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邂逅日舰

2022-06-17 << 上一章 下一章 >> 48

于是这几个小时内,一大帮被酒瘾折磨的俄国大汉就找上了王五等人,很显然,在不动用火器的情况下,这帮人输得很惨。

方林岩也是借此机会对船只上的这帮俄国雇佣军摸了摸底,然后还是很满意的,因为船上的这帮雇佣兵的素质相当不错,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得多。

这一次俄国人应该也是感受到了英法两国的恶意,还有国际形势上的严峻,并没有拿歪瓜裂枣来充数,本来密约上面说的是提供两千名雇佣军,但是实际来的是差不多两千六百人。

这帮人对外宣称全部都是恶棍,杀人犯,雇佣兵,但是老毛子干活儿比较粗糙,大大咧咧的不怎么守秘,因此就连方林岩这边都收到了详细的消息。

这支雇佣军的主体,乃是俄国驻远东的第七猎兵团,有部分乃是楚科奇人,这可是俄国当中公认的比较能征善战的民族!正规军的人数在一千六七百人以上。

这帮家伙都已经差不多半年没发过军饷了,一个个穷得嗷嗷叫,所以听说要去做雇佣兵洗劫港口,那是兴奋得好几天晚上都睡不着,终于可以好好烧杀劫掠一把了。

正因为穷,所以老子无所畏惧。

而船上的中国人除了方林岩和王五等人之外,还有一支额外的特遣队伍,人数为三十八人。

这支队伍领头的叫做徐大胡子,剩余的人无一例外,全部都是东北的马匪,身上的混子气息重得很,但是一个个的枪法贼熘,并且都还身手不凡,近身能直接抡起大刀片子开干的。

方林岩能接纳这一批人的原因很简单,他们是另外一名空间战士送过来的。

这家伙根本就没有露面,直接让徐大胡子带了一封信过来,信上就写得很清楚:

说是自己听说方林岩在办一件大事,自己愿意来共襄盛举,只是自己呢实力低微,并且又怕死,所以就只能派遣了徐大胡子这群人来帮忙,请胡公子考虑考虑。

最后信上的落款很有意思,居然写着卡宴S......

咳咳,此时的人当然不会知道这两个字的含义,并且哪怕是欧洲人来到这里,也只知道这卡宴这玩意儿应该只是法国殖民地圭亚那的一座城市,

而西班牙人则是认为卡宴这玩意儿不是他们当地的一种红辣椒吗?

不过,在卡宴后面加上一个S,他们肯定就完全懵逼了,只有方林岩才知道这玩意儿是代表一辆百多年后的汽车.....

这个空间战士只用了一个落款,就很间接而直白的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对于这位卡宴先生居然能察觉到自己的计划,方林岩并不诧异,毕竟要想运作登陆日本袭击其本土的计划,这其中牵扯到的人力,物力乃是十分惊人的,有心人不可能错过这些蛛丝马迹的。

方林岩同样也不怕有人来破坏搞事,因为他此时蓄势已成,在官面上已经交接了李宫彰,谭嗣同这样的大人物,在人脉上又有乔家这样的豪门帮忙,旁人想要来坏事那是千难万难。

这家伙的要求,方林岩当然不会直接答应,而是很干脆的提出了两个条件:

第一个要求是,要他证明自己乃是中国这一方的,理由很简单,万一这家伙是日本的间谍,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第二个要求是,自己可以给徐大胡子这群人下三次命令,只要这三次命令不是让他们故意送死,或者危害到卡宴先生的安危,那么他们就必须接受。

面对方林岩的要求,卡宴先生很爽快的就给方林岩寄了一张契约过来,这张契约乃是暗金品质的,上面就将方林岩写的两大条件都列举了出来,并且签上了自己的空间编号。

并且上面写得很明白,若是自己违约的话,那么方林岩将会获得二十万通用点的赔偿。

正是因为有了这赔偿的条款,方林岩才反而对这张契约产生了信任感,于是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很显然,方林岩知道对方突然提出这要求必有目的,但是他同样也是很自负啊!更不要说从总体上来说,将徐大胡子这帮人收拢到了远征军里面,毫无疑问能使整个远征军的实力大大增强。

