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传说中的……一品!

“对方的愚蠢,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瞎子站在郑凡身边说道。

一个请君入瓮再加愿者上钩的计策,既然已经成了;

那接下来要做的,就应该是豁出一切,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将这上门的鱼饵直接扑杀。

这与大燕摄政王带来的这批手下,能否四品入三品,能否三品入二品,其实没什么关系。

因为对于门内的人而言,

他们为这场“大计”,已经付出了很多。

甭管年纪原本多大,至少他们选择进入门内时,是将他们最好的青春年华给放弃了,把自己弄成沉睡的活死人以延缓阳寿的流逝;

等再苏醒时,其实一个个的,生命已经直接进入了倒计时。

而且这苏醒,还是提前的。

这些在他们那个年代可以开宗立派的人物,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巨大的成本,其实早就已经给出。

对于他们而言,

不成功便成仁,已经没什么好顾忌也没什么好舍不得的了。

唯一的机会,就是将大燕的摄政王给杀死,以换取天下重新大乱的那么一丝可能。

换位思考的话,

如果门内的是郑凡与魔王们,

估摸着打双方一照面,就直接所有人出动,甭管实力高低,哪怕是负责扫地的太婆,有一个算一个,一起扑上去,先把人干死把目标完成了再说。

但就是在这种清晰的局面下,

硬是被门内的这群人做成了很可笑的降智表演以及添油战术。

最重要的是,两军交战,接连被斩先锋军,接下来这队伍,就没法带了。

就像是先前四娘对那俩黑袍女人出手以及阿铭对徐氏两兄弟出手时那般,三品高手,失去了战心与勇气后,瞅准一个空隙,就能轻易地取下他们的性命,这就和大军追逃时从后头轻松一刀砍下去就能收获一个人头一个道理。

阵法内那一群人脸上的惊恐神色,也是如此清晰,等到接下来魔王们杀进去后,他们必然一个个的死道友不死贫道。

就比如锦衣亲卫之所以能够用列阵之法搏杀高品强者,那是因为他们愿意主动为了结果而献身,一旦没了这股子精气神,压根就取不得战果。

“不是他们……蠢……是他们太正常……了……”

郑凡现在说话都有些艰难,可又必须得说话。

有时候愚蠢,并不是特殊的,蠢,本就是一种普遍。

历史上,在面对外部威胁时,放下成见合舟共济确实值得赞叹,但往往面对外部威胁内部依旧处于内耗的情况,才是最为普遍的。

门内是一群“高人”,

可正因为都是高人,没有了普通人的稀释,使得这群高人将属于普通人的愚蠢,给更为浓郁地展现出来。

瞎子开口道:

“主上,属下觉得,原本我们所预料的最坏可能,兴许可以避免。”

“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不能……侥幸……全力……以赴……以他们为鉴……”

“是,属下明白了。”

瞎子环顾四周,开口道:

“从现在开始,指挥权,归属于我。”

郑凡勉强地点了一下头,

道:

“听他的。”

梁程、阿铭、樊力全部后退半步:

“属下遵命!”

“四娘,你留下来,看护主上。”

四娘点点头,站到郑凡身后。

“阿力,你是肉。”

樊力挠了挠头,点头。

他早就习惯了当肉。

“阿程,你负责突进。”

“嗯。”梁程点头。

“阿铭,你负责补位。”

“嗯。”阿铭点头。

“建立精神锁链,我负责指挥和控。”

说到这里,

瞎子似乎记起来什么,道:

“三儿,你和四娘一起,保护主上。”

三儿挪步到了郑凡身侧,站好位置。

接下来,

举起双斧的樊力,走在最前头,站在阵法前。

梁程落后樊力半个身位,于侧翼站好。

瞎子站在樊力正后方;

阿铭则在旁边很随意地站着。

瞎子的声音,在所有人脑海中响起:

