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屠戮诸神

2021-02-23 << 上一章 下一章 >> 342
    “厄……”

    丁鹏呆了一下,换做旁人被询问这个问题,定然不假思索给出自己的答案,但丁鹏却不同,他是天生聪慧到极点的孩子。

    在上清道人这么多年教导下,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智慧、见识、心性早已经超越了太多人杰枭雄。

    所以他没有直接回答上清道人的问题,反而拿起手边书架上那本叫做封神榜的古籍。

    里面内容当然并非真实,当年的封神之战,也并非是死者上榜那么简单,不过抛开那些问题而言,这本书却是丁鹏最喜欢看的一本。

    他翻开书籍,默念道:“通天教主自紫霄宫归来,劝诫门人不许下山,但凡下山者,定会上封神榜。”

    合上书籍,他目光看向自己这位老师:“大师父,您说书中的通天教主明知不可下山,但为何到最后连他自己都下了山呢?”

    通天教主眉头一撇,片刻间嘴角已然扬起一抹笑意,拍拍丁鹏的脑袋:“你说呢!”

    丁鹏深吸口气,知道这是大师父在校考自己,也是自己入门这么多年来最后一场校考。

    只听他沉声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也,大势所趋,顺从者可苟活,虽是顺应天道却非是逍遥。逆势而行,我等修士当是力缆狂澜,纵使粉身碎骨也不负道心。”

    熟悉的答案,正是多年前那场浩劫时,众弟子的呐喊,一切都恍若昨日浮现在上清道人面前,令他片刻恍惚中,不由自主的问道:“若是一起不回呢?”

    “那……”丁鹏低下头:“那就一去不回。”

    结果话音刚落,就被上清道人一脚踹在屁股上,没好气道:“滚,力缆狂澜不是叫你去送死,这个道理你那些师兄已经有脑袋验证了,这叫愣头青。”

    丁鹏揉了揉屁股,听到此话立即换上一副笑脸:“是是是,徒儿愚笨还请师父给徒儿指出一条名路吧。”

    上清道人冷着脸盯着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上了这小子的套了,怎么觉得这小子好像就在这等着他呢。

    不过他也无暇多想:“上次给你的东西还在么?”

    “在!”

    丁鹏眼睛一亮,立即把一个盒子拿出来,只见盒子里居然是一枚金灿灿的铜钱。

    模样看上去和许愿铜钱一模一样,只是不同的是,这枚铜钱却是金光灿烂,莹莹生辉,仅仅是放在那里,就觉得这枚铜钱似乎已经和未知的冥冥之中有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

    上清道人并未去接这枚铜钱,只说道:“冥冥可骗不可欺,与其费力去救一个人而站在千万人的对立面,为什么不站在千万人之中去救一个人呢。”

    “这……”

    丁鹏即便是聪明绝顶,一点就透,但也被上清道人这番话说的糊涂了。

    上清道人没再继续解释下去,指了指丁鹏手上这枚铜钱道:“多用用你的脑子,天下没有解不开的局。”

    上清道人说罢,一甩衣袖,顿时间丁鹏就从入定中清醒过来。

    坐在床头上他楞然了许久,从怀里储物盒中把那枚金灿灿的铜钱拿出来放在手里。

    心里不禁琢磨起自己大师父的话来:“站在千万人中去救一个人……”

    就在他心中迷惑这句话究竟该如何做解的时候,房门外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行来,人还未道,就听到陈老的声音焦急道:“小鹏,小鹏!不好了,你爹出事了!”

    听到陈老急切的声音,丁鹏却是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只是暗暗叹息一声:“我就知道。”

    自打大师父向他做出这般询问时,自己猜测到,一定是自己老爹出了大事,否则大师父不会这样询问自己。

    只是大师父已经很清楚的提醒了他,若为救一人而站在千万人对面,无异于是以卵击石。

    所以他反而不着急去找自己老爹,而是先思索起自己师父给出的答案。

    只有找到正确的答案,才能真正的把自己老爹从泥潭里解救出来。

    可站在千万人当中去救一人,这句话究竟该怎么解释。

    千万人这个说法太过模糊。

    但丁鹏将其理解为,两个字,众生。

    只是谁是众生,或者说谁能代表众生呢?

