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三十章 救了你一命

2022-05-20 << 上一章 下一章 >> 56


陆隐赞叹:“九天之变果真神奇,能让我战力蜕变,而最后一天的那一剑,就来自无为,不过我还没补足,需要无为帮我补足。”

  “你的九天之变,哪里来的?”御桑天终于问了,更恶心的是始祖都会,那无疆上其他人是不是也会?想到这个,他就有些憋闷,有种被人当傻子的感觉,还是很多人。

  自与无皇一战到现在,无数人猜测陆隐与无皇的九天之变来自哪里,御桑天当然也不解,这是超出他意料之外的事,若非九天之变,陆隐凭什么化解他的一念永恒。

  而今他终于问了。

  陆隐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为什么对如沐出手?”

  “别跟我说是不想让我去御神山,御神山入口在天外天周围,如果你真不愿我去,完全可以封闭,没必要特意杀去无疆对一个如沐出手。”

  御桑天挥手,岚一怔,退开。

  在岚退去后,御桑天才道:“我救了你一命。”

  陆隐不解:“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九天之变,你不说,我就不问,你想要无为,可以,用十三天象来换。”

  陆隐走了,御桑天让岚退开,只是为了不让她听到那一句话。

  如沐的事太古怪了。

  陆隐走出天外天,忽然回头看向明日兽,目光落在明日兽手掌上。

  就在来天外天之前,如蚕到了百草域,接走了已经成为活死人的如沐,并留给陆隐一句话,御神山欢迎他。

  这句话彻底打破了如沐之前说的所有。

  如沐说御神山不愿让他去,所以她才推算御神山入口,但如蚕却说御神山欢迎他,这话不是如蚕的意思,必然是如家家主如过的意思。

  一个如沐,一个如过,表达出了两种意思。

  陆隐总感觉如过在点他,而如沐在成为活死人前,留下的唯一有价值的信息就是明日兽手掌。

  第一次听到御神山入口会出现在明日兽掌心的时候他就奇怪,入口怎么会出现在那,而今,如家带来的话如同一根线,将明日兽手掌与如沐想要做的事联系起来。

  陆隐目光落在明日兽手掌之上,看去的一眼,寒意笼罩全身,他仿佛看到一双眼睛盯着他,谁,御桑天?

  为什么突然盯着他?因为明日兽手掌?

  陆隐下意识目光上移,看向明日兽面部,仿佛刚刚看向手掌那一眼是无意的。

  从来没有这般惊人寒意,究竟是不是御桑天?陆隐也不确定,他盯着明日兽面部看了良久才离去。

  至始至终没有再看一眼手掌,连余光都没有。

  不过心中已经确定,明日兽的手掌,有问题。

  这或许就是御桑天对如沐出手的原因,她说了某种忌讳。

  …

  昏暗的天空,原本一如往常,但随着虚空裂开,一道道剑光落下,大地崩溃,响起无数人哀嚎。

  自裂开的虚空走出一个个修炼者,为首之人来自三十六域林羽门,为五林强者。

  他居高临下望向大地,面色冷傲,带着嘲弄与后怕:“还真有一批藏着的,动手,记住,别杀,尽量抓活的。”

  大地之上站着无数人,这里有城池,有帝国。

  随着修炼者杀来,那些人迷茫,这个平行时空原本的修炼者并不强大,达到漫步星空已经被看做半神,然而杀来的修炼者,在他们看去,都可以漫步星空。

  怎么有那么多半神?

  帝国被一分为二,曾被帝国视为禁地的领域四分五裂。

  一个个意识生命面露狰狞,杀。

  五林强者嘴角弯起,望向远方,那里,是这片陆地帝宫之内,那位端坐于高位之上的男子抬头:“为什么能找到这里?”

  “你会有答案的,星光级意识生命竟然有五个,你是我的了。”

  …

  灵丝切割虚空,将一排飞船拦腰斩断,火花四射。

  天工域宗师级强者收回灵丝,眼中带着炙热望向远方,果然有很多意识生命。

  远方星球,一道道光束射向星穹,被灵化宇宙修炼者抹消。

  北山域山主亲自出手,他要给北山域弟子抓更多意识生命,而这个平行时空竟存在相当于灵法层次意识生命,这个,他要了。

  …

  陆隐透露了五个平行时空意识生命给天外天,相比藏在灵化宇宙的所有意识生命,他也不知道是多少,但这个代价足够让灵化宇宙对无疆放下戒心。

  他来到了一个平行时空,望着远方无数意识生命与修炼者厮杀,转身进入一座银色的建筑,一步步走向里面。

  每一步,都有涟漪荡漾而出,如同踩在了时空脉络上,将这方平行时空,完全囊括。

  建筑最深处,有人大笑,手里拿着纸片贴在另外三人头上:“你们又输了,哈哈哈哈。”

