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三十四章 十七

2022-05-22 << 上一章 下一章 >> 39


众法之门本身也并不差,詹冥的实力不能代表整个众法之门,传闻,排名第一的序列之基,就在众法之门。

  来硬的是不行了,但易商,自己必须揪出来,找出那第三把钥匙。

  九仙未必能再盯着梦桑天多久。

  不久后,陆隐找来老韬:“我要进众法之门,不被人发现。”

  老韬一愣:“众法之门?当家的,他们得罪您了?什么时候?”

  “没有,只是想进去。”陆隐道。

  老韬头疼:“众法之门可不容易进,不想暴露身份,可即便桑天都难以在众法之门内不暴露,那里有专门识别身份的灵宝阵法,据说是詹家自己的灵宝天师布置,一代一代的加强。”

  “众法之门那么大,墟园也被笼罩了这种灵宝阵法?”陆隐问,那这代价就有点大了。

  老韬惊讶:“当家的要去墟园?”

  陆隐点头。

  老韬松口气:“那就没那么困难了,众法之门最难进的是制作序列之基的地方,曾经詹家得罪了无皇,无皇都没能第一时间打进去,被詹家联合序列之基拦下,其次就是詹家所在,而墟园是最不被守护的地方,因为那里等死的老家伙本身就是最强的守护。”

  陆隐道:“我不想第一时间被那些老家伙发现,要从里面抓走一个人,还需要时间布置下陷阱。”

  老韬好奇:“谁能让当家的这么费心?”

  以陆隐当前表现出来的实力,即便桑天层次高手都未必能在他眼前逃离,根本不需要布置什么陷阱,墟园内有这么可怕的强者存在?

  陆隐没有回答。

  老韬想了片刻:“祭拜。”

  陆隐挑眉,想起了刚刚看到的一幕。

  老韬看着陆隐,恭敬道:“唯有祭拜,才会有时间,可墟园很大,当家的要布置的陷阱有多大?那里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个老家伙,难保不会被发现。”

  陆隐嘴角弯起:“詹前顾后你知道吧。”

  “墟园的扫墓人,实际上是詹冥的儿子,詹冥一直藏着这个消息,就是不希望詹前顾后太引人注目,太危险,包括詹前顾后自己都不知道此事。”

  陆隐诧异:“他是詹冥的儿子?”

  老韬点头。

  陆隐明白了,怪不得这个詹前顾后可以扫墓。

  要知道,扫墓人跟那些老家伙最亲近,时不时可以从那些老家伙那得到点什么。

  这个詹前顾后年纪不大,实力却不凡,否则当初也不够资格代表詹家盯着自己,要知道,当时能盯着自己的都是强者,哪怕有小辈出现,后面也有强者跟随,唯有詹前顾后是一个人。

  詹冥为了自己的儿子,倒是瞒的不错。

  詹前顾后自己都不知道,这么说,詹言也肯定不知道,对了,詹言离开灵化宇宙的时候远远早于詹前顾后出生的时间。

  “给我找詹前顾后派出去的人,他们应该在寻找某个老家伙的后人,我的身份,就是那个老家伙的后人。”陆隐下令。

  很快,老韬联系上了天手,要论情报,天手最快,尽管天手与陆隐有大仇,但陆隐把他们打的太狠了,以至于天手不敢违逆无疆的任何命令,还必须保密。

  要想让一个人听话,要么给足利益,要么给足拳头,就这么简单。

  天手速度很快,不过半个月,消息就传来了。

  “找到了?”陆隐诧异。

  老韬道:“是,詹前顾后确实派人散布在灵化宇宙寻找一些人,当天手找到詹前顾后的人时,詹前顾后的人也找到了他们要找的人,几乎同时找到,不过我已经让天手制造意外,带走了那些人,詹前顾后的人并不知道,他们在追。”

  陆隐点头:“好,那就跟那些人汇合吧。”

  …

  战舟朝着远方飞去,这是一艘小型战舟,在灵化宇宙,这样的战舟很多,相当于天元宇宙的飞船。

  舟域常年接到最多的订单便是这种小型战舟,不具备跨越宇宙的能力,却能在灵化宇宙安稳飞行。

  战舟有好几层,此刻,不少人在清洗地板,血渍被冲刷,显然,刚刚尽力过一场大战。

  星际盗匪并不是陌生的名词,只要有人在星空穿梭,就会诞生这类人,专门劫掠战舟,每一艘战舟搭载的人数极多,一旦成功,他们可以很久很久不用做。

  这艘战舟很小,一看就是搭载散修甚至普通人的,穿梭三十六域,这样的战舟最适合那些盗匪劫掠。

  刚刚就经历过一场厮杀。

  战舟第二层甲板上升起了火,这种火对战舟毫无伤害,只是很普通的火焰。

  火光摇曳,映衬在周围几人身上。

  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厮杀,战舟上就他们最厉害,算是保护了整艘战舟,因此可以独享第二层。

