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来吧!

大泽深处的风,无论哪个季节,都会给人一种细腻婉约之感;

带着湿滑,抚过你的脸颊,还残留着淡淡的余味。

如果没有泥沼中随处可见的妖兽尸骸以及那布满瘴气与毒虫的点缀,相信会有很多文人骚客聚集于此开办诗会。

对于本地人而言,只要不是住在真正深处区域,即使身处生活于大泽广义范围内,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但对于外乡人而言,大泽这两个字,仿佛本身就带着腐烂和恶臭的原罪。

此时,

一处泥沼之中,

一颗脑袋,缓缓地探出。

这不是一颗人的脑袋,脸上布满了鳞片,细看之下,还能瞧见其双眸位置所刻画上去的符文。

它张开嘴,

发出了“呀……呀……呀”的连串叫声,

紧接着,在远处,开始有相近的叫声在回馈。

脑袋又缓缓地缩了回去,

不久后,

一队人策马,从这里飞驰而过,马蹄扬起了一片泥浆,惊扰了一片蛇虫鼠蚁。

……

茗寨中央高台位置,

头发半白面容也开始呈现出衰老之色的楚皇,正和那黄袍青年下棋。

“你姓什么?”

楚皇问道。

“黄。”

“叫什么?”

黄袍青年许久没回答。

楚皇瞥了他一眼,继续落子,也不催。

黄袍青年自嘲式地笑道:

“取个门第的‘第’字吧,就显得吃相有些太难看;取个‘一’字吧,又觉得傻乎乎的。

好在平日里名字用得也不多,就这样耽搁了。

陛下若是有兴趣,可以帮我取一个。”

“那岂不是占了你的便宜?”

“陛下这话说的,这应该是我的荣光才是。”

“那就叫黄郎吧。”

“真是……好敷衍的一个名字。

行,就先用着。”

“名字这事,如何能凑合?”

“陛下的名讳,现在用得多么?大楚上下,文人作诗公文行书,也都得避陛下的讳;于外国而言,只知道陛下您当初是楚国的四皇子,也曾是楚国的摄政王,现在,是楚国的皇帝;

又有几个人真能记得陛下您的名字?”

“你的心,很大。”

黄郎伸手捂着嘴巴,又开始笑,道:

“再说句让陛下您觉得很欠打的话,

天生的。”

“是很欠打。”

“我自己也这般觉得。”黄郎伸手指着自己的耳朵,“打我记事儿起,耳朵边,就总像是有人在对我说话,说着那些三六不着调的玩意儿,就是现在,还有。”

“哦?”

“否则……”

黄郎目光略微环顾四周,

“否则这帮一直沉睡着好让自己多苟活一阵子的大能们,又怎会对我毕恭毕敬?

至于再往下的,

我就懒得说了,估计陛下您也不爱听。

全是些神神叨叨的玩意儿,千奇百怪的愿景;

我也曾翻阅过孟寿大人所著的史书,里面也记载了不少古来圣君与名臣出生时和幼年的奇景。

只能说,

他们没我会编也没我会吹。”

“这倒是有意思。”楚皇面露笑容,“你能骗得了他们?”

这帮隐士不出,一直沉睡的家伙,自称门内,与门外隔绝,他们并非长生不死,而是一直把剩余不多的寿元储存着,以长眠的方式换取更慢的消耗。

但他们现在,可是全都苏醒了。

为的是谁,

为的,

就是眼前这个青年。

“我自己觉得是假的,可他们,比我还信是真的,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梦里什么都有,

可梦醒后,什么又都没来。

我甚至怀疑自己得了癔症,是个痴傻疯子。

但遇到他们后,

我才发现,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一群人,比我还更像疯子。

对了,

陛下,

您相信天意么?”

楚皇点点头,又摇摇头,道:“二十年前,说燕国要一统诸夏是天意,谁会信?”

“陛下您并未回答我的问题,您相信么?”

“朕,相信是有的,但信不信,看人。”

“和陛下您说话,确实比和他们说话,要有意思得多,有些事情,在他们眼里,是完全不容亵渎的。

“他们,是输不起。”

“对,就是输不起,已经压上了一切,不仅不允许自己输,还不允许这赌桌,压根就不存在。”

“你呢,不信?”楚皇问道。

“我和陛下您一样,是信有天命的,也信这头顶苍穹,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但……”

“但什么?”

