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三十六章 存着

2022-05-23 << 上一章 下一章 >> 25


墟树望向众法域,眼中带着尊敬:“我们没资格姓詹,能姓墟已经很不错了,可以守护墟园。”

  发爷羡慕:“在七大势力中能拥有独特的姓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墟,一听就与墟园有关,代表了众法之门,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得到这个姓的。”

  墟树嘴角含笑,这话听着舒服。

  不久后,他带着发爷等人降临众法域。

  果然如老韬说的,墟园检查的没那么严格,如果去序列之基所在地,陆隐的伪装即便能骗过渡苦厄强者,也绝对藏不住,那里是可以分辨出桑天伪装的。

  墟园内除了一批等死的老家伙,也就没什么了,自然不用如何防守。

  甚至可以说他们也是众法之门对外防御力量的一部分。

  墟园阴森,没有阳光,只有一缕缕蓝色的火焰照耀,勉强可以看清四周。

  一个个坟墓延绵无尽,不时有修炼者站在那,跟雕塑一样,那些人,都姓墟。

  墟树沉默的带着众人走向远方,在这里不能飞,也不能撕裂虚空移动,为了保持对这些老家伙的尊重,只能一步步走着。

  发爷目不斜视,他很清楚,这些坟墓,有些空着,有些里面还有老家伙,生死谁又知道呢?

  陆隐得到过跟随易商的那个意识生命记忆,往前,再往前,就到霖祖的坟墓了。

  这些坟墓看似延绵无尽,实则每一个坟墓都很大,占据了极大空间,再加上相当一部分空了,所以才有那么多,这是无数年积攒下来的。

  再过一些年,或许这墟园还会扩大。

  墟园原本就在不断扩大。

  “啊--”一声惊叫,来自阿九,她小腿被一只干枯的手抓住,地底传来怪笑。

  发爷大惊,下意识踢向那只手,阿五更是一刀斩去。

  两人的攻击毫无用处,那只手看似干枯,却坚韧异常。

  墟树低喝:“别动。”

  阿九脸色惨白,恐惧望向地底,瑟瑟发抖。

  陆隐眼睛眯起,他看的清楚,地底是一个巨大的豪华宫殿,每个坟墓内部都不一样,有的简朴,有的如山洞,有的是湖泊,根据每个老家伙想要的环境布置,而这个老家伙明显属于喜欢享乐的那种。

  欠揍。

  “前辈,这几位是来祭拜的,还请前辈放过他们。”墟树行礼,面朝那个坟墓。

  坟墓内依然传出怪笑,死死抓着阿九的脚腕。

  发爷几人目光发红,死盯着地底。

  墟树咬牙:“前辈若再如此,我就要上禀詹前顾后大人了。”

  那只手还没松开,怪笑越来越渗人。

  这时,有人接近,速度很快,明显是跑过来的,一脚踢在那只手上,这一脚依然没让那只手松开。

  “老家伙,你欠我的都没还,还敢找麻烦,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墟园,有多远滚多远,再放出消息说你出去了,看多少人找你麻烦。”来人是詹前顾后,气急败坏的恐吓。

  那只手缩回去了:“无趣。”

  阿九急忙跑开,惊魂未定。

  发爷几人恶狠狠盯着坟墓,不知道哪个老混蛋。

  詹前顾后恨恨盯了地底一眼:“给我小心点。”说完,转脸面朝阿九,露出笑容:“小丫头,吓坏了吧,不用怕,下面一个老不死跟你开玩笑呢。”

  墟树上前行礼:“大人,这。”

  詹前顾后摆手:“没你们事了,走吧。”

  墟树点头:“是。”说完,带着其余修炼者离去。

  詹前顾后对众人很热情,也很急迫的样子:“走,我带你们去祭拜霖祖那个老东西,那老东西装死,我保证他肯定还没死,以我在墟园多年的经验保证,那老东西想赖账,门儿都没有,哼。”

  他自顾自说着在前面带路。

  很快,众人听明白怎么回事了。

  霖祖以传承功法为代价,请詹前顾后派人寻找后人,找到了,传承功法给詹前顾后,但这段时间霖祖没消息了,任凭詹前顾后怎么喊都没用,恰恰他派人出去找有了点线索,这怎么行?怎么能赖账?必须揪出这老东西。

  阿九弱弱的问:“先祖,要给你传承功法?”