  一共五人围坐在火焰旁,居中是个老者,抽着烟袋锅子,不时咳嗽两声,享受般的吐出口气。

  老者旁边是两个青年男子,一个体型壮硕,面带笑意,很是憨厚,另一个面无表情,擦着刀锋。

  对面一男一女,女子样貌普通,皮肤偏黑,低头捣鼓着什么。

  旁边的青年平静坐着,出神看着火光。

  “好了,给。”女子递给旁边青年一个药罐,药罐内是已经磨成膏状的药。

  青年接过,疑惑看着女子。

  对面,老者将烟袋锅子拍了拍鞋底:“别小看它,那是我们无意间采摘到的某种灵药,试验多次,就这种方法最适合外伤,由于灵药没多少,就我们这些人用,没必要弄得多好看,对吧。”

  青年点点头,默默将膏药涂在伤口上。

  女子抿嘴:“要不,我帮你抹吧。”

  那个擦着刀锋的青年抬眼,看向他们。

  “不用,我可以。”青年说了一句,自顾自抹着药膏。

  老者笑了笑:“小哥,说起来,你已经救过我们两次了,萍水相逢,这么做实属不易啊。”

  青年声音平淡:“我没救你们,只是自救。”

  老者摇头,看着青年:“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一怔,淡淡道:“没有。”

  老者道:“不想说就算了,浪迹宇宙,谁都有不想被别人知道的过往。”

  “我们这些人都一样,其实也没名字,你旁边那丫头叫阿九,这个叫阿三,那个擦刀的叫阿五,阿五,别擦刀了,反光。”

  阿五收起刀锋。

  青年将药罐还给阿九:“一听就是一家人。”

  阿九好奇:“你的家人呢?”

  “没了。”

  其他几人疑惑。

  青年躺下,完全不设防,哪怕他们相识没多久:“都死了,一个不剩。”

  阿九歉意道:“对不起。”

  老者看着躺下的青年:“你没有亲人了吗?”

  青年闭起双目,不再回答。

  战舟继续航行。

  又过了两日,这一天,战舟拉响警报,众人大惊:“怎么又来?以往最多两次,现在已经三次了,到底怎么回事?”

  “看能不能跑掉吧。”

  “完了,跑不掉了,两艘战舟,一前一后把我们包围了。”

  “完了…”

  第二层,几人望向前方,阿五取出了刀,阿九咬牙,阿三对撞双拳,没有惧意。

  老者叹息:“看来这条航线不安全了,我们倒霉,祭了这条航线。”

  “发爷,我们怎么办?”

  “只能一战,生死由命,咦,那小子呢?”

  几人呆呆望着前方,那个青年已经冲出去了,不要命一般杀去前面那艘战舟。

  “他在求死吧。”阿三喃喃道。

  阿九急了:“发爷,救救他。”

  老者摇头:“是个苦命人,死亡都不怕,也没什么可怕的了,算了,偶尔出手一次吧,这条航线,还祭不了我。”说完,走出星空。

  很快,两艘战舟毁灭于星空。

  还是第二层甲板,几人看着青年:“你不要命了,如果不是发爷相救,你死定了。”

  阿九同情:“你是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吗?”

  青年冷漠:“与你们无关。”

老者蹲下身,看着青年:“小伙子,死亡容易,活着难,说的就是你这种状态,你很想死?”

  青年与老者对视,目光漠然:“无所谓。”

  “那就把你这条命给我们怎么样?”老者笑道。

  阿九几人对视,看向青年。

  青年不解。

  老者道:“从今天起,我们是一家人,你跟着我们,说不定哪天大家就一起死了,我们运气都不太好。”

  “你不是没名字吗?我给你起一个,十七。”

  “十七?”青年沉思。

  老者笑道:“你在家排行第十七,所以就叫十七,你没名字,我们大家都没名字,这才是一家人,哈哈。”

 阿九期盼看着青年:“十七,真好听。” 

青年抬头看了眼阿九,随后看向另外两人,收回目光:“好。”

  “哈哈哈哈,好,为了庆祝十七加入,今晚大醉一场。”

  “发爷,你不能喝酒,临出门前大姐交代过。”

  “就喝一点点,你看,十七都加入了。”

  “不行,一点都不行。”

  “十七这么没面子?”

  “你别扯上十七…”

  战舟继续航行,远方,是百草域。

所有人都在看着百草域,仿佛那里有什么吸引众人。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