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樊力之威!

樊力站起身,

此时的他,仍然看起来是一脸憨厚。

但眼眸深处,却多出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一如家里孩子,在爹娘不在家时,就觉得自己是家里的老大,终于可以大声喊叫自由自在去尽情释放自己的天性而不用担心来自老爹的鞋底。

人也是一样,魔王,同样如此。

在实力不够时,该低头时,也得低头;

而当实力不断恢复起来后,源自于自身依仗的增强,所谓的“天性”,也将随之复原。

徐刚觉得眼前的一幕有些不可思议,要么是巧合,要么就是先前用了什么特殊的法子压制了破境,直到现在才解开。

可四品到三品,不仅过的是肉身,还有心境这道门槛,这,又是如何做到的?

“打不打?”

没让徐刚有过多思考的时间,樊力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徐刚目光微沉,开始向着樊力走去。

“初入三品,境界还未巩固,到底是谁,给了你与我这般说话的底气!”

“嘿嘿。”

樊力笑了两声,也主动向徐刚走去,同时回答道:

“你大舅,你二舅,你三舅……”

这些话,

再配合樊力的憨厚表情,

真的是起到了极好的拉仇恨效果,当真是怎么瞅都欠揍。

当双方的距离拉到十丈之内时,

“砰!”

“砰!”

几乎同时,双方原地弹起,宛若两块巨石,刹那间就对撞到了一起。

“砰!”

徐刚没用兵器,樊力也没捡起自己的斧头,双方的第一轮接触,是拳头对拳头的对拼。

一记之下,

双方脚下的地面都凹陷下去了一大截。

感知着自己拳头上传来的对等力道,徐刚有些疑惑,这是初入三品的武夫之力?

想归想,但如此近的距离之下,双方下一步的举动,几乎就是本能了。

收拳,

抬腿,

踹出!

武夫的对决,有时候往往会显得很枯燥,尤其是在双方都很笃定于自己体魄的强悍与气血的充沛,想要靠堂堂正正力量碾压的方式去赢得对决时,

往往就会忽略掉大部分的花里胡哨,

演变成像是两头公牛顶角的枯燥进程。

类似于当年在郢都大楚宫门前,靖南王刀劈影子的这种武夫巅峰对决,那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

徐刚的脚,踹中了樊力,同时,樊力的脚,也踹中了徐刚。

双方的支撑腿,几乎同时下压,强行“吃”死这重心。

徐刚作为门内人,高高在上,那是自然的,再加上先前那般高姿态的回味了一下“燕人”情怀,在那位摄政王面前,把调儿起得那么高,怎可能允许自己露出狼狈?

至于樊力,

身为魔王,

要么不打,

要打就必须得赢,且赢是基础,更重要的是,得赢得漂亮!

故而,

两个都很有“包袱”的武夫,在对踹了一脚后,又强行用自己的身躯,消化了对方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力道。

再接着,

就是几乎同时,双方又一次的拳脚交锋。

二人位置基本没变,

谁都不退,

就揍,

就打,

就扛!

轰鸣声,在山谷间不停地回响,形成了一种有序的节奏。

……

“初入三品,就能和徐刚打成僵持,什么意思?”

后方,俩女人到底没有听瞎子的话去帮忙取瓜子果脯。

“修炼功法原因吧,更像是在强撑。”

“哪个在强撑?”

“总不可能是徐刚。”

……

老妪水缸前的光幕,正倒映着山谷前两位武夫的对决,虽说没有声音传递仅有画面,但也能瞧出来双方肉身每次对碰后所产生的威势到底有多可怖。

而这时,原本在茗寨内的一些一直在打坐的黑袍人,一部分也凑到高台下面看水缸衍射出的光幕,一部分,则直接前往阵法入口位置。

楚皇坐在那里,也在看着;

而这时,

早就站起身的黄郎,

虽双手负于身后,可指尖不断地互相拨弄,显露出其内心的某种焦躁情绪,正愈演愈烈。

在梦里,

他身边应该会有一群帮手,帮他扫平一个又一个对手;

现在,

他的帮手更多,

可他真想大声喊出来:

一群自大的蠢货!