    在丁鹏心中苦思冥想着答案的同时,另一边神庭上却是一片凄惨,浑厚的血腥味弥漫的到处都是。

    “别杀我,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你若是愿意,我们愿共推你为神庭之主。”

    “对对对,我们可以发誓,以神位发誓,绝不会背起承诺,不然永不超生。”

    看着步步走来的丁小乙,这些苟活至此的诸神们,脸色阵阵泛青,他们可能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面对一个区区的龙级。

    一个他们伸伸手指都能捏死的蚂蚁吗,居然要如此的卑微。

    但丁小乙身后的那些可怕大佬们用事实给他们上了一课,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势必人强。

    “搜!”

    面对这些神灵们的求饶,丁小乙无动于衷,目光看着面前偌大的神庭,眼底只有焦急。

    无论如何也要找出大头,他话音落下,跟随在他身边的阿吞、警长、以及红毛等人立即冲进神庭里开始搜刮起来。

    神庭虽大,但并非浩浩无垠,一伙人地毯式的搜索下,却是并未找到大头的踪迹。

    “丁大爷,您究竟是要找什么?您说话,要什么宝物我们都给您。”

    见丁小乙似乎在搜索什么东西,一位神灵开口说道。

    丁小乙闻言,拿出手机,点开大头的照片丢过去:“谁见过它!”

    “它?”

    众神接过照片一瞧,不禁倒吸口冷气:“嘶……好丑!”

    此话一出,猪王几个顿时瞪大眼睛,一副要吃了他们的模样,吓的这些神灵连连改口:“不不不,好帅,太帅了,英俊非凡,风流倜傥,一表人才……”

    能让诸神这么吹捧,大头也算是上天入地第一人了。

    只可惜这番吹捧大头本人却是无从而知,甚是遗憾。

    其实也难怪诸神觉得这家伙丑,你想一颗硕大的脑袋,连脖子都没有的生物,能好看到哪里去。

    只是丁小乙无心顾及他们的心情,只是追问道:“说你们谁见过它。”

    “没有!!”

    众神面面相视,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真的没有??”丁小乙不信,拿出避厄指针盒重新狐疑的问道。

    “没有,真的没有!”

    众神依旧摇头,满脸茫然的神情,自然不是装出来的,他们正商量着的未来如何瓜分神位,共治天下的大事,怎么会去关注这么丑……不,帅的怪物呢??

    疑惑之余不免心里嘀咕起来:“这叫什么事啊,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哪知这时,已经变成人棍的龙首突然开口,恶狠狠的盯着这些神灵道:“他们说谎,肯定是他们,一切都是神庭搞的鬼……”

    龙首心里对于大头的事情虽然也是一知半解,但他现在要做的是拼命为圣地争夺时间,分散逃离,为了圣地子民留下一丝火种。

    故而一张嘴,就是恨不得把这潭水给搅浑掉。

    诸神闻言一呆,顿时明白为什么丁小乙会浩荡荡的杀上神庭,旋即破口大骂道:“你个狗养的东西,原来是你在从中挑拨。”

    更有人道:“好啊,天元圣地好手段,祸水东引,栽赃嫁祸,难怪方才鼠首、猪首不见踪影,怕是早已经跑了吧,好好好,佩服,如此一来你们天元圣地独占神道,真是狼子野心!”

    龙首本还想再说什么,但刚一张嘴,就被丁小乙一脚踹碎了半边脸颊,他不是傻瓜,之前是急晕了头,但此刻冷静下来一想,也察觉到龙首的话里,错漏百出。

    然而就在丁小乙准备改道直奔天元圣地的时候,神庭中却是发出一声痛苦的怒吼声。

    只见红毛冲了出来,手上握着一截断掉的触手,跌跌撞撞的扑倒在丁小乙面前,哭嚎道:“找到……找到了……只剩下了这只触手!!”

    凄厉的痛哭声,仿佛撕心裂肺。

    丁小乙看着红毛手上的这节触手,心疼得像刀绞一样,眼泪不住地往下流,眼前骤然一黑,险些就要晕迷过去。

    至于猪王等一行凶兽们更是发出震天哀嚎。

    丁小乙红着眼像是发疯的恶狼一样疯狂,双眼被血丝布满恶狠狠的瞪着这些神灵。

    “误会,一定是误会!”

