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三十七章 我编的

2022-05-24 << 上一章 下一章 >> 38


陆隐早有准备:“无需祭拜,却可以聊表诚意,我们家乡有这种方式。”说完,自凝空戒取出一根根线,递给发爷他们:“这是怀思线,代表后人对即将远去长辈的思念与祝福,以怀思线绕长辈行走,走的圈数越多越有诚意。”

  阿三奇怪:“还有这种风俗?”

  “好风俗。”阿五道。

  发爷感慨:“众法之门不是我们想来就能来的,以后或许都没机会来祭拜前辈了,既如此,那就这样吧。”

  阿九接过线,抿嘴:“谢谢你,十七。”

  陆隐点点头,开始绕着坟墓走。

  发爷等人也绕着坟墓走。

  一圈,两圈,三圈…十圈…

  其实走过几圈对陆隐来说已经可以了,他每走一圈,都将因果顺着线环绕,外人看不见,唯有他能看清,这些因果螺旋已经将坟墓包围。

  因果螺旋攻击,渡苦厄强者看不见,却能感觉得到而避开。

  而今,以因果为陷阱,都不碰坟墓一下,易商自然感觉不到。

  但他本能觉得哪里不对,睁眼看向外面,见陆隐他们还在绕圈,再次闭眼,眼不见心不烦。

  已经五十圈了,对于修炼者来说还能走更多。

  普通人走几圈就晕了。

  远处,有声音传来:“小家伙们,这是干什么?很有意思啊。”

  阿三老实,憨厚开口:“怀思线,提前怀念与祝福长辈远去。”

  “好风俗,给老夫也来几圈吧。”

  “老东西,你要不要脸,你是人家长辈吗?”

  “要不要脸脸都在,老夫愿意,怎么了?小家伙们,过来,老爷爷给你们好东西。”

  “这边也要,这个风俗好啊。”

  “来来来,这边也来几圈。”

  “还有这边。”

  “尔等中气十足,根本不像大限将至,若我有尔等这般精神,早就回天外天报效御桑天大人了,岂会在此等死。”

  “你去你的。”

  “你去你的。”

  “你去你的。”

  “我就知道是你,恶老怪,是你骂我。”

  “我++,老夫这次没骂,还有,谁骂人了?”

  “我听见你骂了…”

  听着周围吵闹,发爷他们古怪,这是墟园?怎么跟菜场一样?

  不过这些老家伙争吵带动的气势真够吓人的,天色都变了。

  他们纠结要不要去给这些老家伙绕几圈,不然得罪人。

  几人看向陆隐。

  陆隐摊手:“没线了。”

  他目光扫过四周,没死的老家伙还真多,其中好几个渡苦厄,不过距离大限很近了,在这里还有点能耐,一旦离开,随时可能死。

  众法之门底蕴确实深厚,但这是灵化宇宙的底蕴,众法之门只是个墓地。

  “来来来,小家伙们,来绕几圈。”

  “来这边。”

  “这边,爷爷给你们好东西。”

陆隐也想绕几圈,这些老家伙说不定真能让他得到点好东西,可还是放弃了,别出意外让易商跑了,易商的价值可不是这几个老家伙能比的。

而且要动这几个老家伙不需要陷阱。

  詹前顾后来了,一连懵:“你们这些老家伙,平时装死,现在冒出来了,还有。”他盯向发爷他们,狐疑:“你们是来抢生意的吧。”

  “哪来的风俗?”

  几人看向陆隐。

  陆隐无语,他就随口编了一个,有这么受欢迎?

  詹前顾后凑到陆隐面前,笑了:“兄弟,具体讲讲怎么操作,我给你好处。”

  陆隐对着他一笑:“我编的。”

  詹前顾后:“?”

  陆隐一手压在线上,目光一变,滔天气势汹涌而出,瞬间覆盖墟园。

  一刹那,众多老家伙骇然,如此恐怖的气势哪里来的?

  易商目光陡睁,手中出现木翼,下意识要离去。

  线,穿透坟墓,因果螺旋瞬间掠过,穿透易商。

  易商双目呆滞,手中,木翼掉落,眼前,陆隐一手压下:“老家伙,久违了。”

  轰

  墟园震动。

  众法域震动。

  遥远之外,詹冥脸色一变,不好。

  古往今来,众法之门就没遭遇过如此变故,在这墟园,老家伙们的埋骨之地,来了外敌,压下整个墟园,瞬间镇压拥有桑天层次修为的易商,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现在却发生了。

  易商呆呆望着手掌落入脑袋上,那只手的主人正是他千方百计要躲避的人。

  可,这个人怎么会在这?怎么知道自己在这的?他早有预谋,否则不可能拦得住自己以浊宝逃离,此人准备的太充分了,一时间,他脑袋空白,只有眼前那双眼睛,遮盖了天地。

  四周,一道道腐朽却强大的气息扫荡而来,让詹前顾后,发爷等人颤栗,面对这些气息,就像面对天地苍穹。

  陆隐单手压在易商脑袋上,环顾四周:“一个个既然要死了,就给我老实待着,能为序列之基做贡献是你们体面地死法,别逼我出手。”

  “你是何人?”有人厉喝,声音震荡虚空,传遍众法域,让詹前顾后他们脑袋发晕。

  阿三,阿九他们站不稳,眼前看到的都在晃动,发爷紧紧抓住他们,呆滞望着陆隐,这是十七吗?那个冷漠的青年,他到底是谁?

