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俘获

2022-06-20 << 上一章 下一章 >> 56

这个想法一产生,然后仔细一推演,立即就让方林岩的双眼都睁大了,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紧接着,他毫不犹豫的对准了面前的这几个士兵竖起了中指,然后喝骂道:

“愚蠢的马鹿!”

为了增强自己语言的说服力,方林岩还顺带朝着他们的面前吐了一口唾沫!

可以见到,当先那名士官一下子就进入了暴怒当中,双目微微泛红,紧接着额头上更是青筋爆绽,其余的几名士兵也是同时挺直了身体,然后对准了方林岩大声怒喝了出来。

方林岩的回应则是再次一口痰吐到了对方的脸上。

这一下子,那名士官很干脆的失去了理智,大声喝骂着“该死的支那猪”之类的话,然后直接拔枪,对准了方林岩直接扣动了扳机!

不得不说,这家伙真的是能动手就不哔哔的典范。

不过,在他拔枪开火之前,方林岩已经早已预判到了这件事,很干脆的一把就将杉平川拉了过来,挡在了身前。

一连串的枪声顿时响了起来,倒霉的杉平川呆立在了原地,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口上多出来的几个血洞,然后颓然倒地,身体还在不断抽搐着。

枪声一响,甲板上其余的人立即就看了过来,便正好发现了杉平川被打死的这一幕,一名军官立即怒吼道:

“由次郎,你在做什么,把枪放下!”

可是这时候由次郎发觉自己并没有打死方林岩之后,更是怒火冲天,对喊叫声置若罔闻,而是继续开火,他身边的同伴也是直接拔枪攻击。

方林岩此时却根本不反击,直接缩到了旁边的墙壁后面,任由对方连连开火。而这时候,方林岩旁边的舱室门则是打了开来,另外一名军官也是听到了外面的交火声探出头。

这军官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收过方林岩贿赂的中村。

此时的这个机会方林岩怎么会错过?大叫一声救命啊,就对准了这军官扑了上去,看起来方林岩是在救人,其实却将中村拦腰一抱,顺势将他拽了出来。

不消说,后面的由次郎等人已杀红了眼,又是一排枪打了过来,咳咳,中村立即也是中弹倒地,痛苦大叫。

见到了这情形,中村旁边的勤务兵又惊又怒,一人拔枪马上反击,另外一个人冲出去打算将中村救回来。

说实话,由次郎此时也是感觉到了不大对劲,因为他自己很清楚只想打死那名该死的支那人,可是现在那个低贱的支那人没有打死,反而是两名自己人死了。

由次郎很清楚,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必然是军事法庭,审判,还有枪决,他的心中顿时就涌现出来了一阵恐惧。

紧接着,中村的勤务兵发动的反击十分精准,一发子弹射来,将由次郎旁边的西田直接射倒,而且这是一发标准的爆头,西田黑洞洞的眼眶里面迅速流淌出浓稠的血液,脑浆的混合物,手脚也在无意识的抽搐着。

见到了这一幕,由次郎的心中也更加恐惧,而就在这时候,目睹了好友西田被杀,另外一名士兵竹内瞬间上了头,红着眼大吼着冲了出去,直接就打倒了勤务兵为西田报了仇。

更重要的是,他口中喊出来的那四个字堪称振聋发聩:

“天诛国贼!!”

这四个字出现之后,在日本的历史里面往往就代表着“下克上”的行为,甚至在刺杀政治家的时候,凶手也往往大喊着这个口号。

这玩意儿可是日本历史上的大杀器,就像是要弄死清朝的官儿之前,大喊一声反清复明,马上就取得了政治上的制高点。

由次郎在这一瞬间也是若醍醐灌顶:

“对啊,我们并不是在动乱,我们是在剔除这些腐朽的官僚,我们是在拯救这个国家!他们无权审判我,我们是正义的!!”

