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终:天海一色

2021-04-22 << 上一章 下一章 >> 196

那一天,仲明终于回来了,我本来一直不期望他回来,只是想守着我们的那个约定,留在雁门关下的代县等他。

我们把屋子收拾出来,就在代县正式落户安家,又在塞外圈了快地,进城时住代县,三不五时,到雁门关下去骑马。

又一年,剪羊毛的时候我俩大吵一架,仲明总是笨手笨脚,我也总忍不住笑话他,他气得脸都红了,这不好,以后得记住,凡事要让着媳妇儿,这次足足哄了他三天,我特地到晋阳去买了他爱吃的,他以为我走丢了,四处着急找我。

又一年,雁门关外传来李靖大败突厥的消息,世民御驾亲征,但我们都没与他打照面,我俩站在雁门关顶上,看着他们出塞。

我再骑着马,带着仲明,跟在军队后头,看他们打了三天的仗,仲明想起我从城外地道回来看他的那一天,告诉我,从那天起他就喜欢我了。

又一年,这年天下大旱,羊群没草吃,代县里大家肚子都饿了,仲明就抓了只羊,分给县里的老人吃,生怕我知道,用草扎了只羊,贴几道符让它动起来,混在羊群里,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都知道。后来还想再偷一只,半夜被我逮着了,真是好笑。要送人羊吃,还不能光明正大的送吗?

www.huanyuanshenqi.com

我把一群羊都分给了代县的乡亲们,帮他们熬过这个冬天,带着仲明回到铺子里打铁为生,生火的炉子正暖和。

有一天,我发现仲明似乎长大了,怎么回事?仙人不是不老不死的吗?

————

那一天,黑炭头终于发现啦,他起床的时候抱着我,很惊讶地问:“仲明,你长大了?”

我确实是长高了,而且还变老了,按凡人的岁数,我应该也有二十来岁了吧。我说是啊,这很奇怪吗?

那一天,黑炭头打了一天铁,老走神,差点还把手给烫起泡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他说走,我带你走遍这个天下,带你吃好吃的去。

他把铺子关了,能卖的都卖了,东西分给邻居,赶着个车,就像我们出长安那天那样,带着我又离开了代县。

后来,我们到了长安,满目繁华,万国来朝,贞观盛世,看来世民虽然缺点一堆,但当皇帝还是挺靠谱的。只不知道建成修炼得怎么样了。我问尉迟恭,还想当官吗?他说不了,太平年代,天天在长安也是混吃等死,好不容易出来了,可不想再被赶去打仗。

我偷偷带他进了次后宫,李渊还在,跟裴寂在聊天喝茶。

秦大哥不知去了哪儿,据说一年前就走了,也没给我们送信。

后来,我们到了洛阳,经过嵩山的时候碰上了玄奘,玄奘也长大了,带我们在山下吃了顿斋。

后来,我们到了幽州,沿着幽州往下,过长白山,又经过大海寺,人间盛世,又渐渐地都重建起来了,当年和秦大哥,罗大哥打仗的地方已是一片青葱碧绿。

后来,我们到了扬州……花花世界,锦绣扬州,上次来的时候,几乎什么都没吃到,黑炭头带我逛遍了整个扬州,还找到了罗大哥。

他牵着女儿,在街边买拨浪鼓,原来公孙氏已经去世了,连我爹也没法救她,所幸在她去世前,给罗大哥留下了一个女儿。

那天恰好下大雪,我们在罗大哥家里喝酒,告别他的时候,在漫天风雪中,碰上了骑马来找他的秦大哥。

后来,我和黑炭头一起,走过了许多地方,路过千山万水,直到有一天我想回去了,这人间的繁华,又渐渐地看腻了。

我们在栾川白云山下住了下来,就在那个风光秀丽的湖边定居,种菜,读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黑炭头渐渐地老了。

我终于看见他老了的模样,其实还是很帅的,和我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

过了很久很久,到他掉了一颗牙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我好像也老了,不,我确实老了。

夕阳西下,湖边。

尉迟恭和吕仲明都老了,吕仲明有点不敢相信,老了以后会是这样的,他还在房间里照镜子,摸了摸自己的脸,他的脸上皱纹很少,但头发却已变得花白。尉迟恭在外头问:“你又在里面干吗!成天鬼鬼祟祟!快出来!”

吕仲明:“……”

“别这么啰嗦好吗?”吕仲明道:“你一天要念我多少次啊!”

尉迟恭笑笑,他的眉毛和头发都白了,但身材仍算不错的,皮肤也没垮,笑起来,鱼尾纹便挤在一起。

吕仲明搬了个小马扎过来,坐着与他一起看湖水。

又过了数年,尉迟恭已经很老了。

“仲明。”

有一天,尉迟恭突然问:“你还能回家去吗?”

吕仲明眯起眼,看着湖面,没有回答,尉迟恭暧了声,说:“仲明。”

吕仲明靠在他的身边,尉迟恭凑过来,笑道:“亲一个?”

吕仲明也笑了起来,侧过头,嘴唇与尉迟恭的嘴唇碰了碰,尉迟恭有点困,晒着太阳。

吕仲明:“敬德,你后悔过,当初没跟我去成仙吗?”