  “如果没猜错,阁下便是陆桑天。”另一个方向传出沧桑声音。

  陆隐没理他们,地上,木翼漂浮,落于手中,他饶有兴趣看着,这就是易商赖以逃脱的浊宝,可以让他避开一次又一次杀机,让自己无能为力,若非同样借助浊宝的能力知晓他在这,或许永远都抓不到他。

  “陆桑天在墟园出手,是否太过无视我们这些老家伙了。”

  “那不是易商吗?老朋友,看来你就是在躲这位陆桑天了?”

  “此人不愧被称作可以与御桑天一战的强人,刚刚出手,我等都无法反应。”

  “放肆,众法之门是什么地方,那是御桑天大人都要保护之地,此人太过放肆,天元宇宙的人不可信,就应该围杀。”

  “你们不了解这位的可怕,别自找麻烦了,詹冥到现在都不出现,不觉得有问题?”这声音来自凤城主,遥想当初为了保护越庭,与陆隐交手,被轻易压下,那一幕至今都忘不掉。

  陆隐收起木翼,看向凤城主方向:“好久不见了,凤城主。”

  凤城主最怕的不是陆隐的实力,而是点将台地狱的折磨,原本就大限将至,死亡不可怕:“陆桑天这是在抓人?那不是易桑天吗?他得罪陆桑天了?”

  陆隐淡淡道:“可以这么说。”

  “狂妄,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说抓就抓,这里是我等理想之地,可以助我灵化宇宙成就序列之基,是最神圣的地方,你敢来此放肆,必须要赎罪。”厉喝声传来。

  陆隐挑眉:“凤城主,这是你朋友?”

  “仇人。”凤城主直言。

  “嗯?何时结仇?”那人疑惑。

  又有人开口:“那位是我灵化宇宙最勇敢的人,好多次都说要围杀无疆,对了,陆桑天好像就是无疆之主,喂,你去你的。”

  “你可以去了。”

  “去你++”

  那人厉喝:“又骂老夫,这次老夫听清楚了,你给老夫死来。”

  远方,坟墓内出现参天大手,抓向另一个坟墓。

  发爷他们骇然,这气息也太恐怖了,怪物。

  詹前顾后苦涩,看着大手出现,这敌人还在这,怎么自己闹起来了?他又看向陆隐,这号狠人来这干嘛?

  这时,詹冥出现:“住手。”

  大手停下:“詹冥桑天?此人数次辱骂老夫,老夫绝不会放过他。”

  詹冥语气低沉:“各位的帐以后再算,陆桑天远道而来,理应先招待。”

  “说的也对,先株外敌。”

  詹冥挑眉,他没这个意思。

陆隐冷笑:“看来詹冥桑天是要先解决我这个外敌了?”

  詹冥沉声道:“陆桑天不请自来,还擅自出手,有违客人之道。”

  陆隐紧紧抓住易商:“你众法之门藏匿我要抓的人,在我这里,也过不去这个道理。”

  詹冥皱眉:“易商哪里得罪了陆桑天?陆桑天并未对外公布过要抓他。”

  “现在公布也不晚。”陆隐不在乎。

  “岂有此理,你。”那声厉喝还要开口,被詹冥喝住:“这是我众法之门与陆桑天的事,各位还请不要插手。”

  看过伏河之源一战,他绝不希望陆隐在众法域出手,那将是灾难,会给众法之门带来无法预料的变数。

  陆隐笑着看向远处的坟墓:“我不介意提前送这老家伙离开。”

  “其实可以让他感受一下十日的快乐。”凤城主小声道。

  周围人不解,但感觉凤城主没安好心,一个个幸灾乐祸,尽管不爽陆隐在墟园出手,但此人太过凶狠,他们也不想惹,詹冥都说不让他们插手了。

  而那个三番四次挑衅陆隐的,也让他们看不顺眼。

  如果陆隐能对那人出手再好不过。

詹冥就怕陆隐出手,连忙道:“陆桑天,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众法之门理应款待陆桑天。”

  “不用了,知道我为什么等你出现吗?”陆隐反问。

  詹冥不解,在陆隐出手的第一时间他就知道了,来到了墟园外,却没有立刻进入,实在是忌惮此人实力,本想等此人离开再出现,但此人一直没离开,他不得已才出现。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