“人定胜天这四个字,听起来有些太假大空了,但换个方式去想想,为何数千年来,无论是民间黔首还是身处高端的炼气士;

他们总是会对这头顶的苍穹,对那浩渺的天意天命,带着一种近乎是发自骨子里的敬畏?”

楚皇略作沉吟,

回答道:

“许是因为这天意,从未输过。”

黄郎也学着楚皇先前的样子,点头再接摇头,

意味深长道:

“因为哪怕它输过,也没人能知道啊。”

黄郎投子认输,

拍了拍自己的膝盖,

道:

“自古以来,

谁赢了,

谁不就是天命所归么?”

这时,

酒翁身形出现在高台上,

禀报道:

“主上,起风了。”

“对了酒翁,我刚有了个名字,叫黄郎,郎君的郎。”

“好名字。”

黄郎指了指酒翁,对着楚皇摊了摊手。

而酒翁的目光,一直落在楚皇身上。

黄郎则伸手问道:

“确定了么?”

“已经有人去了,得等入阵后,才能确保安稳。”

“好。”

酒翁下了高台。

黄郎则看向楚皇,问道:“陛下是否需要歇歇?”

“还没到我那外甥女承受的临界点,再多给点儿吧。”

“陛下可真是位好舅舅。”

“现在说这些,本就没什么意义了。”

“是,就算您现在停止了,那位摄政王也不会知道,除非您和他,早就有了默契,可若是有默契的话,他根本就不会来。”

楚皇两鬓的白发开始飘起,

伸手,

收拾起棋盘上的棋子,

道:

“我这个妹婿的脾气,以前我不是很懂,现在,我觉得自己算懂了,正如你前些日子所说的那样,他来,只是想拍死我,同时,也是想拍死你们。

他和其他枭雄不同,

他有致命的弱点,

那就是……看似冷酷,实则又很注重家人亲情。”

黄郎则道:

“但同时也是他的优点,世间枭雄,一直不少,哪怕得乱世而出,可每逢乱世,总能扑腾出好多条来。

可有枭雄的本事,同时又弥补了枭雄的弱项,才是真正的强大。

否则,当年靖南王又怎会一力扶持遮蔽他?敢把自己的嫡子,就放他身边养着。

否则,现如今的那位大燕皇帝,又岂敢与他玩这种眉来眼去君臣相得的戏本?

归根究底,

这人,

靠得住,也踏实。

这是一块金字招牌,

这光,

能亮瞎人的眼。”

“你说得很对,所以,等消息吧,如果他确实来了……”

“陛下的意思是,他若是确实来了,那就意味着他入戏太深了?”

楚皇摇摇头,

不猜子,

直接落子,

道:

“是压根就懒得演。”

……

“主上,过了前面的山谷,就是茗寨的范围了,属下刚刚探查过了,前头有一个大阵。”

薛三禀报道。

阿铭伸手指向前方山谷,

那儿的天空和这里的天空,有着明显清晰的颜色分层:

“这还需要你探查?”

瞎子开口道:“主上,那阵法应该是四方大阵。”

“瞎子,你到底偷偷补了多少课?”薛三好奇地问道。

“平日里多看看书也就知道了,灭后山后,收缴了不少典籍,入乾京后,我也命人收藏了不少书。”

“可你就算不用眼睛看,也没道理这么快就都看完且记下了吧?”

“这肯定来不及,但每一项排名最前头也就是最牛逼的几个,倒是都刻意浏览了一下。

这四方大阵,是用气运催动而出的阵法,相当于是一个大号的结界,外人进去,就会被全方位地受压制。

这是极为高明的炼气士手段,等于是给自己设了个很不要脸的主场优势。”

郑凡扭头看向身侧的瞎子,

问道:

“能破么?”