并且就远征军的控制权来说,也是被方林岩牢牢的捏在了手里面,那方林岩就有自信镇得住场子,能压得住局面。

美中不足的是,赤姬没能跟船而来,她跟随着方林岩离开了东北,进入到了俄罗斯境内之后,就直接萎靡高烧生病了。

方林岩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只能去找空间释疑,结果付费之后才知道,原来人都有水土不服的现象,而在国内境内成精的妖怪,一旦离开了中国,这种水土不服就更严重了。

这是因为妖怪是需要直接吞吐天地灵气炼化的的缘故,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所以妖怪的反应就会更大。

当然,也有妖怪体质很好,完全没有症状的。

这种情况也被叫做妖殇,水中精怪反而不容易出现,陆上的妖怪出现的情况更多一些。

不过,这种妖殇也不是什么疾病,只要慢慢调养,过一段时间适应了当地的气候就好了。

问题是现在这情况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方林岩也没可能停下来等赤姬。

并且这才是刚刚出国境线,若是带她去日本的话,这妖殇不知道会严重到什么程度!于是两人只能泪别......

***

目睹绍尹古被李三收拾了之后,徐大胡子也是见猎心喜道:

“我来和你赌一把!我这里虽然没有什么伏特加,却有一袋子正宗的烧刀子!”

已经上头的绍尹古立即吼道:

“来!”

三十秒钟之后,绍尹古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然后悻悻然的不甘道:

“你们这些人又用东方的戏法来对付我!用弯刀或者火枪来对决,我一定能够让你们感受到西伯利亚的严寒!”

方林岩摇摇头笑道:

“绍尹古先生,弯刀和火枪应该对着该死的日本人使用的,你们可是我们雇佣的精锐,在未来的一周里面我们会并肩作战,一起冲锋,所以你不应该产生这种该死的念头。”

“现在并不是畅饮伏特加的好时候,我想你不愿意见到我们在登陆港口的时候看到一群醉汉,我们要下船奔袭还得踩着他们的胡须和呕吐物过去,所以我现在只能批给你几箱伏特加,您的士兵们需要排队到领取,一人一瓶。”

绍尹古在喉头里面不满意的咕哝了一声,但他很快就觉得这个结果还是不错的,毕竟自己明明打输了,居然还能给手下争取到伏特加回去------虽然一人只有一瓶,这分量连漱口都不够啊。

不过很快的,方林岩就将他带到了旁边的舱室当中,这里的桌子上摆着大列巴面包,酸黄瓜和萨洛......当然,更重要的还有两箱高山伏特加!!

绍尹古的眼神一下子就放出了光来,立即就扑上去不顾船身的颠簸,端起了一瓶伏特加,一仰头就直接吹了半瓶,然后才满足的哈出了一口酒气,拿起来了旁边的一块酸黄瓜大嚼。

紧接着,绍尹古又勐灌了两大口!

见到了这一幕,方林岩在心中暗道难怪得有人说老毛子的血管里面有一半流的都是酒精,就这样喝酒若喝水的饮法,难怪醉死的不在少数。

一瓶伏特加下肚,看样子绍尹古才略微过了点酒瘾,这才掏出了一把小刀,切下了一块萨洛大嚼了起来。

这萨洛是什么东西呢?

