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指点迷津【为盟主“叶素兮”加更】

2020/11/21 22:42:31 | 返回章节目录 54
    李慕和张春一同走出宗正寺,离开皇宫。

    张春沉默了许久,突然问道:“李慕,你从小就在阳丘县长大吗?”

    李慕心中想着别的事情,随口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张春摆了摆手,说道:“随口一问……,对了,你说寿王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李慕摇头道:“谁知道呢……”

    寿王为什么总是在关键时刻为他们指点迷津,李慕暂时想不到原因,或许他仅仅只是为了正义,毕竟人性复杂,不能因为出身或是阵营,就给一个人贴上善或恶的标签。

    不管原因,寿王的话,的确是拨云见日,让李慕豁然开朗。

    大周国祚的延续,靠的是什么?

    不是朝廷,不是皇室,而是百姓。

    是百姓的念力。

    朝廷最忌惮的,便是民心大失,他们可能不在乎一城一地,但不会不在乎一郡,十郡,三十六郡。

    大周律法,是为了保护弱者,保护百姓,但这只是表象,究其根本,律法的存在,还是为了维护朝廷统治,因为只有百姓安居乐业,念力才能源源不断的产生,帝气才能孕育,皇室的上三境强者,才能代代不绝,确保江山永固。

    朝廷的党争再激烈,大周千秋万代,永远都是所有人的诉求。

    寿王可谓一语点醒梦中人。

    李慕走出皇宫,没料到,皇宫之外,已经围了不少百姓。

    见李慕走出,他们立刻围拢过来。

    “李大人,怎么样了?”

    “陛下没有惩罚你吧?”

    “李大人还是冲动了,您不该和那人动手的,这不是脏了您的手吗?”

    ……

    感受到百姓们的关切,李慕笑了笑? 说道:“大家放心吧,陛下深明大义? 怎么可能惩罚我。”

    一名汉子松了口气? 笑道:“那就好那就好,李大人不愧是陛下宠臣? 早知道就应该打的重一点,最好打断他两条腿。”

    “这种奸佞,打断他三条腿也不过分。”

    “害李大人家破人亡,他不得好死……”

    人群中? 一名中年人沉默了许久? 问道:“大人是否在为李义李大人鸣不平?”

    众人的目光,也看向李慕。

    李慕目光深邃,说道:“李义李大人? 是我辈官员楷模。”

    “我就知道!”

    “大人血性!”

    “李大人当年死的冤枉啊。”

    “到现在我们还咽不下这口气!”

    众人义愤填膺? 纷纷开口,这时? 那汉子咬了咬嘴唇? 忽然看向李慕,说道:“大人? 您可不可以救救李大人的女儿,她是李大人留在世上? 唯一的骨血了……”

    “别说了!”那名中年人瞪了他一眼,沉声道:“你要害死大人吗?”

    人群中,也传来阵阵叹息。

    “是啊,李大人当年,是与满朝权贵为敌。”

    “现在那些人都已经身居高位,大人最好不要招惹。”

    “还是算了,大人可前往不能步李大人后尘……”

    那汉子目中泪光闪动,声音哽咽道:“当年如果不是李大人,我们一家,早就死在神都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李大人绝后啊……”

    他声音凄楚,李慕身边的百姓,纷纷低下头,眼中是压抑到极致的愤怒。

    一心为民者,被陷害至家破人亡,即将绝后。

    而那些陷害他的人,反而变成了英雄,享受着数不尽的荣华富贵,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

    对于这一切,他们除了愤慨,无能为力。

    堂堂七尺男儿,在神都街头,众目睽睽之下,也忍不住抽泣哽咽。

    周围没有一人发笑,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那汉子低着头,抽泣颤抖间,一双手,轻轻的落在他的肩上。

    李慕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李大人不会绝后,他也不会一直蒙受不白之冤。”

    那汉子抬起头,震惊道:“大人……”

    “大人!”

    “大人……”

    百姓们望着李慕,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眼中激动隐现。

    李府。

    李慕走进大门,院内的玄真子和玉真子就察觉到了一丝异常。

    玄真子转头望去,李慕踏进院子的瞬间,他仿佛觉得,那一方天地,都压了过来。

    这是一种“势”,一种不应该存在于第四境修行者身上的“势。”

    玉真子难以置信的开口道:“他身上的念力,已然成势,难怪他修行进步如此之快,念力修行,极少有人能走通这条路……”

    李慕将新获得的念力重新收归身体,柳含烟快步走过来,问道:“怎么样了?”