脑子里面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之后,由次郎也是瞬间大喊着“天诛国贼”的口号,然后带着枪冲了出去。

于是,这一场动乱迅速的被扩大化了,说实话,这艘军舰上的人员本来就呈现出了两极分化,高层年龄比较大,大部分都是暮气沉沉的,并且还与东乡井这样的人勾结,谋取私利。

而中低层的年龄较小,更是受到了明治维新思想的影响,心中还有振兴国家的热血,当然更重要的是高层捞到的好处也没他们的份儿。

外加日本特有的阶层文化,从学校起高年级的就会对低年级形成绝对压制,军队当中更是如此,因此割裂感分外鲜明。

所以,由次郎他们喊出来的这一声“天诛国贼”就像是导火索似的,一下子就点燃了舰上积累已久的矛盾,让冲突全面升级。

见到了这一幕,方林岩就在心中窃喜,这进展和自己想象的没有太大的区别啊。赶快打起来吧,冲突越激烈越好!

很显然,战斗持续的时间并不太久,以由次郎等人为代表的少壮派就开始明显的占据上风,很显然,因为他们既占据了人数优势,在年龄和体能方面也是大占便宜。

更重要的是,大部分被“大义”冲昏了头脑的士兵热血非常,显得悍不畏死,因此可以说是节节胜利。

好在军舰的设计就考虑到了被敌人入侵的情况,所以其通道内部和舱室都是利于防守,堪称是易守难攻。

并且军舰的高层人员聚集地也多位于船长室,驾驶舱等要害区域,所以这艘军舰的控制权暂时都还在高层手中。

眼见得身边的同僚一个个倒下惨死,那些该死的士兵已经占据了优势,愤怒的士兵甚至将民愤极大的二副抓住之后活活吊死,管理层也是明显的慌了神。

对于他们来说,正是人生巅峰的时候,捞到了不少的钱还升官有望,那当然不想死在这里啊。

在这种情况下,方林岩觉得时机成熟了,对着藤井道:

“藤井桑,我们都是为了东乡井大人效力的自己人,眼下我还有一个能解决当下困境的办法。”

藤井此时都心乱如麻,都在考虑切腹时候的绝命诗了,怎会想到方林岩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的提议,立即道:

“胡君有什么好的提议吗?赶快说出来啊!”

方林岩道:

“这茫茫大海上,可不是没有外援的啊,我这一次带来的三艘货船上面,加起来还是有差不多两三百名水手的,他们虽然战斗力肯定不如士兵,但是有数量优势啊。”

“现在可以趁着驾驶舱还在咱们手里,朝着我的船只靠拢,然后让他们过来帮忙,我看发动叛乱的士兵也就那么七八十个,到现在估计还没有了,应该能很轻松的平定乱局。”

听到了方林岩的话之后,藤井立即就去和其余的人商议去了,然后开始出现了激烈的争吵,方林岩也无所谓,随便他们在那里吵得不可开交。

反正他这一次上船的目的是为了躲过军舰的检查,这基本目的肯定是达到了,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状况都是赚的。

实在不行的话,方林岩套着救生圈就往水里面一跳,他的私人空间里面,氧气瓶和小型水下推进器都是齐备的,可以很轻松的游回去。

不过很快的,日方这边领导层的分歧就解决了,因为发动叛乱的士兵已经开始攻击轮机舱,倘若再犹豫的话,轮机舱一沦陷船只往哪里开都掌握不了,方林岩给出来的这根救命稻草都抓不住了。

于是很快的,日舰就开始朝着远处的商船靠拢,并且打出旗语,要求他们提供帮助。

方林岩这时候也是趁乱熘了出去,换上了一套军服,这时候也没人注意拴在舷边的救生小艇,被他直接开走了出去。

很快的,日舰上的水兵就发觉了不对劲,另外三艘商船居然朝着这边徐徐开了过来,然后己方的军舰也是主动配合靠拢。

他们急切之下加快了攻势,但看到了希望的高层此时也是咬牙坚持,双方打得可以说是热火朝天,艰苦非常。

不过,当距离被缩短到了一定程度上之后,三艘商船呈现出“品”字形将日舰包围了起来,然后一声令下,商船甲板上的“水手”乱枪齐发,顿时就打得甲板上的叛乱日军哀嚎连天,甚至连头都抬不起来。