    看到这一幕,众神无不心惊胆战到了极点,更有者见情况不对,居然跳起来就想要和丁小乙拼命。

    结果人刚动,就被一只巨蹄砸飞根本就未容他躲避过去,当场被轰断身子,血染长空。

    “大爷,送他们上斩神台,用他们的脑袋,给二爷做祭品!”

    红毛愤恨难平,双手紧紧攥成拳头,恨不得亲手操刀,将这些神灵全部斩杀一般。

    丁小乙闻言眉头一闪,果真放出斩神台来,这座斩神台从前只是斩杀过神级,却还未斩杀过神灵。

    却不想今天,就要把诸天神灵近乎斩尽。

    见状不妙,有人赶忙厉声向丁小乙威胁道:“小子,你今天当真要大开杀戒?如此神道不全,势必会有天大的灾祸,这份因果你承担不起!”

    “丁小乙今日的事情与我等无关,全是天元圣地栽赃嫁祸,你千万不要被迷惑了。”

    “放屁,明明是你们神庭搞的鬼,你们之前商讨阻杀女帝的时候,不也是雄心满满的么?现在就怂了?一帮软骨头!”龙首强忍着脸上的巨疼继续搅混水。

    “丁小乙,你别乱来,我等毕竟是天道所选,是未来神道基石,你诛杀众神是要遭到天谴的!!”

    “天谴?”

    丁小乙木然的看向诸神,随手将手上龙首丢向斩神台,默然的目光犹如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浑身都像是被阴霾笼罩了起来一样:“去t娘的天谴吧!”

    话音落下,斩神台轰然颤动,一道可怕的神雷破空而下,刹那间将龙首笼罩吞没。

    顿时间这位太微神君的神躯,在雷光中被缓缓撕裂,金色的血水泼洒在神台之上,为这座神秘的石台蒙上了一层奇特的光晕,仿佛沾染了神血之后,令斩神台得到了升华一般。

    “啊!!!”

    伴随着惨叫声,在众神骇然的目光下,龙首最终像是被分解了一般,支离破碎。

    直至雷光之后,只见地上遗留下一颗闪烁着神辉的宝珠。

    与此同时一股黑光汇聚在斩神台上空。

    那并非是功德,而是业力。

    神级是逆天而行,但神灵却是天道意志,正如诸神所言,他这样做完全是违背了天道,是要承受无边因果。

    只是这份业力却没有如功德一般涌入丁小乙的官印,而是悬在半空,凝而不散。

    紧接着丁小乙继续抓人,抓住一位神灵就将他丢进斩神台。

    有猪王等人压阵,这些神灵连反抗的力量都提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丢在那座可怕的斩神台上。

    看着头顶闪动的雷光,这位神灵脸上流露出恐惧,回头怒视着他,怨恨的的目光犹如毒蛇吐出的毒液般刺目惊心:“丁小乙,我诅咒你,诅咒你,不得好死!!”

    丁小乙冷眼撇去冷笑道:“承你吉言!”

    话音落下,“轰隆”一声巨响下,这位神灵身躯骤然被雷光吞没。

    “下一位!”他伸手抓去,脸上无喜无悲,脑海中不禁想起当初和大头初次相遇的那一天。

    当时的他绝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为了这个当初险些要吃掉自己的大头蛮,屠戮诸神,血溅苍天。

    可那又怎么样,即便是把这些该死的神灵杀光,也不足以平息掉他心中的怒火。

    一位接着一位神灵被送上斩神台。

    各种咒骂,诅咒之声不绝于耳。

    这一天注定要被载入史册,甚至是在久远的时间岁月中留下浓重的一笔,即便在未来没有人会记得丁小乙的名字。

    但也会知晓在这一天,一个龙级家伙,是如何把诸神送上的断头台上。

    斩神台上空堆积的业力越发可怕,渐渐的连阿吞、猪王他们都感受到了强烈的压力。

    毫无疑问,若是这份业力降下,即便是猪王这样承运而生的超级好运王,也承受不起。

    但丁小乙不在乎,他现在只想要为大头报仇。

    就在他随手又要将两位神灵送上斩神台之际,突然一道佛光从远方照来,佛光辐照之处,天空阴霾散尽。

    只听一声;“阿弥陀佛”一个胖胖的和尚,披戴着袈裟,手持金钵漫步而来。

    看着被神血染成黄金一般的斩神台,这位已经忘记过去的佛陀还是长叹一声:“丁施主,我们又见面了。”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