尉迟恭道:“现在这样……就挺好,你呢?”

吕仲明道:“我也觉得挺好,那天你知道我会变老以后,是不是很难过。”

尉迟恭缓缓点头,伸出手来,搂着吕仲明,让他倚在自己的怀里。

“没什么,没什么……”尉迟恭答道:“我知道你……心甘情愿,我知道我这辈子要,对你再好一点……我还记得,那首诗。”

“什么诗?”吕仲明问。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尉迟恭以沙哑的声音唱道。

吕仲明想起了那天月夜下,唐王府中,尉迟恭给自己唱的歌。

尉迟恭道:“仲明,你回家罢,别……陪着我一个老头儿了……”

吕仲明笑道:“现在说,太晚了,你看我都老成什么样了……”

不片刻,两人听见远处梆梆的敲竹子声响,吕仲明问:“喂,老头子。”说着摸了摸他的头。

“什么?”尉迟恭眯着眼,看吕仲明。

“要吃花糕吗?”吕仲明凑到他耳畔问。

尉迟恭点点头,吕仲明便起身,到房里拿钱,出去买花糕给他吃。

回来的时候,尉迟恭闭着双眼,静静地倚在榻前,吕仲明把花糕放在他的手里,尉迟恭的手还有点暖和,却已经不会动了。

吕仲明跪在榻前,把脸贴在他的膝上,轻轻揉着他的手指头。

那****月明千里,浩瀚大漠传来丝绸之路的悠扬笛声,尉迟恭站在唐王府高处,低头注视他,唱着刚从李世民处学到的情诗。

那****月明千里,尉迟恭独自坐在太极殿顶,朝千里之外,在扬州的吕仲明说着话。

那****月明千里,他们纵马驰骋塞外,草原风声如浪。

过了很久很久,吕仲明再站起来时,飞速恢复了少年的模样,唇红齿白,神采飞扬,双眼明亮。一身八卦袍飘飞,以袍袖一拂,袖里乾坤之术,收走了尉迟恭的三魂七魄。

唐高宗显庆六年,长安,凌烟阁。

吕仲明抱着一面画像,走上高台,站在明灯摇曳的凌烟阁前,数名老人转身,朝吕仲明投来复杂的目光。

一名年轻人身穿龙袍,站在香炉前,神色十分差异。

“吕……国师?”有人问道。

吕仲明微微一笑,把尉迟恭的画像放在他的位置上,朝众人行礼,一个老头子颤巍巍过来,说:“你还在人间……世民当年找了你许久……”

“药师兄,我这就回去了。”吕仲明答道:“后会有期,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的。”

吕仲明的身形在空中消失,淡于无形,唯余尉迟恭的画像,静静伫立于凌烟阁中。

千年之后,金鳌岛。

吕仲明站在后山桃花谷前,袍袖掠过,面前现出发着光的尉迟恭身形。

尉迟恭的魂体恢复了年轻时的模样,站在桃花树下,通天教主笑道:“恭喜尉迟将军证得大道。”

“愧不敢当。”尉迟恭答道:“生老病死,该当如是,仲明,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

吕仲明道:“再见,敬德。”

尉迟恭张开双臂,吕仲明走上前去,与他拥抱,双手回收之时,尉迟恭却化作光点飘散。

尉迟恭的灵魂伴随春风,犹如世界的光尘,散向金鳌岛下无边无际的浩瀚海洋。

大海中,群龙翻腾。

后山一声龙吟,吕布恰好睡醒了,化作金龙,懒洋洋地过来,吕仲明道:“快!爹!我要去找他!”

五爪金龙盘旋着飞向大海,追逐着那道光点而去。

百年后。

吕仲明开栅栏门出来,麒麟道:“又去找你的朋友吗?”

吕仲明嗯了声:“晚上不回来吃饭啦。”

吕布道:“少成天在外面吃乱七八糟的。”

吕仲明嘴角抽搐,说:“我没有!”

吕仲明化作金色麒麟,飞向金鳌岛下的大海,掠过海面,海中龙族纷纷翘首眺望,目睹金麒麟拖着金光飞过。

金麒麟落在一个小岛上,说:“喂!敬德!”

岛屿的山洞里,光芒闪了闪,金麒麟把脑袋凑进去,被推了出来,不死心地又把脑袋伸进去,又被推出来,如此反复几次,里面那只黑龙终于探出头来。

黑龙:“你能不能让我先刷牙?”

金麒麟哦了声,黑龙过了好一会才出来,收拾停当,一身龙鳞亮闪闪。金麒麟便爬到黑龙头上去,黑龙在诸多同族艳羡的目光中,载着金麒麟飞向天空。

“小兄弟,你怎么就这么喜欢来找我?”黑龙嘴角微微一扯,现出着不羁的笑容:“因为我有魅力?”

金麒麟道:“你相信有上辈子吗?”

黑龙想了想,说:“相信是相信,不过龙也有上辈子吗?”

金麒麟道:“如果有的话,你想知道自己上辈子是个啥吗?”

黑龙载着金麒麟,盘旋飞向金鳌岛。

皑皑白云,浩浩长空,天海一色,岛上桃花纷飞,飘向人间。

——国师帮帮忙·终——l3l4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