这时候方林岩基本可以确认,沙俄这边也是被英法给逼急了,所以在这一次的特别军事行动当中没有坑自己。

战争无疑是检验战斗力的最佳方式,一开火之后就看得出来,从海参崴上船这些家伙都是资深老兵,哪怕是在船上开火,准度也是很高的,并且面对敌人的反击无所畏惧。

很快的,在日舰高层的主动配合下,商船上的“水手”开始登船,这时候还没有那么多观瞄设备,日舰这些高层被打得鬼哭神嚎的,只盼望着救兵能更多一些,根本就把握不到具体的详细数量。

一直等到叛乱的日军被彻底干掉,日舰上的高层才发觉了不对劲,为什么这些商船水手全是俄国人啊,而且他们的数量也太多了吧!!

问题是他们现在发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是为时已晚,整个军舰上的要害位置都全部被控制住了。

而且这些人倘若是有为国捐躯,拼死一战的勇气的话,也不会和东乡井等人同流合污了。

当好几名愤怒的日军军官想要暴起发难的时候,下场就是直接被打成了马蜂窝,而其余的人在面对黑洞洞的枪口的时候,只能哀叹着选择了屈服。

毫无疑问,一照面就成功俘虏一艘日舰,这无疑是给此次行动开了个好兆头啊!将这一艘日舰以及其高层抓在了手里面,接下来既不用再怕遇到其余的日舰,甚至在进入长崎港的时候也省掉了无数的麻烦。

此时方林岩也是万分庆幸自己乃是在1895年的近代,若是换成现代的话,那是不可能做出俘虏军舰,还让日方完全被蒙在鼓里的事情来的。

经过了一番审问之后,方林岩这才知道了详情,原来联合舰队的巡逻方向确实是不在这里,由良号跑到这里来,同样也是因为东乡井那边催促得太急,所以跑出来打野食,捞外快的。

甚至连回去应付的理由都想好了,那就是天气不好,在风雨里面迷航了,整艘军舰差点在恶劣天气里面触礁,多亏舰上的领导层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加班加点(此处略掉五百字),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才能将军舰开回来。

总之若是看了这一份报告,立即就会觉得上面的人不但不能责罚由良号的高层,甚至不给他们发个奖章都会良心有愧.....

在这种情况下,方林岩等人商量了一下,便决定到时候留下古根海姆这艘船在外海不进港,将之停靠在了远海的海岛上,这艘船就是用作最后的退路,这时候便直扑长崎!!

此时方林岩又再看了看战争进度条,发觉在拿下了“由良号”之后,中国一方的胜率居然直接提升了3个点,想必此时日本一方的空间战士已经大吃一惊了吧。

一念及此,方林岩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这帮人应该好好怀念一下现在的时光,因为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

七个小时以后,在由良号的领头下,另外两艘商船纳尔温和福斯特号紧随其后,已经来到了长崎港外面。

此时天色已黑,却能见到长崎那边的天空都是微红的,再靠近一些之后便发现,这个日本此时最繁华的港口,似乎陷入到了一种狂躁无比的畸形兴奋当中,整个港口彷佛都在沸腾,关键是本来应该出现的警察,宪兵之类的也消失不见。

街道上有着大量头缠白底红日布带,身穿和服的浪人出没,手中提着武士刀,走上一段路就挥刀高喊:

“中国人は私たち的土地から出て行け!”(中国人滚出我们的土地)

同时他们用疯狗一样的目光盯住了所有人,一旦发觉可能是华族的,立即就冲上去用脚踹,用刀鞘狠狠的砸,若是对方还要抵抗的话,那么就直接抽刀出来砍了。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