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三十三章 墟园

2022-05-22 << 上一章 下一章 >> 36


尽管灵化宇宙知道陆隐搜集灵种的目的,但他们认为总有一天,这些灵种会回归意识生命,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这一点他们很有把握,能用灵种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试问哪一位桑天做事可以被灵种解决问题?

  之前伏河之源一战,总商会开的盘口盈利的所有灵种早已送去无疆,被陆隐放入心脏处星空陆地,那里的液体不断扩大。

  梦桑天那边很快会给出时间与地点,陆隐时间不多了,他必须尽快找到易商。

  没办法,继续摇骰子。

  一指点出,看着骰子缓缓旋转,陆隐目光深邃。

  很快,两个月时间过去,陆隐摇到数次六点,却就是找不到跟易商在一起的那个意识生命,没办法,他只能继续摇骰子。

  现在谁也找不到易商,易商知道自己在找他,肯定躲起来。

  之前数次找到他,已经让他相当警惕。

  通过意识生命找到易商所在,这一点超出了灵化宇宙认知,否则易商不可能不怀疑他身边的意识生命,倒不是他蠢。

  陆隐找不到易商,只能拖延梦桑天带走詹言的时间,办法很简单,让九仙盯得更紧一点。

  他给九仙的条件就是让她多了解永恒。

  九仙也不知道为什么陆隐让她盯紧梦桑天,不过这原本就是她要做的。

  梦桑天有苦难言,既不能与唯一真神汇合,也不能带走詹言,只能想办法摆脱九仙,但九仙比想象中难缠。

  他想过把九仙引去唯一真神那里,以唯一真神的实力肯定能击溃九仙,但唯一真神没同意,九仙的目标肯定不是梦桑天,既然不是梦桑天,就很有可能是唯一真神自己,唯一真神自然不同意。

  现在还不是他露面的时候。

  就这样,梦桑天被九仙追了好几个月,就这么盯着,什么话都不说,那壶酒就跟永远喝不完一样。

  而陆隐终于在数月后的一日,看到了熟悉的光球。

  他深深记住了跟在易商身边意识生命光球的亮度与大小,找了那么久,中间还特意去找个平行时空补充了一下意识,终于找到了。

  陆隐意识冲过去,融入。

  眼前,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詹前顾后,这里是,众法之门?

  记忆涌入,陆隐保持一个姿势,动也不动,防止被不远处的易商察觉异常。

  他没想到易商竟然躲在众法之门,詹冥真是铁了心跟他合作。

  如果光因为总商会提供序列之基材料,应该不至于这样,詹冥又不蠢,易商即便不是桑天,以他的实力还是要躲避,代表追他的人实力极强,放眼灵化宇宙也没几个,一猜就能猜到自己。

  面对自己的压力,詹冥还把易商藏在众法之门,要么认为自己不可能知道此事,要么就是易商有值得他冒险的代价。

  意境和天手的下场,灵化宇宙谁不知道,而伏河之源一战后,除了御桑天,灵化宇宙已无人可以挡住自己,这种情况下还敢接纳易商,陆隐更倾向于后者。

  易商,或许有着让詹冥不得不保下的价值,这个价值,陆隐能想到的只有众法之门的钥匙。

  易商能躲在众法之门,让陆隐九成确定,他已经得到了钥匙。

  这里是墟园,一群老家伙等死的地方,也可能有些老家伙已经死了,只不过没人知道。

  詹冥还是很谨慎的,让易商冒充一个已经死去,外界却不知道的老家伙在墟园内,如果不是陆隐恰好融入意识生命体内,根本不可能知道。

  墟园,相当于墓园,这里是一座座坟墓,彼此相隔遥远,但对于修炼者来说,尤其强者,这点距离相当于没有。

  意识生命可以看到远处一座座坟墓,并不荒芜,有些坟墓前还有祭拜过得痕迹。

  墟园可以祭拜?明明有些老家伙还没死。

  “老扎头啊老扎头,你说你到底死没死,回个话啊,装死这套对我没用,你可是答应把传承功法给我的,为了你,我跑断了腿,寻找大半灵化宇宙,虽然没能找到你后人来祭拜,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说你这么装死,太缺德了。”

  “要死也得先把传承功法给我再死啊,何必呢?何苦呢?你又没后人,把功法带进棺材有意义吗?”

