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回:塞上牛羊

2021-02-21 << 上一章 下一章 >> 229
    骊山,数道金光落下,郑氏以泪洗脸,孩子们围绕身边,不知发生何事,小声安慰母亲。

    善无畏手握念珠,正等在骊山之巅,转身与吕仲明行礼。

    狂风吹来,吕仲明衣袂飘扬,与善无畏互行一礼,转身离去。

    长安城外,李建成跟在吕仲明身后,浑浑噩噩地走着,吕仲明抬起头,天空中狂雷闪电,光芒万丈,现出万古玄门。

    他带着李建成,穿过了时光的逆流。

    金鳌岛后山,桃花漫山遍野,鳌祖把头搁在湖边晒太阳。

    “回来啦?”麒麟笑道。

    “回来啦。”吕仲明回了家,朝花园里的地上一躺,喊道:“爹!爹!”

    “你爹又到人间去了。”麒麟正在案前做一个沙画,说:“尉迟恭呢?疑,怎么是建成,换攻了吗?”

    吕仲明抬头遥望李建成,说:“他心情不好,带他来散散心,尉迟恭还在凡间呢。”

    麒麟看吕仲明脸色不对,便伸手过去摸摸他的头,说:“小两口吵架了?”

    吕仲明唔了声,侧过身,背对麒麟躺在草堆上,麒麟便也躺下来,伸出手臂,让吕仲明枕着,两人一同抬眼,望着天空飘过的大块的云朵出神。

    ←,..吕仲明问:“我罗大哥媳妇那件事……”

    “你爹替你想办法去了。”麒麟道。

    吕仲明便嗯嗯地点头,麒麟说:“去见见教主罢,我猜他也有话朝你说。”

    吕仲明起身,拿了根自己小时候玩的钓竿给站在湖边发呆的李建成,说:“喏,你在这里自己玩罢。”

    李建成接过,点了点头,吕仲明便前去碧游宫见教主。

    通天教主还在稀里哗啦地搓麻将,闻仲见吕仲明,便道:“回来了?”

    “回来啦。”吕仲明笑道:“祖师爷爷好。”

    “小仲明你也好。”通天教主笑道:“走了一趟人间,有什么收获?”

    吕仲明答道:“学会了不少事,像活着啊,死了啊,怎么活啊,一时间也说不上来。”

    浩然笑道:“我猜你这回能把道德经都背得滚瓜烂熟了。”

    吕仲明乐道:“都能从后朝前背了,疑,祖师爷爷,打大饼啊。”

    教主打出去个九筒,煞有介事道:“这是个‘一’,天地间,什么都在这个‘一’里,一生三,三生万物,可不能随便打。”

    吕仲明笑了起来,教主又问:“道德经上说的,都懂了吗?”

    吕仲明道:“懂了一点,但没全懂。”

    通天教主若有所思点头,说:“我也没全懂,我猜有的地方呢,就是你太太天师伯,掰不圆了,随便乱写的。”

    吕仲明哈哈大笑,搬了张椅子,坐在旁边看教主打麻将,诸人又问吕仲明谈恋爱了没有,吕仲明只是嗯嗯点头。

    “麒麟教得好。”浩然道:“在人间谈了场恋爱,回来也没一哭二闹三上吊的。”

    通天教主笑道:“想当年咱们家小麒麟,也不知道谁教的,简直是……三筒!”

    闻仲咳了声,脸色不太好看。

    “简直简直……”数人附和道。

    吕仲明道:“过几天我还得回去呢。”

    “你爹没说你?”闻仲问。

    吕仲明磨磨唧唧,出来一句,说:“他让我自己看着办。”

    通天教主便道:“那你自己便看着办罢。”

    吕仲明凑到通天教主耳边,小声说了句话。

    通天教主想了想,也凑到吕仲明耳边,说了句话,两人咬了一会耳朵,吕仲明便抱着教主,脑袋直在他身上蹭撒娇,从小吕仲明就最喜欢来碧游宫,每次都赖着教主不放,磨蹭了足足一下午才回去。

    回去后,吕仲明又挨个跟朋友们打招呼,跑去扑太子丹,说:“想死你们啦!”