“我们是有机会的,但我们必须当作没有机会去做,才能争取到那一丝的可能。

主上现在与魔丸合体,为了给我们进阶,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时间拖得越久,对主上身体的伤害,也就越大。

对方的愚蠢,给我们看到从容的时机,兴许,不用走到那最后一步。

既然决定来了,

就什么都放下了。

既然之前吃饭后,主上说的那番话,大家都点头了,

那就是第二次保证。

我清楚,诸位都是洒脱人,我也明白,诸位此时都心无旁骛。

可约法三章,还是得做好。

所有人,

自现在开始,

收敛自己的天性,

我知道重新获得力量,能让你们很兴奋,可现在,必须压制住这种兴奋。

先前,是最后的狂欢,这无所谓,可眼下,既然有机会,为何不全力以赴?

尤其是你,

阿铭。”

“我知道了。”阿铭的声音在众人心里响起。

“待会儿入阵后,所有人听我指挥,不准有丝毫错漏。里面必然还有其他的二品高手,但无所谓,现在的我们,本就不是普通的二品。

只要我们配合好,

就能在里头掀起一场屠杀,一波杀过去,完全掀翻他们!

他们强是强,但那也只是乌合之众。

注意配合,

不准浪,

不准浪,

不准……浪!”

搁在平时,

瞎子这般啰里啰嗦的,大家伙肯定早就不满了,当然,平时瞎子也不是个喜欢啰嗦的人。

而当下,

魔王们脸上也没丝毫不耐烦之色。

“我现在可以用自己的精神力,强行撑开这个阵法的结界,所以入阵时,会比他们预想中要快很多。

阿程,阿铭,

入阵后进行第一轮搏杀,务必一击致命或者一击重伤。

阿力做好接应准备,接应他们回归喘息。

各就各位,

入阵!”

……

“所以,人家不是来送死的,人家,也不是来破罐子破摔的,人家,有着十足的底气。”

黄郎有些无奈地感慨着,

“可我就是想不通,为何先前的一系列情报,包括乾楚两国无论是凤巢内卫还是银甲卫,都没有发现这一情报。

王府里的诸位先生,竟然是隐藏的二品高手?”

楚皇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鬓角已经半白的长发,

道: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作为皇帝,管理的艺术,几乎就是他的本能。

所以,楚皇已经看出来了,当外头的形势发生根本性的逆转后,里面,固然还拥有数量更多的战力,可他们根本就没时间与机会,再坐下来,开一场长老级的会议来统一思想。

没有成建制的指挥,也没有自上而下的意志传达……

虽然眼下算是世间战争巅峰强者的团体对决与厮杀,

可本质上和村里为了争夺井口水源的械斗也差不离。

往往不是哪边人多就稳赢,

而是看哪边更狠更团结更不怕死。

一念至此,

楚皇又笑了,

笑得很恣意。

村民械斗,

有趣,有意思。

老天爷待自己不薄,

自己明明是万念俱灰之下走出的那最后一步,心甘情愿地把这一身修为化作福报送予自己的外甥女。

可临了,

又能亲眼目睹这一场戏。

末路的人间帝王,

欣赏着一群世间真正强者的滑稽,倒是很搭配的戏子与看客。

钱婆子开口道:

“他们,进来了。”

酒翁则提起酒壶,

发出一声长叹,

“阵法准备,待得他们……”

“轰!”

阵法,被打开了一个口子。

在很长时间里,瞎子的作用一直体现在智囊方面,许是因为他瞎,所以自然而然地被套上了“狗头军师”的皮,因为这样才符合他的形象。

不过这里头一直有一个客观原因,那就是瞎子的能力,在实力水平不行前,会显得很鸡肋。

在大家都刚入品或者九八七六品时,

樊力可以当猛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梁程体魄坚固,可以冲锋;

阿铭血槽厚,可以扛更多伤害;

三儿可以去行刺,以小换大;

