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三十二章 意天阙

2022-05-21 << 上一章 下一章 >> 64


梦桑天不是无皇,他没有兽形灵蜕的暴躁,更像是充满城府的人。

  仅仅对视一眼,他便朝着里面走去。

  忽然的,他停下,看向另一个方向,那里,站着始祖。

  梦桑天目光一闪,就是此人,让他忌惮。

  万兽疆那一战,是此人第一个识破他的入梦,否则给他时间带走老蝾螈,不至于被无皇追那么久。

  此人的威胁不在那位陆桑天之下。

  永恒大人说过,此人,才是天元宇宙曾经的第一高手。

  无疆之上除了那些高手,还有天元军,机甲,黑色能量源使用者等等,一个个看似普通修炼者,但都能发挥祖境破坏力,一旦爆发,将不可想象。

  而所有人都不知道,无疆地底还存在游尸。

  陆隐给了银足够的时间,现在那些游尸战力有多高,哪怕无法媲美曾经的骨舟,也差不了太多了。

  如今的无疆,如果与灵化宇宙完全开战,足以给灵化宇宙天大惊喜,尤其开了九天之后。

  不是刚开始来的时候那般容易拿捏。

  唯一真神说得对,给陆隐时间的都没好下场。

  收回目光,梦桑天走向无疆深处,来到观雨台。

  淅沥沥的小雨滴落在青石板上。

  陆隐背对梦桑天,任由雨水滴落,感受着这份凉意。

  “你胆子不小,敢登无疆,不怕把你留下?”

  梦桑天看着陆隐背影:“你若想抓我,也不会等到现在。”

  “天元宇宙时间倒流,在那倒流的时间中,你在无疆留下过血债。”陆隐声音冷漠。

  梦桑天皱眉,忽然想起刚刚那个灵祖:“彼此立场敌对,没有对错之分。”

  “是啊,没有对错之分,希望一会你走的轻松点。”陆隐淡淡道。

  梦桑天语气低沉:“我带来了永恒大人的话,你的目的,他知道。”

  陆隐依然背对着他,看向远方。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重新掌握优势,这个优势灵化宇宙完全不知,但他可以让灵化宇宙知道。”

  “条件。”陆隐开口,要说能看穿他目的的,只有永恒了。

  就连他身边这些人也不是都知道他可以融入别人体内。

  这个秘密一旦公开,御桑天必然能猜到他传播意灵战技的目的,那他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优势的存在就是为了拉开距离,但这个优势无法与永恒拉开距离。

  永恒要把灵化宇宙变为他们的第三战场,如今看来,倒是越来越接近了。

  梦桑天其实也不知道陆隐做了什么,他只是个传话的:“詹言。”

  陆隐没有犹豫:“可以,找个时间,我把詹言给你。”

  “现在不能给我?”梦桑天反问。

  陆隐回头,好笑看着他:“别说你能不能轻易走出无疆,外面那个女人可盯上你了。”

  梦桑天皱眉,他知道陆隐说的是谁,九仙。

  不知道为什么,九仙突然盯上他了,就这么跟着他,不管他走到哪,这段时间都跟着他,让他都不能与永恒汇合。

  他也问过九仙为什么盯着他,九仙笑眯眯说要请他喝酒,但纠结喝哪种酒,所以先跟着,等想通了再请他喝。

  这个答案让梦桑天很想给她一下子,白痴都知道是敷衍。

  但他自问没得罪过九仙,就连永恒大人都不知道九仙为什么盯上他。

  再怎么说,九仙都是桑天,而且成就桑天的时间比他早得多,单挑,他未必是对手,想避开也不容易,很憋屈。

  “不甩开她,你觉得能带走詹言?”陆隐不屑。

  梦桑天无奈:“我会给你时间与地点。”说完,转身就走。

  陆隐站在原地,眉头蹙起。

  他忘了永恒,这家伙居然看穿了他的目的,有这么一个熟悉的对手真麻烦。

  永恒要詹言是为了补足因果。

  众法之门的钥匙其实就在永恒手里,只要从自己这带走詹言,这份因果就被他补足了,自己无法通过因果给他造成伤害。

  此刻,陆隐体会到了御桑天的感觉,被人拿捏住把柄,感觉很不好。

  自己感觉不好,永恒也别想好过。

  另一边,梦桑天走出观雨台,想撕裂虚空直接离开,同时避开九仙,毕竟九仙无法跟到无疆内。

  在外面,九仙已经数次阻止过他直接撕裂虚空离去,让他恶心。

  突然地,金色长棍自远方捅来,梦桑天避开,惊异望去,是斗胜天尊。

  “无疆有规矩,怎么来的,怎么出去。”斗胜天尊握紧金色长棍,咧嘴一笑,眼中尽是战意。

  梦桑天目光闪烁,环顾四周,一个个无疆高手盯着他,他如果想强行撕裂虚空离去,这些人不会留手,他要单挑整个无疆。

  单挑无疆,即便陆隐不出手,无皇也都没把握,更不用说他了。

  无奈,梦桑天一句话不说,沉默的朝无疆外走出。

  沿途,星蟾嘲讽:“堂堂桑天,怂货。”

  策妄天挑衅:“我看那个拿棍子的不顺眼很久了,梦桑天,能不能帮忙揍他一顿?”