    太子丹笑道:“这可五天没见了。”

    “就是,五天而已嘛。”

    吕仲明又蔫了,看来自己不消失个十天半个月的,估计也没人在乎,只有自己那俩爹在乎。

    黄昏时,吕仲明又回家了,夕阳的光芒洒了下来,后山一片静谧,桃花林里满是黄光,吕布也回来了,穿着过膝的五分裤,一双木屐,打渔的小背心,提着个鱼篓。

    李建成还拿着个直钩鱼竿在湖边钓鱼,吕仲明哇啦哇啦,从头到尾说个没完,吕布一边杀鱼一边听他说,吕仲明便从外面跟到厨房里,又一边朝自己老爹倒人间的事,吕布又一边煎鱼一边听他说,吕仲明的话一说起来没个完,吕布又一边尝鱼汤一边听他说,像个木桩子一般时不时点头。

    最后吕仲明跟他跟到外面的饭桌前,吕布把菜摆上桌,吕仲明说到罗士信,吕布便道:“给你摆平了。”

    吕仲明道:“她已经好了?”

    吕布道:“你不是还回去?回去你就知道了。”

    吕仲明:“哦。”

    麒麟遥遥道:“建成!来吃饭了!”

    李建成收好鱼竿过来,十分拘束,却是见过吕布和麒麟的,点头道:“伯父好,我是建成。”

    吕布:“?”

    麒麟:“?”

    吕布:“你怎么变白变瘦了?”

    吕仲明抓狂:“他不是尉迟!你脸盲吗?!”

    吕布哦了声,说:“换攻了?”

    吕仲明:“没有!我就带他上来散散心!改天还得送他下去的!”

    吕布嗯了声,朝李建成问:“你叫什么来着?”

    麒麟无奈道:“叫建成刚刚别人不是才自我介绍了么?”

    “建成。”吕布道:“你们起名怎么都爱朝着仄平起,什么世民,建成,尉迟,敬德……仲明,搞得我连自己儿子名字读起来都拗口。”

    “尉迟和敬德是一个人。”吕仲明欲哭无泪道。

    吕布:“来,尝尝我自己酿的桃花酒。”

    一家三口,外加个李建成,大家倒酒,开吃。

    夜里,吕仲明在自己房间打了个地铺,朝李建成说:“你晚上就睡角落里,明天带你下去。”

    李建成道:“仲明,我想以后就住这儿了,不叨扰你们,我到后头去搭个木棚子住,行么?”

    吕仲明道:“我倒是没关系,可住在这里一天,相当于你在人间住个一年,你顶多只能在金鳌岛上住个五六十天,你不是仙人,还是会被凡间的规则限制,老得很快。你确定,住上两个月,死了也没关系?”

    李建成道:“这里心静,与世无争,无所谓。”

    吕仲明笑道:“心中有道,随处无争,还是回去吧,我答应了一个老朋友,送你到他那儿去呢。”

    李建成不说话了,点了点头。

    吕仲明又走出去玩,繁星满天,麒麟去碧游宫了,吕布独自躺在干草垛上,叼着根草杆,望着星空。

    “儿子,过来。”吕布说。

    吕仲明爬上去,躺在吕布的身边,吕布手长腿长,伸出手臂,把他抱着。

    “怎么了?”吕仲明道。

    “没,爹想你了。”吕布漠然道。

    吕仲明与自己老爹静静地躺了一会,问:“罗大哥是我前世的哥哥吗?”

    吕布没回答,吕仲明隐约猜到,吕布可能是下人间走了一趟,帮罗士信解决了公孙氏的事,但看自己老爹不想说,便也不再多问。反正上一世,这一世,没了血缘,其实也并无关系,下一世,下下世,多少人便这么来来往往,错身而过。

    吕布说:“很久以前,有个叫张鲁的,经历三国战乱,饥荒年间,他问过我一个问题。”

    吕仲明:“嗯,问的什么?”

    吕布漫不经心道:“生者有魂,死者转魂,魂魄生生不息,既是如此,灵魂不灭,那么太平年代中,生灵渐多,多出的魂魄,是凭空生出来的么?”