乃是俄国那边独特的吃法,一定要是肥多瘦少的猪肉条子切成五六斤的块儿,接着抹上盐巴,胡椒,香料腌制个五六天,然后就生的直接开吃了。

俄国这边酷寒,所以这种高热量的下酒菜乃是大受欢迎的,便是妇女孩子也喜欢在大列巴里面夹着这玩意儿。

最初的时候方林岩觉得难以下口,后面想一想,云南那边的生吃火腿还不是用的类似的加工法子,只是猪肉的部位不同,火腿加工的时间更久而已。

只要将心结去了,觉得这玩意儿还是勉强能吃,在没有巧克力的情况下,乃是补充热量的好办法。

当然,若说它有多美味,那肯定是没可能了。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看着这绍尹古醉醺醺的走了出来,对着方林岩行了个歪歪斜斜的礼,然后就重新往船舱里面走了进去,旁边的谭鹏忍不住道:

“胡公子真是好手段。”

方林岩笑了笑,这绍尹古作为远征军的领队军官跑来找自己讨说法,最后喝得醉醺醺的跑回去,伏特加呢只能讨到了一人一壶的量,下面的雇佣军怎么想?

肯定不用说,这帮人觉得这王八蛋多吃多占了,而绍尹古就算是有一千张嘴巴,处于这种情况下,也怎么能给自己分辨得了呢?

这样一来的话,激化出来的矛盾倒是有一大半都要被绍尹古承受了去,自己当然就可以处于超然的位置上了。

就在方林岩盘算着这一切的时候,突然外面闯进来了一个人,大声道:

“胡!!前方出现了一艘日本军舰!!”

这个人也是个外国人,满头栗色的头发被雨水打湿,紧贴在了额头上,因此样子显得格外的狼狈,他叫做费兰克,乃是这艘船的大副,因为之前他就听说过高升号事件,所以此时心里面也是相当紧张。

方林岩听到了费兰克的话之后,心中也顿时为之一沉!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很干脆的道:

“费兰克先生,不用急,咱们在出航之前不就做好了紧急预桉的吗?”

费兰克大口喘息着,却是在腹诽着预桉归预桉,我他妈怎么知道真的会遇到日本人呢?

此时搭乘着雇佣兵的三艘西班牙蒸汽船分别是纳尔温号,福斯特号,古根海姆号。

它们都是武装商船,上面虽然配有六磅炮,但三艘船的炮量总数加起来也不到二十门,只能起到防备海盗和自卫作用,与此时军舰上动辄百余门炮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这一艘日本军舰若是对这三艘船有敌意的话,是有能力让其全军覆没的。

方林岩此时来到了瞭望室,然后举起望远镜看了过去,发觉西南方向出现的果然是一艘日本军舰,乃是由良号。

这艘日舰在联合舰队当中的序列十分靠后,并且服役年龄也很大了,但是绝对改变不了它能吊打三艘西班牙蒸汽船的事实。

好在五个小时之前,方林岩这边的旗舰舰长韦尔根已经提前下令,让这三艘船都已经悬挂上了法国的国旗,所以现在就只能静待日本人那边的反应了。

大概过了两分钟不到,但是对于方林岩等人来说,却彷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旁边的由良号打出了旗语,询问他们要去哪儿。

前方的福斯特号直接就进行了回复,说是长崎。

又隔了一会儿,由良号再次发出了旗语,要求方林岩他们三艘船同时都停下来,然后接受他们派出的人员登船检查。

这一下可真的是直接命中了方林岩等人的要害!!

听日本人的话停船?那肯定是死路一条,对方的人一上来之后就会对船只详细查看,这满满一船的俄国人,还是全副武装,傻子都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啊。

若是不停船的话,那就是之前高升号的下场啊,你满载的商船想和军舰比速度比火力,那是痴心妄想。

更不要说这个西班牙船东也是异常奸诈,和宋育人谈的时候,说是一定将公司当中最好的船只派过来。

结果最后派遣而来的三艘武装商船都是属于大叔辈的,平均服役时间都超过了二十年,船上到处都是掉漆的地方。

很显然,这家伙估计也是嗅到了几分不对劲的气息,加上之前高升号的遭遇,所以为了降低风险成本,直接将公司里面最破烂的三艘船开了过来。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根据宋育人请来的技师说,这三艘船老归老,旧归旧,但是维护保养还是做得不错的。但很显然,它们没有力量在日本军舰的手里面逃生啊。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