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6章 天骄争锋,谁主沉浮?(求订阅求月票!)

学院仲裁会。
宋宽议员将一枚徽章递给王腾,笑道:“王腾议员,以后大家就是同僚了,有空多聊聊。”
王腾接过徽章,看了一下,这徽章有着学院仲裁会的独有标志,同时上面还有着一颗星星,代表了议员身份。
如果没有星星,那便是普通的成员。
“多谢宋宽议员。”王腾冲着眼前这名青年抱了一拳,笑道。
“不用如此客气。”宋宽摇了摇头,解释道:“每个成为议员的人,都会分配到相应的管辖区域,监管那片区域内的所有年轻一辈武者,而你的管辖区域在这里。”
说着,他打开一幅星图,指向了其中一个位置。
“这是哪里?”王腾诧异道。
从星图上来看,似乎极为的偏僻,并非他所熟悉的星空疆域。
“幽浮疆域!!!”还不等宋宽开口,圆滚滚凝重的声音便骤然在王腾的脑海中响起。
“幽浮疆域?”王腾眼中露出一丝异色,他从圆滚滚的语气中听出了不对,问道:“这幽浮疆域有什么特殊之处?”
“王腾议员。”这时,宋宽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此地是幽浮疆域,你应该听说过吧,这里是所有一百三十六个人族疆域当中,最为混乱的一个疆域。”
“最混乱的疆域。”王腾心中一动,看了对方一眼,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
“王腾,他说的没错,这幽浮疆域号称最混乱的疆域,里面鱼龙混杂,武者不服管教,甚至连星空学院都不加入,简直是个烫手的山芋,一定是有人故意让你去监管这片区域。”圆滚滚道。
“有意思!”王腾目光闪烁,突然笑了起来。
“王腾议员,此地可不是寻常的疆域,你要小心啊。”宋宽见王腾居然还笑的出来,心中摇了摇头,还是提醒道。
“多谢宋宽议员提醒。”王腾感激道。
“不客气,不客气,只是这监管区域的决定,我们也无法改变什么,实在很抱歉。”宋宽道。
“我知道跟你们没有关系。”王腾淡淡笑道,他自然不会迁怒于对方。
宋宽见他这么说,心中也不禁松了口气。
“宋宽议员,我监管的是幽浮疆域的哪片区域?总不会是让我监管整个幽浮疆域吧?”王腾笑道。
“……”宋宽议员愣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这王腾议员想什么呢,就算是老牌议员,也很少能够独自监管一个疆域的,何况是他一个没有任何根基与助力的新晋议员。
“王腾你可真敢想。”圆滚滚也有点无语道。
“哈哈哈,我随便说说而已,谁知道你们居然当真了。”王腾笑道。
“幽浮疆域有个叫做五葬星的地方,你所监管的区域便是那里。”宋宽心中吐槽了一下,说道。
“五葬星!”王腾点了点头。
“关于五葬星的资料你可以回去查查。”宋宽叹了口气,同情的看了一眼王腾。
“好,我知道了。”王腾似乎从他的表情里面看出了一些什么,但也没有多问,只是点头道。
“那么,就请王腾议员在半个月内前往五葬星,切记不要耽误时间,否则后果……很严重。”宋宽提醒了一句,便说道:“那我就告辞了!”
话音落下,他的身影直接消失在了王腾的面前。
洪烈和安托万两位议员早已离去,他们似乎并不想和王腾有什么瓜葛。
王腾走出眼前这间办公室。
伍德议员在外等待,看到王腾出来,便问道:“如何?可确定了监管区域?”
“确定了!”王腾点了点头,说道:“幽浮疆域!五葬星!”