……

各式各样的目光,通过各自的方式,都在关注着这场此时正在进行的对决。

郑凡也站在那里,直接无视了不断被掀起吹到自己身前的尘沙。

在他身后,

瞎子依旧神色平静,阿铭与薛三,脸上早就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可偏偏又不好意思埋怨什么,一旦埋怨,就等同是在指责主上不该第一个选樊力上去。

渐渐的,

当双方的交手逐渐白热化后,

阿铭和薛三才算是长舒一口气,

终于,

要结束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

起初徐刚认为樊力是在硬撑着,断不可能持久,但一通鏖战下来,徐刚渐渐发现,竟然是自己的气血,开始抑制不住地在这种高节奏的对撞之中开始呈现下滑的趋势;

而自己眼前的这个对手,反倒是真正意义上的越打越勇。

自己的拳头,一次次地轰在对方身上,反馈回来的硬度,竟然也在随之增加。

这哪里是在打架,

自己这分明就是在打铁!

把眼前的这个对手,越打越硬!

猛然间,徐刚醒悟过来,对方莫不是真就是在利用自己,强行淬炼体魄?

这一猜想很是荒诞,一个刚进阶三品的存在,怎么敢在自己这三品巅峰武夫面前玩这一出?

然而,

当站在后方观战一直在勉力自己多保持一会儿风度的郑凡,

终于忍不住在嘴里发出一声略带不耐烦的……

“啧。”

刹那间,

樊力马上发出大吼,

其皮肤上,出现一道道密密麻麻的龟裂,倒不是樊力的体魄被徐刚打碎了,而是一层新的外壳,被硬生生地打了出来。

倏然间,

樊力的力量瞬间得到了爆发,血脉深处沉睡已久的一些存在,终于像是打火石一般经历一次次摩擦刮碰后,擦出了期待已久的火花。

“嗡!”

徐刚的拳头,被樊力攥住。

徐刚心下一喜,

破绽!

但当徐刚一脚顺势踹过来时,樊力身上先前“浮”起的皮肤外壳,在顷刻间开始燃烧与融化,且又在转瞬间,化作一根根倒刺在其肉身上的金色倒刺。

“嘶……”

徐刚只觉得自己踹在樊力身体上的脚掌位置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

这意味着他那浑厚的护体气血在刚刚那一刻已经失去了防护作用,连自己强悍的肉身也被撕开了口子。

鲜血的飙飞,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

徐刚下意识地想要脱离眼前这个对手,

这一刻,

他已经不再想着去顾及什么格调以及门内其他人对自己甚至是自己身后俩兄弟对自己的看法了。

他感到了恐惧,

一种深刻的恐惧。

这恐惧源自于你小时候第一次划破了手指,

疼,

很疼,

甚至想哭!

这是一种崩塌,源自于信念的颠覆,他沉睡了百年,再算上之前成名江湖闯荡天下的岁月,他已经在武夫巅峰的位置,待了一百多年。

而幼年时间,才多短?

当一件事,久而久之后,就会想当然地变得理所当然。

可一旦后者被颠覆,对整个人的心神,都是一种巨震!

鲜血的飞溅,倒映在徐刚的眼眸之中。

然而,当他准备拉开距离时,抓着其手腕的樊力,猛地将其向自己身前一拽!

徐刚身体的逃脱,被阻滞住了,不过他好歹是武夫巅峰的存在,也没立马失去重心;

不过,这无所谓。

因为樊力已经趁着这个机会,

张开了双臂,

向他……拥抱了过来!