    李慕摇头道:“她暂时安全,但要救她出来,还要从长计议。”

    柳含烟想了想,问道:“不能求陛下赦免她吗?”

    李慕道:“没有这么容易,不过没关系,陛下已经答应让我重查李义大人的案子,为李大人翻案之后,事情就简单多了……”

    其实他今天求女皇,只是向她表明一个态度。

    这件案子,牵扯太广,无论是李慕主动提出,还是女皇下旨,都一定会遇到莫大的阻力。

    李义当年得罪的,是权贵特权阶级,其中有萧氏皇族,也有周家派系,他们间接的促成了李府的灭门惨案,当然不会让李慕轻松的重查旧案。

    所以李慕需要一个助力,一个让大周朝廷都无法忽视的助力。

    他走到院子里,说道:“玄真子师兄,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玄真子道:“师弟但说无妨,不用客气。”

    李慕想了想,说道:“可能需要你回一趟白云山,亲自面见掌教师兄……”

    ……

    刑部。

    侍郎衙内,吏部右侍郎看着周仲,皱眉问道:“那李家余孽,被宗正寺接走了,你为何不阻拦?”

    周仲反问道:“中书省的公文,上面盖着陛下玉玺,谁敢拦?”

    高洪摸着下巴上的短须,疑惑道:“可中书省为何要将她调到宗正寺?”

    周仲道:“那公文是李慕所出,依本官之见,他恐怕是要为李义翻案。”

    高洪看着他,说道:“如果本官没有记错,那李义,曾经可是周大人的挚友,怎么,周大人难道不希望看到他被犯案?”

    周仲淡淡的望着他,问道:“你是猪吗?”

    高洪猛地一拍桌子,大怒道:“你说什么?”

    服用过丹药,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的吏部左侍郎陈坚走过来,说道:“高大人,你这个问题,问的有些愚蠢了,当时弹劾李义,周大人可是也有份,李义要是被翻了案,你,我,包括周大人在内,都是死罪,你认为他会自寻死路吗?”

    吏部右侍郎重新坐下来,说道:“周大人对不住,是本官孟浪了。”

    陈坚恼怒道:“十四年前的李义,十四年后的李慕,这姓李的,莫非和我们有仇不成,他一日不除,我们便一日不得安宁。”

    周仲道:“想着除掉他,不如想想,如果他真要为李义翻案,你我岂不是危险?”

    陈坚冷笑道:“那他也得找到证据,想要证明他通敌叛国,再也容易不过,十四年过去了,他怎么证明李义没有通敌叛国?”

    “就算他证明了,然后呢?”

    “这件事情,周川可是也有份,难道要让陛下处死她的亲叔叔?”

    “当年一事,多少人参与,到现在,又有多少人身居高位,就算是陛下宠那李慕,六亲不认,朝臣岂能答应,此案不查,朝廷依旧是朝廷,此案若查,朝廷可就未必是朝廷了,到时候,朝廷一乱,魔道十宗,万妖之国,幽都鬼域,还不得蠢蠢欲动,这些事情,陛下看不清楚,你以为朝中那些老东西会看不清?”

    周仲点了点头,说道:“听陈大人一席话,本官就放心多了。”

    陈坚自得道:“周大人断案或许比本官强,这朝中之事,还要和本官学着点儿……”

    ……

    长乐宫。

    今日没有早朝,周妩批阅了几封折子,便有些心烦,问道:“李慕呢,他今天去尚书省了吗?”

    梅大人道:“刚才见他直接去了御膳房。”

    周妩想了想,说道:“你一会儿去内侍省看看,有什么新到的贡品,给他送去一些。”

    梅大人笑了笑,说道:“是。”

    她正要离开,上官离从外面走进来,周妩道:“阿离,你去御膳房看看,李慕今天做的什么菜。”

    上官离道:“我刚才路过御膳房的时候,看到李慕从御膳房出来。”

    周妩问道:“你没和他一起过来?”

    上官离摇了摇头,说道:“他去了宗正寺的方向。”

    周妩愣了一瞬,下一刻就看向殿门口,说道:“梅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