就是四娘,也能去缝合伤口救治伤员。

瞎子的能力,就显得有些受限。

而等到大家实力强大上去后,条件又不一样,手下势力庞大,兵马众多,极少有机会需要去拼命。

但实则,

瞎子的能力,在后期,才是真正的恐怖。

比如,

田无镜说自己对方术只是略懂,

事实上,瞎子也抽空学了学炼气士的法门,纯当是无聊时的打发,就跟樊力也会用斧头挥舞出剑圣的剑意一样。

他说他打开了阵法,

这阵法,

就被打开了。

先前里头的人出来,得经过一阵“滞缓”,像是人从胶质中探出一样,可这次,魔王们进入时,则是一路坦途。

这也就导致原本堵截在阵法第一线的诸多强者,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阿铭化作一道血光,身形窜入人群之中,起手就是一道禁咒:

“禁,死河!”

自阿铭脚下,出现一片血泊,血泊开始蔓延,瞬间化作了水塘一般的大小,且从里头探出一条条手臂,宛若地狱之门洞开,开始疯狂的撕咬与捆缚上方的人群。

群伤性的禁咒消耗本就更大,哪怕是对于现在的阿铭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

而刚刚打开阵法入口的瞎子,身形被意念力推着进去后,原本空洞的眼眸之中宛若有两团光火正在闪烁。

“精神……风暴!”

又是一道大范围群伤的招式。

同样,对施法者的消耗会很大,因为瞎子面对的不是一群普通人,而是一群强者,强者的意志力比普通人要坚定许多,也更难动摇。

不过,

一记血族禁咒加上瞎子的精神风暴,一个肉身一个精神,可谓是将面前的这群无论是剑客还是炼气士亦或者是武者的强者们给折腾了个不清,毕竟,总有一款适合你,如果两款都适合,那就……

梁程的突入速度也很快,因为同伴为他创造的机会,时间本就很短暂。

他的指甲萦绕着黑色的光泽,恐怖的尸毒宛若具有生命力一般开始兴奋地沸腾。

他不停地对那些被捆缚住的对手进行突击,一击之后,不再停留,转而更为快速地去往下一个目标。

哪怕一击杀不死,残留的尸毒也能让他们痛不欲生。

战场局势很乱,

非常之乱;

不过,

虽然对方是一群乌合之众,但到底个体素质够强。

酒翁的引导之下,阵法的力量终于再度填补了这里的空档,四方大阵的效应开始压制下来,定点捕捉那几道陌生的气息。

又有几个二品强者,自后方加入战局。

另外,外围的一众黑袍者,开始用各自的方式予以还击。

他们先前没有聚队,也没进行演练,所以松松垮垮的组织架构,反而使得他们在一开始时,没有被“一网打尽”,保留了反击的能力。

“吼!”

而这时,

樊力发出一声大吼,

双拳猛地击打地面,

其身上,开始有土黄色的光泽闪烁,以其自身为圆心,形成了一道土黄色的气罩。

在气罩形成的一瞬间,

瞎子落下,顾不得自己精神力的消耗,重新组织起自己的力量去抵消大阵的影响。

阿铭与梁程,

则快速的撤离纷乱的战局,回到樊力身后。

阿铭左半边身子,被打烂了,身躯在复原时,明显产生了阻滞。

他伸手,从自己半壁血肉之中取出了一面八卦镜,丢在了地上,再强行恢复,虽然里面残留的带有净化气息的力量依旧在发出“滋滋滋”的声响,

但最起码,阿铭又获得了完整。

梁程的指甲,断了六根,也正在缓慢重新长出,胸口位置,一道剑痕一道刀痕,十分可怖。

军阵之中常说的在兵海之中洗澡,是针对三品武夫对乌合之众的士卒而言。

想当年熊廷山在锦衣亲卫围攻之下,很快沦落到断臂求生的地步;