  此人身穿秀满鲜花的外衣,颜色艳丽,很是显眼,脸上布满笑意。

  另外三人彼此对视,目光闪烁,不时看向脚下。

  涟漪荡漾,他们想撕裂虚空离开,却做不到。

  “大人,他来了。”一个头上贴着五张纸的男子忐忑道。

  那个身穿鲜花外衣的男子摆手:“别在乎,再来一局,别让我,谁让我,我宰了谁。”

  “大人,先解决外敌吧,这个人类气息很恐怖。”又有人道,是个女子,脸上毫无血色。

  玩游戏?他们连坐都坐不住了。

  身穿鲜花外衣的男子翻白眼:“没出息,一个人类把你们吓成这样,滚吧。”

  三人如蒙大赦,急忙逃离。

  迎面,陆隐已经到来,看着三人,目光越过他们,看向里面,那个身穿鲜花外衣的男子自顾自摸着纸牌,喃喃自语着什么。

  三人不敢与陆隐对面,转身就逃。

  陆隐没追,这三个都是星辰级意识生命,相当于祖境,正好留给灵化宇宙。

  他可以吸收普通意识生命,那些意识生命不会被灵化宇宙强者看在眼里,弱小的修炼者对陆隐毫无意义,反倒是那些强大意识生命,需要放回去,让灵化宇宙强者修炼,正好成为他的眼线。

  没几步,陆隐来到房间外,看向里面。

  那个身穿鲜花外衣的男子抬头,看向陆隐,露出灿烂的笑容:“玩一局?”

  陆隐点头,坐到他对面:“怎么玩?”

  “简单。”他抽出一张纸牌,纸牌右上角数字从一到九变幻不定:“轻点纸牌,数字定格,谁的数字大谁就赢,赢的人可以把纸条贴在输的人脑袋上。”

  “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意思?”

  陆隐感兴趣:“有意思,不过我为什么要跟你玩?”

  男子笑道:“你是来抓我的,如果你能连赢我十局,我跟你走,绝不反抗。”

  男子正是十三天象之一-的花满衣。

  对于花满衣,陆隐并不了解,此前闭关三个月,他摇到骰子六点的次数也有五次,其中有一次恰好融入这片平行时空意识生命体内,这才知道花满衣所在,否则找也找不到。

  之前融入的意识生命只知道有两位十三天象来了,具体在哪并不清楚。

  只能说这个花满衣倒霉。

  陆隐同意了:“好,那就玩吧。”

  花满衣目光一凛:“不过,如果我赢了,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一局一个问题。”

  “不公平。”

  “公平,我可是没打算反抗,只看游戏。”

  陆隐嘴角弯起:“可以,来吧。”

  花满衣雀跃,纸牌悬浮半空:“你先还是我先?”

  “你先。”陆隐道。

  花满衣一指点出,纸牌右上角,数字停下:“七,哈哈,你只有两个数字能赢。”

  陆隐一指点出:“八,不好意思。”

  花满衣脸皮一抽:“再来,五,你。”

  “六,不好意思。”

  “再来,八,你来。”

  “九,实在不好意思。”

  花满衣一连懵,见鬼似的打量陆隐:“你这家伙不会作弊了吧。”

  陆隐耸肩:“彼此彼此。”

  花满衣大怒:“你还真作弊了,这是游戏,要公平,不算。”

  陆隐好笑:“意识波动可以控制数字,你跟他们玩就没控制?”

  花满衣怔了怔,无语看着陆隐:“到底你是十三天象还是我是十三天象,怎么感觉你的意识还要超过我?”

  陆隐在无为记忆中并没有花满衣,这个花满衣是无为被抓后才成为十三天象的,与暴岐,梦桑天成就桑天一样,时间并不长,当然,那只是相对无为。

  花满衣成为十三天象的时间应该介于天元宇宙天上宗破灭与道源宗九山八海崛起之前,具体哪个时间段就不知道了。

“算你狠,行,再来。”花满衣一指点出,纸牌右上角数次停下,九。

  他得意看向陆隐:“怎么样,让我先来,这就是后果,你赢不了,最多平局。”

  陆隐看着他:“那就费点劲,你可以反抗。”

  花满衣凑近陆隐:“你怎么找到我的?”

  “你还没赢。”说着,陆隐一指点出,最终,纸牌右上角数字不断跳跃,两个数字跳跃,就是不停下,看上去就跟双位数一样。

  陆隐看向花满衣:“我赢了。”

花满衣陡然出手,意识轰向陆隐,陆隐巍然不动,任由意识轰击,抬手,一掌打出,绝对的力量泯灭虚空,将花满衣半个身子打碎。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