这已经不再是武夫之间的打法了,

若是说先前樊力主动伸手攥住徐刚手腕,给了徐刚一个借自己力道打自己的机会的话,那么现在樊力所做的,则是完完全全的门户大开,徐刚完全可以趁势对着其胸口等要害位置,发动最为迅猛的打击,就是武夫打架,要害和虚弱处,也是要看护的。

徐刚一咬牙,他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可这时候,他也没有了再思考权衡的机会,只能抡起拳头,毫无保留的砸向樊力的胸膛!

他要砸开他,他要打退他,因为他的鼻尖,不仅嗅到了自己鲜血的气息,还有……那似乎距离自己很是遥远的死亡气息。

“轰!”

“轰!”

“轰!”

樊力的胸膛,实打实地承受了来自徐刚三拳的重击,每轰一次,樊力的身躯就随之震颤一次,甚至,从其后背位置可以看见一些骨骼,都已经被打得变形凸出,几乎就要突破皮肉的阻隔暴露出来。

可是,

徐刚并未有种自己占得大便宜的感觉,因为他看见自己被血气包裹的双拳,在轰打眼前对手胸膛时,也被对方胸口位置上长出的倒刺给划破;

要知道,拳头,本就该是一个武夫全身上下最坚硬的位置,可依旧难逃被刺破的下场,其双拳在连续出拳之后,已然变得血淋淋一片!

更可怕的是,

在承受了这般的伤害后,

樊力到底是完成了,

对徐刚的……拥抱!

双臂,收拢,樊力将徐刚,将这个三品巅峰武夫,狠狠地搂入怀中!

手臂上的倒刺,胸膛上的倒刺,双腿上的倒刺,全身上下的倒刺,对徐刚,来了一次全方位地接触!

一根根尖锐可怕的存在,刺入了徐刚的身体,他感觉自己如同是被陷入了万箭穿心的状态。

很久很久了,

他终于再次意识到,

什么叫虚弱,

什么叫不堪,

从而,

抑制不住地发出了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叫,惨绝人寰,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到底是怎样的酷刑,才能让一个巅峰武夫,变成这个模样!

但紧接着,

更为骇人的一幕出现了,

拥抱之后,

樊力开始张开双臂,

而那一根根刺入身体的倒刺,则像是马车轮子一般,在徐刚身体血肉之中碾压了过去。

气血,在分割;

皮肉,在撕扯;

骨骼,在搅碎;

这是实际意义上,不带丝毫夸张手法的……骨肉分离!

一切的一切,实在是发生得太快,快到注视着这场对决的人,甚至都没来得及回过神来,一场本该“旷日持久”的武夫对决,就以这般匪夷所思的方式,强行结束。

先前还站在阵法之中的徐刚两兄弟,这才明白自己要救大哥,不管不顾得从阵法之中冲出,要帮大哥解围。

然而,从阵法中出来,就算是自己人,也得需要一点时间,哪怕仅仅是一线之隔,可在过那一条线时,身形就如同进入泥沼,变成了慢动作。

郑凡在此时喊道:

“不是说好单挑的么?不是说要军中较技的么?

怎么,

输不起,要喊人了?”

这时,

瞎子与梁程走到郑凡身侧,同时单膝跪伏下来。

郑凡先将乌崖刀放在梁程的肩上,再提起。

顷刻间,梁程身上的气息暴增,晋东王府四品大将军,进阶入三品!

刚完成进阶的梁程,没有丝毫耽搁,单掌拍地,身形径直向阵法出入口的位置,直接扫了过去。

恰逢这时徐淮与徐海俩人从阵法内出来,正向自家大哥所在的位置冲过去时,猛地一道裹挟着煞气的罡风,对撞了过来。

“砰!”

“砰!”