  “不回我?行,你等着,以后每天我都来跟你聊聊,还有,你后人那边我还会托人找,就不信找不到了,你给我等着…”

  墟园内的老家伙生死,詹前顾后这个扫墓人并不知道,所有人都以为扫墓人应该知道。

  其实那些老家伙临死前都会被詹冥亲自接走,记下他们最后的愿望,这是对这些人的尊重,他们为了制作序列之基而死,等于是为了灵化宇宙而死,这份贡献不可谓不大。

  生与死,唯有詹冥一人知晓。

  詹前顾后在易商坟前说了很多,坟墓内,易商平静坐着,并不受打扰,在这里他才有安心的感觉,就算那位陆桑天找来,有众法之门拖延,他也可以离去,不至于一下子被找到。

  陆桑天再厉害也不可能瞬间打穿众法之门来到这里。

  这里可是墟园,众法之门的地盘。

  “喂,你们几个,还没完?时间到了。”詹前顾后忽然大喊,朝着一个方向。

  那里,相隔好几个坟墓前,五个人跪在墓前说着什么,四男一女,两个男子年龄很大,白色眉毛都快挂到地上了。

  听到詹前顾后催促,几人连忙行礼:“还请稍等,或许老祖尚未听见我等的话。”

  詹前顾后翻白眼:“别麻烦了,你们那位三老祖早就死了,我想想,应该是十年前吧,那时候我们打了最后一个赌,赌无疆能撑多久被围杀,那时候无疆刚到灵化宇宙,不断犯禁,我被家主安排盯着那位陆桑天,临走前一批老家伙跟我打赌。”

  “结果这老家伙输了,我这次回来跟他要赌注,老家伙没回应,应该是死了。”

  “不可能,老祖大限还没到。”四个男子中,那个明显年龄最小的喊道。

  詹前顾后摇头:“人死如灯灭,不是大限到了才会死,这里的老家伙,谁没个旧伤?越老,身体越撑不住,死了很正常。”

  “小子,诅咒谁呢?”遥远之外传来轰鸣。

  詹前顾后看向远方:“老家伙,我看你也差不多了吧,赶紧的,结了赌注,还想赖账不成?”

  “咳咳,咳咳咳咳。”

  “喂,少装死,快结赌注。”

  “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

  四周此起彼伏不断响起咳嗽声,在这墟园极为阴森,那几个祭拜之人脸都白了。

  詹前顾后大喊:“都给我装死是吧,你们这些老家伙谁不欠我点东西,有点尊严,有点道德,快还给我。”

  “咳咳咳咳…”

  墟园诡异的热闹起来。

  那几个祭拜的人看着这一幕都懵了。

  这时,他们面前的坟墓忽然裂开,将那个距离最近的男子拽进去,也就几秒钟,男子又被推出来,詹前顾后光顾着大喊大叫,压根没发现。

  另外几个祭拜之人看着男子,目光激动。

  男子使劲点头,颇为振奋。

  几人松口气,那两个眉毛都快挂在地上的老者对詹前顾后喊:“既如此,那我们就走吧,不打扰各位前辈安歇。”

  “老家伙,怎么说话的,谁安歇了?我看你这样子,抓紧时间埋这还能讨个好位置,走什么走。”

  “就是,比我旁边那家伙的爷爷都老。”

  “混账,你以为老夫听不到?老夫还没死。”

  “哈哈,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早死了。”

  “哼,老夫还要为御桑天大人战意识宇宙亿万年,在这里不过是修养片刻,与尔等不同。”

  “你去你的。”

  “你去你的。”

  “去你+的。”

  “谁,谁又在骂老夫?别以为老夫听不出来。”

  詹前顾后捂住耳朵,赶紧带几人撤了,这些老家伙吵起来几天都没完,像是要证明谁能活得久一样。

  与此同时,陆隐早已让意识回归,陷入沉思。

  怎么才能把易商揪出来?不容易啊。

众法之门,七大势力之一,算是人形灵蜕最具底蕴之地,尽管那些等死的老家伙并不属于众法之门,也不会听从詹冥的命令,但如果有外人打上众法之门,那些老家伙不会坐视不理,毕竟他们既然愿意为序列之基牺牲,就不可能让人破坏众法之门这个制作序列之基的地方。

  而且詹冥坐拥这么多老家伙,有的是办法让这些老家伙出力,不管是交易还是什么,就连詹前顾后这个小小的扫墓人都能跟那些老家伙交易。

  众法之门对外看似没怎么争夺过什么,实则它的影响力远超旁人想象。

  谁家不会有老祖去众法之门?一旦进去了,总会被众法之门钳制。

  这也是陆隐一直没有擅动众法之门的原因。

  动了万兽疆,尚且引出不少兽形灵蜕强者,众法之门更不用说,那是灵化宇宙的根基所在。

  陆隐没信心冲入众法之门抓出易商,先不说易商本身实力怎么样,众法之门就不可能任由他出入,打进去也会给易商反应时间。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