  斗胜天尊扛着金色长棍:“来啊,我也看我自己不顺眼很久了。”

  梦桑天始终沉默,走出了无疆,从头到尾都没回过话。

  这一幕被御善还有之前加入无疆的灵化宇宙修炼者看在眼里,一个个目瞪口呆。

  堂堂桑天,来无疆这么委屈?跟小媳妇一样,被挑衅了都不敢说话。

  这就是无疆,太可怕了。

  御善呼出口气,是啊,这就是无疆,唯有这样的无疆才能让御桑天忌惮。

  林中,力兽与虚妄对梦桑天背影点了个赞。

  走出无疆,梦桑天也松口气。

  无疆之上,他自认一对一能稳赢他的只有陆隐与那个曾经的天元宇宙第一高手,其余即便再厉害,他都有信心可以胜,但人家数量多,架不住。

  他有种曾经去万兽疆的感觉,不,比那更严重。

  刚离开无疆,梦桑天转头,那里,九仙猛灌一口酒,擦了擦嘴,对他一笑。

  梦桑天深深看了一眼,走了。

  九仙立刻跟上。

  无疆,陆隐来到角落,无为就在这,而不远处是始祖。

  见陆隐过来,始祖离开。

  陆隐看向无为,什么都不问,也不说,一步踏出,距离五米,融入。

  下一刻,视线变换,陆隐看到了自己,同时也看到了无为庞大的记忆。

  他直接想上苍之剑,紧接着,关于上苍之剑的记忆开始读取。

  一段时间后,陆隐意识返回体内,回忆着刚刚读取的记忆。

  上苍之剑,来自意天阙。

  意天阙是意识宇宙最神秘古老之地,没人知道意天阙的来历,只知道当他们有意识的那一刻,意天阙已经存在。

  无为已经算是意识宇宙较为古老的生命了,十三天象中,足以排的上前几,即便如此,对于意天阙都没有任何来历认知。

  上苍之剑便是来自意天阙,而十三天象这个名称,同样来自意天阙。

  唯有被意天阙承认,才可被其余十三天象承认,成为新的十三天象。

  在无为记忆与猜测中,关于意天阙的记忆还引出了一个人,御桑天。

  意识宇宙十三天象一直怀疑御桑天不断杀去意识宇宙,想要找到意壤之地,不仅仅是为了扫灭十三天象,更是为了意天阙,尽管御桑天从未表露过知晓意天阙的存在,但他们就是有这种猜测。

  否则凭御桑天的实力,未必不能真的横扫整个意识宇宙。

  至于重启意识宇宙也不在话下。

  陆隐看到了无为记忆中关于意天阙的画面,不过这是无为的记忆与经历,每个十三天象自意天阙得到的传承都不同。

  他都心动了。

  同时,他也猜测,十三天象有把握在意壤之地伏杀御桑天,是不是在意天阙得到了什么。

  他忽然对夜梦感兴趣了,既然夜梦主动被抓来灵化宇宙实行这个计划,代表他必然知道些什么。

  无为来灵化宇宙太久,对意识宇宙的记忆太遥远,尽管如此,陆隐还是了解了很多意识宇宙的情况,包括那最古老的十三天象。

  不过记忆归记忆,这是无为的记忆,不能真的代表什么。

  就像陆隐此前也不知道御桑天隐藏了一念永恒这种神化序列手段,他还隐藏了什么没人知道,除非能融入他本人体内。

  意识宇宙十三天象,最古老的那个,哪怕不是御桑天对手,也拥有对抗御桑天的实力,以无为对其记忆的感触,陆隐估摸着与自己实力差不多。

  陆隐不断读取无为记忆,数日后,他头昏脑涨,无为存活了太久,记忆太磅礴,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很枯燥,这种枯燥的感觉也通过记忆传给了陆隐,让陆隐压着一口气,不得不把无为压入点将台地狱,他需要出去透透气。

陆隐离开无疆,去了大全域,看能不能找出易商,虽然可能性极小。

  来到大全域,意识扫过,易商果然不在。

  而大全域内,交易的意识生命不少,现在意识生命已经成为最受欢迎的商品,有价无市。

  陆隐后悔了,应该再提一个条件,所有意识生命成交价,他要抽一成,御桑天肯定会答应,相比隐藏起来的意识生命威胁,区区的灵种他并不在意。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