“……”伍德议员目光诡异的看着王腾,似乎夹杂着愕然,同情,还有一丝愤怒,极为复杂,沉默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道:“这些人还真是要把你往绝路上逼啊。”
“怎么,五葬星很恐怖吗?”王腾好奇的问道。
“距今为止,前往五葬星的议员,已经死了五个了!”伍德议员道。
“死了五个!?”王腾眼睛一瞪,顿时爆了一句粗口:“卧槽!”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宋宽议员不愿意多说了,很显然这五葬星不是什么善地,甚至可能在幽浮疆域这等混乱之地,都是极为恐怖的一个地方,不然怎么会死掉五个议员。
这五葬星比他想象中还要可怕的多。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位议员去了那边之后,无功而返,甚至被人废掉。”伍德议员又加了一句,让王腾的心继续往下沉。
“为什么会这样?”王腾皱眉问道。
“五葬星的情况比较复杂,三言两句说不清楚,我建议你自己回去查一下。”伍德议员沉吟了一下,说道:“另外,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推掉吧,我不建议你去那边,若是实在没办法,一定要去,最好请几个保镖,你一个人,而且还只是宇宙级,实力终究还是低了一些。”
王腾见他这么说,也不再多问,两人聊了几句,便各自告辞离开了。
对于这位伍德议员,王腾倒是没有什么恶感,对方其实已经帮了他很多次,至于上次青炎会的事情,人家没有出手,他也没有理由怪对方什么。
还是那句话,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王腾走出学院仲裁会,取出魔杀号宇宙飞船,朝着自己的庄园飞去。
突然间,欧内斯特,洪烈,安托万三人极为突兀的出现在了天空中,望着王腾离开的飞船。
“这次我看他还能不能活着回来。”欧内斯特声音阴沉的说道。
“欧内斯特,这次你丢人可是丢大了,我们要是再迟点出来,你可就不好收场了。”洪烈道。
“哼!你们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他背后是院长。”欧内斯特道。
“我们以为你知道。”安托万无辜道。
欧内斯特看了两人一眼,说道:“既然他背后站的是院长,我们将他发配到五葬星,院长会不会因此找裁决的麻烦?”
“不至于,院长和裁决已经协商过,王腾只要进了学院仲裁会,便要一切都服从学院仲裁会的规则。”安托万道。
“院长恐怕也是想要历练他吧,还真是看得起这小子。”洪烈道。
“他的天赋太妖孽了,连元穆都不是对手,甚至与他相差巨大。”欧内斯特皱眉道。
“元穆身怀裁决的星辰圣体,居然还不是他的对手,实在不可思议。”洪烈面色严肃道。
“是啊,所以才更不能放任他成长下去。”安托万道。
“呵呵,他要是安分一些倒也没什么,可偏偏要与我们过不去。”安托万摇了摇头,呵呵笑道:“但凡天才,都是骄傲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洪烈冷笑:“就让我们来当这一阵风吧。”
三人缓缓消失在原地,他们的话语没有外人听到,方才他们四周仿佛有一片场域,将一切声音都隔绝了。
暗流涌动,整个星空学院从来就没有平静过。
天骄争锋,谁主沉浮?
一切都要让时间去说话。
……
王腾回到了自己的庄园,将自己关进了修炼室。
“圆滚滚,调查清楚了吗?那五葬星到底是怎么回事?”王腾坐了下来,直接问道。
圆滚滚的身影在一旁浮现而出,面色严肃,而后小手一挥,调出了一张星空图。
在那星空图中,是一片极为陌生的星域。
其中极为显眼的是五颗巨大的星球,漂浮在星空之中,四周是一种类似宇宙尘埃一般,极为奇特的漂浮物,环绕着五颗星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环。
“这就是五葬星!”圆滚滚指着五颗星球,说道:“五葬星不是一颗星球,而是这五颗星球。”
“这五颗星球都是生命星球?”王腾诧异的问道。
“对,都是生命星球,这五颗星球环境恶劣,却孕育了许多强者,势力极为庞大,外人根本无法插手,这也是为什么学院仲裁会的议员无法在上面立足。”圆滚滚道。
“学院仲裁会的议员实力起码都是域主级,甚至界主级吧,难道五葬星有老一辈的强者出手?”王腾皱眉道:“他们连学院仲裁会都不怕?要知道学院仲裁会背后站着的可是星空仲裁会啊。”
“不,一切都在规则之内,这才是最棘手的地方。”圆滚滚道:“五葬星派出对付学院仲裁会的武者都是年轻一辈,天赋实力皆不下于学院仲裁会的议员。”
“这五葬星的年轻一辈如此强悍?”王腾惊讶道。
学院仲裁会的议员可都是星空学院的天骄武者,天赋实力绝对都是顶尖的存在,竟然会接二连三的败给五葬星的武者。
这不武道!