徐淮于徐海二人,身形不由自主得后退;

而梁程,则立在原地,岿然不动。

不同于他们大哥徐刚三品巅峰武夫,这俩兄弟,实力并未达到三品巅峰,可尽管如此,二人竟同时被一人撞开,这也足以让人惊愕了。

梁程的皮肤,开始呈现出暗青色,眼眸之中,宛若有鬼火在闪烁,两颗獠牙,象征着无上的威严裸露在唇齿之外;

四周,那浓郁的煞气,似乎随时都可能滴落成雨,可依旧极为温顺的在其身边不停地环绕周转。

双手,

缓缓地提起,

十根黑色的长指甲,带着可怕的尸毒,连这空气,仿佛都正在被淬毒;

他曾率领千军万马,

眼下,

他自己,

就是千军万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只是这一小会儿的耽搁,

樊力那边,终于完成了对自己“艺术品”的创作。

他举起双手,

被倒刺勾连着的徐刚,也随之举起双手,

他开始扭动,

徐刚的腰,也随之开始扭动,

他开始摇摆,

徐刚也随之开始摇摆;

他将自己身上的倒刺作为线绳,将没有死透还有残留意识的徐刚作为木偶,在尽情呈现着属于自己的土味儿审美。

郑凡记得,相似的一幕曾经在第一次燕楚国战时发生过。

当时自己下令要将城内的楚军给逼出来,

结果樊力这憨批,直接把人石远堂石柱国的遗体从棺材里扒出,套上竹竿绑上绳子,扭起了秧歌。

最终让城内楚军将领发疯,下令出城攻击。

合着,

出处其实在这里,

这本身就是樊力的一项血统能力之一,只不过以前一是可能暂时施展不出来,二是樊力也很少有捉对厮杀的机会,在战场上也不大可能对一个普通小兵用这一招,偶尔和剑圣切磋时,也不可能对老虞使它。

可这一招,确实相当恐怖与惊人,那自体内长出的倒刺,可以突破气血与体魄,再强的武夫又如何,单挑之下,谁敢近这憨货的身?

樊力扭得不亦乐乎,

可一不小心,力气用得过大,只听得一声类似布帛撕裂的声响,徐刚的上下半截身躯,竟然被一不小心扯开了。

樊力僵在了那里,皱着眉,看着自己刚刚做好结果很快就被自己玩坏的新玩具,脸上,颇有些意犹未尽之色。

同时,

从徐刚的身躯之间,樊力探出脑袋,打量起了先前被梁程替自己拦截下来的俩兄弟。

随后,

樊力将徐刚下半截身躯丢在了地上,将徐刚上半截身躯,放在了自己右肩位置,远看上去,像是徐刚就坐在樊力肩膀上一样。

郑凡的乌崖刀,也从瞎子肩上挪开。

“呼……”

瞎子发出了一道极为舒畅的长音,这一刻,他感知到自己的意识,自己的精神,正兴奋地颤抖,同时,他也有信心,让现实,也跟着一起颤抖。

不过,瞎子毕竟是瞎子,他有着极强的克制力,至少,不会像樊力那般,直接嗨起来。

只见瞎子站起身,依旧站在主上身边。

郑凡拍了拍胸下位置,道:“烟没拿来。”

“主上放心。”

瞎子转身,向后走去。

走着走着,距离站在后方的那两个黑袍女人就越来越近。

俩黑袍女人看着刚刚步入三品的瞎子,眼里满是震惊。

“本来很简单的事儿,非得弄这么麻烦。”

瞎子伸手,

对着她们身后勾了勾,

先前众人聚餐位置放在马鞍里的花生、瓜子、水囊外加主上的大铁盒,全部被瞎子隔空拘了过来;

瞎子伸手指了指中间挡着的两个女人,东西已经飘到俩女人身后了,

见这俩女人还站着没动,

瞎子精神力迸发,横扫而出。

炼气士的那个女人还好,只是面色一阵泛白,而那走武夫路子的女人,则直接发出一声闷哼,鼻尖有鲜血溢出。

瞎子在她们俩识海中用精神风暴喊的是:

“注意了喂,腿收一收!” 书友小说网,无广告无弹窗,小说漫画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