“属下也就会这嘴皮子功夫,小阵法什么的,属下倒是能尝试用精神力分析一下去破一破,这种大阵法,属下暂时还无能为力。

不过,破阵的定律总是不会变的,最好的也是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用相对应的事物去轰阵法的根基。

既然是以气运为根基立下的阵法,

不出意外的话,

主上您一进去,

差不离就能破了。

毕竟,

论气运,

如今大燕的气运,才是最鼎盛的,其他的和它比起来,根本就是不入流。

主上您是大燕的摄政王,

虽然现在没穿王服,也没骑貔貅,可主上还是主上,在法理角度来说,是有资格受气运庇护的。”

“哦。”

郑凡点了点头,吩咐道:

“做饭吃吧。”

“是。”

魔王们开始埋锅造饭。

樊力将一路背在背上的大铁锅放下来,同时搭起烧烤架。

薛三去捕猎,附近的野味很多。

瞎子则用自己的意念力过滤水,四娘则将一直带着的大料取出,开始炒料。

不一会儿,薛三就回来了,抓住了两只猎物,一只长得跟兔子似的,但比普通兔子大很多,眼睛也是绿色的,另一只则像是野猪,但小很多。

都是进化不完全的妖兽,三爷熟稔地扒皮清洗腌制,最后,上烤架。

而锅里的红汤火锅,这会儿也开始沸腾。

阿铭与梁程则从附近采摘回来不少野菜,等到他们将东西放在四娘砧板面前时,

四娘忽然笑道:

“真是的,疏忽了,不该让你们俩去的。”

“怎么了?”阿铭问道。

“你们俩试吃了么?”

四娘指着放在自己面前的蘑菇和野菜问道。

“吃了啊。”

四娘点点头,道:“有毒你们也很难毒死。”

“……”阿铭。

四娘取出银针,开始试毒。

大泽的妖兽多,奇怪植物也不少,以往的生存经验很难在这里完全套用。

比预计时间,多忙活了一会儿,饭食终于准备完毕。

大家伙围坐在火锅与烤架边,

阿铭拿出了酒嚢,给每个人倒酒。

红色石头放在郑凡脚下,阿铭也没忘记它,给它身上也淋了一些红酒。

一圈倒完后,

阿铭坐下来,

又拿出一个酒嚢,里面的酒更鲜红,只不过只能他和梁程享用。

火锅冒着泡,

烧烤滋着油,

大家伙手里都拿着杯子,

开饭前,全场地位最高的得讲几句,

这是无论哪里无论何处无论何时甚至无论是人是鬼……都会保留的礼节。

面对大家伙的目光,

作为主上的郑凡端起酒杯,

道:

“我挺享受这种感觉的,大家聚在一起,吃吃喝喝。

记得以前,这是常有的事儿,几乎每晚咱们都会聚在一起吃饭聊天,这些年,反而次数少了很多。

有的,是忙,回不来;

有的,则是有了家室;

眼下这样的机会,反而少了。

我们也许久,

没这般纯粹过了。

所以,

这一顿,

大家,

吃好喝好,也喝好吃好。”

“哈哈哈。”

“呜呜呜!”

“哦哦哦!”

薛三、樊力几个很是应景地发出点叫声以烘托氛围。

接下来,

大家开始正式用餐。

连阿铭面前,也被分到了一块烤肉。

阿铭拿起来,咬了一口。

“不用太勉强,意思一下就好。”梁程说道。

阿铭摇头道:“还好,比起毛血旺来,其他食物都是美味了。”

毕竟当年实力没恢复,大家基本都是普通人那半年里,毛血旺可谓是阿铭能接触到的最“原味”美食了。

虽然后来,他就再也没吃过,可被毛血旺支配的恐惧,一直根植在他的脑海中。

樊力坐在那里,大口吃着肉,薛三站在锅旁边,夹火锅菜。

“主上,我还做了些手擀面,一起下了吧?”

“好。”

四娘把面条下进锅里。

在等面条熟的时候,

已经吃喝了一轮的郑凡,双手撑在身后地面,整个人很是慵懒地面朝上,

道:

“真他娘的像是在团建。”

……

“吃喝起来了都,他们难道不急么?”

山谷一侧的坡地上,两个黑袍女人站在那里,眺望着那边的情况,其中一个女人的眉心位置,有一颗黑色的印记,似是被火熏烧出来的。

“针对的是他,又不是他的女儿,他人都到跟前了,现在是我们期盼着他进来,只要他没进来,他女儿就是安全的。

这个道理你都不懂?”