    吕仲明确实一直想不通这点,魂魄若能投胎转世,那么也就意味着魂魄是固定的,然而大地上的生灵,却时而多时而少。

    吕布道:“张鲁又告诉我,上下虚空谓之宇,古往今来谓之宙,道是那个‘一’,这个一,就是所有人的灵魂,它可以四处投胎,不仅在大地的每个角落里投胎,也能在浩瀚的时空中,过去,现在,甚至到未来去投胎。”

    吕仲明:“所以呢?”

    吕布又说:“这个灵魂到古代去,投胎成了李世民,李世民死后,灵魂经历数世,或而又回到更早的数十年前,投胎成了他的哥哥,哥哥死后,投胎成了这个,投胎成了那个……来来回回,天地间,一切生灵,都是这个灵魂不停地在时间,和空间里来回投胎而成。”

    生生世世,万千生命,其实都是同一个灵魂,吕仲明刹那就震撼了。

    吕布淡淡道:“老君更早悟到此理,于是他说‘万物得一以生’。”

    吕仲明:“真的是这样么?”

    吕布道:“如果真是的话,你和爹其实是一个人,懂么?”

    吕仲明想了想,转过身,抱着自己老爸的腰。

    吕布随手摸摸吕仲明的头,吕仲明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样也挺有趣。

    “我明天回去。”吕仲明道。

    “唔。”吕布煞有介事道:“没吵架罢,黑炭头是个好孩子。”

    “有。”吕仲明道:“不过我打算回去,反正时间还很长,让他慢慢哄我好了。”

    吕布道:“爹去给你准备点东西。”

    “不用了。”吕仲明道:“过两个月就回来,爹88。”

    吕布想了想,儿子刚回来一天,居然又要走了,令他又有点小郁闷,他朝吕仲明喊道:“爹想你了怎么办?”

    “给我写信吧!”吕仲明远远地喊道。

    吕布又道:“明天走之前来找爹。”

    吕仲明哦了一声,回去睡下,翌日一大早,要去跟吕布告别,结果见吕布四仰八叉地摊在床上睡觉,胯|间还顶着个帐篷,登时无语,自己走了。

    贞观元年人间,九月深秋,普陀山。

    吕仲明带着李建成,穿过紫竹林,善无畏正屈着一膝,坐在石头上看海,见李建成过来,笑道:“来了?”

    李建成双手合十道:“见过善无畏大师。”

    紫竹林里小孩子嘻嘻哈哈地跑出来,郑氏见李建成安然无恙归来,喜极而泣,扑在他的怀里。

    长安,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一道金光投向长安,深夜,帷帘飘扬,李渊踉踉跄跄起身,走出殿外去,看见吕仲明正在摘树上的一朵花。

    “国师!”李渊道。

    吕仲明回头笑了笑,说:“建成让我带给你的。”

    吕仲明把李建成的玉佩放在李渊手里,朝李渊行礼,化作金光飞走了,李渊握着玉佩,潸然泪下。

    长安城内,曾经他和尉迟恭住过的房子已换了一家人住,吕仲明特别进了天策府一趟,见天策府已改成官府。回到太极殿,坐在对面廊前,看见满殿灯光中,李世民坐在榻上,与魏征议事。

    李世民说着说着,忽然见对面殿上一个人影,忙匆匆出去,站在殿前,看见月色下殿顶已无人,留着一朵木棉花。

    十月,雁门关下。

    尉迟恭拿着竹竿,坐在石上,距离吕仲明离开,已整整一年。

    塞边的天空犹如被水洗过一样的蓝,白云犹如羊群一般,身边的羊咩咩叫着聚拢过来,一只牧羊狗蹲在尉迟恭身边摇尾巴。

    脚步声近,吕仲明探出头来,尉迟恭马上扔了竹竿,如梦初醒起身,不料两人的额头却撞了一下。

    “啊啊啊”吕仲明捂着额头大喊。

    尉迟恭起身,忙蹲着给吕仲明揉额头,紧张道:“没事吧……痛不痛?对不起对不起……”

    吕仲明一肚子火,抬眼看他,却见尉迟恭眼眶通红,紧紧把他抱在自己怀里。l3l4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