“对,可以这么说,五葬星的武者极为彪悍。”圆滚滚苦笑道。
“学院仲裁会为什么不派天赋更强的天骄去,我就不信,学院仲裁会找不出这样的天才。”王腾疑惑道。
“可能是因为五葬星太过偏僻,环境太过恶劣,那些天才不愿意去吧。”圆滚滚无奈道:“这就像是一块难啃的骨头,肉没多少,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王腾有点明白了,他这是被丢了块最难啃的骨头,别人都不想啃,只有他没选择,不啃也得啃。
一不小心,他还可能被这块骨头给噎死。
那些人,有点无耻啊。
没办法阻止他进入学院仲裁会,就用这种方法让他在五葬星折戟。
“如果我前往五葬星,他们会出动域主级,或是界主级武者吗?”王腾沉思了一下,问道。
“应该不会吧。”圆滚滚道:“主要是他们也不敢破坏规则,要维持这个平衡,如果不按照规矩来,学院仲裁会肯定要派强者前去镇压的,这关系到学院仲裁会的脸面问题。”
“不过暗地里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毕竟这些东西是查不到的。”
王腾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你把五葬星的势力分布跟我说说,我也好有个准备。”
“你真的要去?”圆滚滚道。
“去,当然要去。”王腾淡淡笑道:“他们想让我死在五葬星,我偏要收服五葬星给他们看。”
“以后这五葬星就是我的势力地盘了,你不是说五葬星的武者都很强大,很彪悍吗?若是将其收服,对我岂不是更有利。”
“那些老牌议员都有着各自的势力,而且发展了很多年,我想要尽快赶上,这样的地方无疑更适合我。”
“呃……”圆滚滚看他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禁有些无语,说道:“你连自保都还没做到,就想收服五葬星,是不是想太多了。”
“哈哈哈,就是因为困难,才更有挑战性,我喜欢。”王腾道:“你就等着看吧,不把这五葬星收服在我麾下,我王腾两个字倒过来写。”
“行吧,你有信心就好。”圆滚滚道:“你要不要找几个强大一点的武者跟你一起去保护你的安全?”
“嗯嗯嗯……我觉得吧,还是要的。”王腾沉思道。
圆滚滚:→_→
王腾:(= ̄ω ̄=)
……
圆滚滚刚刚将五葬星的势力分布跟王腾讲述完,便有人找了过来。
“潼恩,她怎么来了?”王腾从光幕中看到来人,诧异道。
“应该是来给你道贺的吧。”圆滚滚笑道。
“让她进来吧。”王腾吩咐了一声,又道:“算了,还是我自己去接她吧。”
潼恩好歹是学姐,他也不能过于怠慢。
来到门口,将庄园大门打开,把潼恩迎到了客厅,王腾才开口问道:“学姐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
“喏!”潼恩开门见山,直接拿出一个玉盒道:“给你送礼来了,我姐姐知道你成为议员,特地让我带着礼物来恭喜你。”
“你姐姐?”王腾诧异道。
他知道潼恩的姐姐是星空女神榜上的存在,名气不小,居然会关注他一个新人。
“对啊,怎么样,我姐姐都在关注你,是不是在心里偷乐?”潼恩朝他挤了挤眉毛,揶揄道。
“还行吧,我这么帅气,天赋又这么好的人,已经被关注习惯了。”王腾淡淡道。
“嘁!”潼恩翻了个白眼,这家伙脸皮真厚!(未完待续)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