“懂是懂,但就是觉得他们太安逸了,有点太不把我们,当回事儿的感觉。”

“人家是将咱们比作臭水渠里的老鼠,我们做的又是用人家闺女威胁人家的下三滥事儿,为何要瞧得起咱们?”

“你就不生气?”

“不生气,还挺佩服他的,回去再通禀一下吧。”

“好。”

……

“到底是来了。”

楚皇和黄郎,刚刚又下好了一盘棋,黄郎又输了。

“反正陛下您稳坐钓鱼台。”黄郎笑道。

“只不过是输到一无所有后的云淡风轻,算不得什么。

我能给的,借着你们的力,也算是给我外甥女了,剩余的……

最后是你们把他杀死还是他把你们杀死,

我都乐见其成。”

“是啊。”

黄郎应付了一声,扭头看向酒翁身边站着的那名女子,问道:

“他带了多少人?”

“回主上的话,总共带了六个人,外加……一只灵。”

“那位晋地剑圣也在吧?”

“不在。”

“不在?”黄郎有些疑惑。

酒翁开口道:“主上放心,在他们靠近茗寨附近前,我们的人就已经盯上他们了,主上请看那里。”

高台下面,有一老妪坐在一口算盘上,悬浮而起,一同悬浮的,还有她面前的一口缸。

只见老妪伸手,从水缸里撩出一泼水,自前方出现了一道画面。

画面不是很清晰,却也能看见一群人正在吃喝的热闹场景。

老妪开口道:

“主上,我们有九个炼气士,一直在盯着他们,那位摄政王,确实没带军队来,随行的,也就只有这六个人,再加那块红色石头的灵,那只灵,也没故意隐藏气息。”

“都是些什么人?”黄郎问道。

老妪回答道:

“一个,风尘气息很重的女子;

一个,穿着道袍的算命先生;

一个,背着一口大锅走了一路的傻大个;

一个变戏法玩甩棍儿的侏儒;

外加俩病秧子,一个渴血,一个像是中了尸毒。

最后一个,是只会哭的孤坟怨婴。”

黄郎皱了皱眉,

道:

“说清楚点儿。”

老妪笑了笑,表情很轻松,

道:

“一个是当世摄政王王妃,一个是晋东的大将军;

另外四个,分别是王府下面传说中的几位先生,江湖传说摄政王府有几位樊力先生,怕就是他们几个了。

至于那怨婴,应该和主上身边那位陛下的火凤之灵差不离。”

“实力呢?”

“摄政王本人气息明显不稳,应该是初入三品,亦或者是靠一些药物以及补品强行堆砌起来的。

王妃以及几个先生,包括那只怨婴,按照境界来划分的话,都是四品。”

未了,

老妪“呵呵呵”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道:

“一个小三品,七个四品;

都是些小问题。”

黄郎则皱眉道:

“我原本以为,这位摄政王不带大军来,至少也会挑选一些真正的高手带在身边,他身边又不是没有,结果他带来的一众手下里,

最强的,居然是他自己?

所以,

要么是这位摄政王脑子有问题,要么就是我们自己会有问题。

而你很难说,

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打了这么多场胜仗,灭了这么多国家,逼得我们连正面喘气儿都不敢。

因此……”

黄郎挠了挠头,

“我觉得我们可能会面对一个……很大的问题。”

老妪被这一连串由她开始的“问题”给绕得有些晕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酒翁在此时开口道:

“主上,今日之后,您的命运,天下的命运,都将逐渐回到原本的轨迹上去。

毕竟,

不管那位摄政王到底是真的洒脱还是故作装神弄鬼,

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都将不是问题。

那位王爷擅长的是打仗,

可这里,

是江湖!”

……

野炊,已经进入尾声。

除了樊力依旧还在不知满足地啃着烤肉,

其余人,

都早就放下了碗筷。

郑凡从四娘手里接过了一条湿毛巾,

一边擦着手一边忍不住笑道:

“老是打仗来打仗去的,说实话吧,我也是有点腻了。

真是好不容易啊,

终于,

轮到了一场江湖。”

———

先发这么多,下一章我继续写,大家明早起来看。 书友小说网,无广告无弹窗,小说漫画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