  詹前顾后回头一笑:“放心吧丫头,给我,也会给你,咱俩都有,毕竟是功法,又不是至宝。”

  阿九哦了一声。

  发爷他们对视,这就合理了,否则众法之门凭什么兴师动众找阿九,没点好处,谁会做这种事。

  灵法层次的传承,虽说对众法之门这样的庞然大物来说不算什么,但此人不过是扫墓的,料想在众法之门也没什么地位,能得到灵法传承已经很不错了,而且听起来,此人不止与霖祖做过交易,他应该得到不少传承功法的。

  对于众法之门来说是小人物,但对他们,却是顶了天的大人物。

  “如果霖祖真死了,你不会把帐算到阿九头上吧。”发爷担忧,问了一句。

  詹前顾后翻白眼:“当然不会,这一个小丫头能给我什么?一笔归一笔,我这个人很有素质。”

  发爷松口气。

  “不过。”詹前顾后停下,在思考要说的话。

  发爷几人心提起来,忐忑。

  阿九抿嘴。

  他们的命已经不由自己做主,这也是她不愿来的原因,在这里,他们就是待宰的羔羊。

  詹前顾后回头,很严肃看着几人:“你们的赔偿,怎么算?”

  发爷几人一愣,怔怔看着他,充满迷茫。

  詹前顾后苦恼:“听墟树说你们本来不想来的,他硬逼着你们来,所以要给你们补偿,我这一路都在想给你们什么补偿,或者你们需要什么?说来听听,省的我想那么多,头疼。”

  发爷下意识看向阿九。

  阿九摇头:“不,不用了。”

  “这怎么行,说给补偿就给补偿,怎么,你们不好意思?”詹前顾后了然:“那还是我想吧,对了,霖祖的墓就在前面。”

  他冲过去:“老家伙,我带着你的后人来了,给我睁开眼睛看看,别想赖账。”

  坟墓内,易商睁眼,望向外面,颇为苦恼,怎么偏偏来了这,他很想换个坟墓,这扫墓的小子太啰嗦,但詹冥不知道怎么回事,让你必须待在这个坟墓里,听这小子唠叨烦死了。

  他扫了眼凝空戒,实在不行,给他点什么打发走算了。

  坟墓外,发爷等人停下,阿九独自走上前,望着坟墓,有墓碑,却无字。

  这里的墓碑都没有字。

  詹前顾后大喊,拍打着墓碑:“老家伙,人来了,你的后人,看一眼,快看一眼,别耍赖。”

  阿九就这么站在墓碑前,里面会不会有先祖?先祖真的还活着吗?自己为什么流落在外?先祖大限之前为什么没寻找过?她思绪复杂。

  啪的一声,坟墓前,一块玉石掉了出来。

  阿九眨了眨眼。

  詹前顾后立马拿起,大笑:“我就说你老家伙没死,还跟我装?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哈哈。”

  说着,看向玉石内,满意:“这就是你的传承功法?果然不错,不枉费我费尽心机帮你找后人,等等,你后人呢?不给她?”

  坟墓内,易商不爽,又扔出一块玉石。

  詹前顾后立刻拿起,看去,随后斜眼盯向坟墓内:“老家伙,跟我耍心眼是吧,这两种功法都不同。”

  坟墓内,易商脸皮一抽,又扔出一块玉石。

  这块玉石的功法与第二块玉石一样。

  詹前顾后看了看,凑近坟墓:“老家伙,假的吧,这是假的,你想把我忽悠走,真正的传承功法还没拿出来对不对?不然你怎么不跟你这后人见一面?”

  “墟园又不是不准出来见面。”

  易商大怒,很想一掌拍死詹前顾后,想了想,稳妥为重,深呼吸口气,又扔出两块玉石,并开口:“老夫时日无多,没必要再见面了,后人自己保重吧。”

  阿九听着沧桑的声音,目光复杂:“老祖,真是您吗?”

  易商没回答。

  詹前顾后拿起两块玉石看了看,惊叹:“好厉害的功法,老家伙,你藏得真深呐。”

  易商这次出血了,他给出的功法一门比一门厉害,最后这门可是连他都付出代价收购的,本打算留给易家后人,这也是没办法,只能打发走詹前顾后。

  这门功法一看就很强,一个灵法层次能拿出此等功法相当不错了,詹前顾后不会怀疑还有更厉害的功法,否则这霖祖也不是灵法层次,而是灵始境甚至渡苦厄的老怪物。

  一块玉石扔给阿九,詹前顾后心满意足的走了,这门生意不亏,不亏。

  阿九呆呆站在坟墓前,眼眶泛红:“老祖,我们家族姓什么?”

易商无语,有完没完了?很想让他们滚蛋,但不行,只能不管他们,闭起双目,修炼。

  发爷几人对视,上前,安慰阿九:“霖祖大限将至,不愿再有接触,算了,孩子。”

  “我们祭拜吧。”阿三道。

  发爷无语:“霖祖还没死。”

  “提前祭拜,存着。”阿五开口,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

  几人下意识看了他一眼,这家伙,真会说话,这也能存?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