远射来飞来的一物击中脸庞,紧接着一箭射来,穿过李元吉的喉咙,奔马登时将李元吉甩飞出去,临死前,李元吉眼中现出一道金光。

    “没事吧。”吕仲明抬手,收回回旋镖。

    李世民猛烈咳嗽,起身,尉迟恭收起长弓,一阵风冲了进来,吕仲明却闪身树后,走了。

    李建成拖着上百军队绕过玄武门狂奔,就在此刻,援兵终于赶到。

    薛万彻怒吼道:“随我冲!保卫太子!”

    薛万彻率领近千人从临湖殿后杀出,登时冲散了秦琼的卫队,秦琼措手不及,吼道:“收拢队形,别追了!”

    李建成喘息着回头,见救兵终于赶到,心中一阵狂喜,马不停蹄朝临湖殿冲去,然而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一阵突如其来的危险。

    李世民拉开长弓,驻马远处,瞄准了他,箭尖正随着李建成的方向移动,李建成猛一俯身,就在那一刻,李世民松弦!

    第一箭旋转着飞来,射中李建成的战马,李建成双腿一蹬,抱头翻滚,踉跄起身,要躲到柱后之时,第二箭倏然到了胸前。

    李建成瞳孔猛烈收缩,映出当胸那一箭。

    就在此刻,背靠木柱另一面的吕仲明手指掐了个剑诀,喃喃念诵口诀,李建成胸口收着的木签发出光,那一箭先是射穿了移花接木签,继而射中了李建成的胸膛。

    李建成口中喷出血来,被钉在木柱上,紧接着,临湖殿侧殿的屋檐垮塌,哗啦啦压了下来。

    一道金光飞向远处,射向东宫。

    远方仍在混战,厮杀声正酣,一轮烈日当空,吕仲明见李建成快不行了,只得半路把他放在太极殿的顶上,掏出定魂仙珠给他喂下,锁住他的魂魄。

    李建成不住抽搐,吕仲明又把手按在他的胸膛上,给他止血。

    玄武门后传来宫中警钟,卫士越来越多。李建成道:“仲明……我……”

    “不要说话。”吕仲明道:“躺着,别动。”

    吕仲明沿着屋檐走过,跃下,快步穿过走廊,前往东宫,解下背后长弓,抓在手里。东宫内一片寂静,与昔日无异,吕仲明靴子踏进殿内,手持长弓,侍婢们纷纷一惊。

    “国师!”李建成的儿子李承道跑出来,笑道:“国师!你怎么回来了?”

    吕仲明低头看了李承道一眼,心情复杂难言。

    “喊你母亲,和你兄弟们都出来。”吕仲明深吸一口气,吩咐道。

    李承道摸了摸吕仲明的弓弦,抬眼看他,问:“这就是尉迟将军送你的弓么?”

    “嗯,是的。”吕仲明弓交左手,摸了摸他的头。

    李承道又说:“我爹也做了一把,一模一样的。”

    吕仲明沉默了,说:“快去喊你娘,去。”

    太子妃郑氏正装出来,见吕仲明一身道袍,手持弓箭,登时吓了一跳,问:“国师?”

    “跟我来。”吕仲明道:“没时间解释了,把你的孩子都叫出来。”

    郑氏登时大惊,问道:“发生何事?昨夜元吉前来,与建成谈了一夜……”

    吕仲明道:“建成他没事……”

    正说这两句话时,李承道带着弟妹们出来,聚在郑氏身边,吕仲明朝他笑道:“国师带你们去玩。”

    说毕,吕仲明双手环抱太极,手中焕发出金光,与此同时,前院侍婢发出尖叫,吕仲明马上收起法术,最担心的一幕终于来了。

    李世民与尉迟恭纵马赶到,吕仲明怒吼道:“李世民!你答应了我什么!”

    李世民万万没料到,这个时候吕仲明居然早就在东宫,抢先一步等着他过来,冷不防一颤,勒住缰绳。

    尉迟恭策马入内,说:“仲明,别管闲事。”

    “给我站住。”吕仲明拉开长弓,冷冷道:“我这把弓只有一根箭,你冲上来,我不介意让你大唐从此没皇帝。”

    尉迟恭:“……”

    李世民道:“敬德,走罢,不该来。”

    尉迟恭道:“你想怎么?”

    吕仲明道:“我会带他们走,留下他们性命。”

    尉迟恭深吸一口气,显是拿吕仲明没办法,吕仲明放下弓,淡淡道:“建成的儿子叫李承道,冲着这个名字,我不能让你们杀他。”

    尉迟恭停下。

    吕仲明收起弓,看着李世民,再次发动法术,说:“抱歉了,世民,不能让你斩草除根,永绝后患,来日当个好皇帝罢。后会有期。”

    话音落,吕仲明浑身焕发出金光,嗡的一声,身后郑氏与李建成一众儿女化作金光消失。

    “世民!”秦琼策马赶到,大声道:“薛万彻逃了!陛下要见你!”

    李世民拨转马头离开,尉迟恭还驻马前殿外发呆。

    是日,玄武门之变平息,尉迟恭受封护国将军。

    翌日,李世民发赦免令,凡太子与齐王余党,一律免罪。

    李渊得知事情经过后大怒,召吕仲明询问经过,却不见其人,国师遁去,隐没山林。魏征被打入牢狱。

    李元吉身死,齐王府,东宫裔尽数失踪。

    数日后,李渊得一留书,书上赫然是吕仲明亲笔批注的《道德经》,书中夹着一封信:

    昔日之约,仲明不敢忘,愿大唐千秋锦绣,万世江山。

    李渊长叹一声,关上了太极殿的大门,是年改立李世民为太子。

    越年,李渊退位,李世民即位为帝,改年号为贞观。

    贞观元年,魏征归顺,吕仲明仍未归来,尉迟恭辞去大将军一职归隐。l3l4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