而魔王们这次所面对的对手,更不简单。

但他们取得了十分可观的成果,前方的乱局之中,可谓死伤惨重。

接下来,

一些个强者开始趁势攻击,一道道各种属性各种法器的力量,轰打在这土黄色的气罩之上,樊力的身体随之不停地颤抖,但好歹勉励顶住了。

他就不寻思反击了,只是完全被动挨打,给身后同伴提供喘息的时机。

毕竟,

无论阿铭还是梁程,他们持久战斗的能力都很强。

阿铭扭头,看向还在与阵法力量相僵持的瞎子,不由在心里通过心灵锁链道:

“应该让主上进来,先破阵的。”

这个阵法,瞎子说过,既然是起于气运,自然也该用气运去破。

让主上以大燕国运去破,问题不大。

且无论是主上还是瞎子,都对大燕那位皇帝会借国运毫不怀疑。

如果阵法破了,那么瞎子就能腾出更多空余出来主持场面,大家也能打得更为从容。

按照预先的计划,

就是主上和大家一起进来,先破阵,再进品。

只不过门内这帮人的一番操作,让魔王们不得不在阵法外,就提前完成晋级。

梁程的声音传来:

“你得考虑如果主上进来先破阵,主上的身体必然先一步地遭受损伤,在这种情况下万一主上和魔丸合体没办法突破二品该怎么办?

突破了,没办法长久坚持,又该怎么办?”

瞎子的声音传来:

“有好处有坏处,这阵法固然强大,但因为累积的四方气运太过弱小,所以我还能支撑一下,主上在外面,现在看来反而是最保险的。

因为这阵法不仅仅是压制,还能有削品级强压境界的效果。

你们能靠自己的血统和我的支应抵消这种负面效果,

可要是主上一进来就被压制了品级,升不到二品,那咱们就全都不要玩了。”

心灵锁链里,

传来了樊力的怒吼:

“聊乃娘呢!”

樊力庞大的身躯,已经出现一道道龟裂,鲜血自其中渗出。

“再来一次!先杀轰气罩的那批人,他们最有勇气,先解决他们!”

瞎子喊道。

下一刻,

瞎子泛白的眼眶向上看去,强行再度撑开阵法空隙,为同伴打开活动空间;

阿铭与梁程再度突进,

樊力则顺势收回防御,

蜷曲身子蹲起,一边继续承受外部的打击一边趁着这个机会恢复气力。

又是一通厮杀之下,

阿铭斩一名二品强者,杀掉四个三品;

梁程斩杀一名二品强者,杀掉三个三品。

毕竟,

对于魔王们而言,

要么别让他们晋级,

一旦晋级,

那就是同阶近乎无敌。

因为他们的战斗经验、力量使用、血统威力,全都是现成的。

普通的二品强者,哪怕借用了二品之力,在他们面前,也很难坚持多久。

“回收!”

瞎子喊道。

阿铭快速收回,梁程紧随其后,

蜷曲着的樊力再度站起身,双臂张开,再度拉出土黄色气罩。

这一次,

阿铭身上出现了好几个窟窿,可这窟窿,一时半会儿竟然没办法复原过来。

而梁程的半张脸,面皮不知道被什么烫去,露出了骨骼,其后背位置,更是有一道巨大的口子,煞气也出现了紊乱的迹象。

不过,先前在外头一阵厮杀,再加上进入阵法后的两次突进,门内的这群老鼠,已然损伤过半。

这会儿,甚至连主动攻击都做不到了,只是下意识的开始团聚在一起。

“正阳罡气对他们伤害更大。”

“用纯正的炼气士术法引阳火可以压制他们!”

“酒翁,阵法为何没有对他们有影响?”

钱婆子与酒翁,此时已经离开了高台,他们负责主持阵法的现阶段运转,也就是说,是他们两个现在正借助阵法与瞎子进行角力。

其实,眼下优势还是在门内这边,但奈何本该继续攻击的势头,不得已之下停滞住了,因为对方第二次突进时,被斩杀的强者就是先前打那土黄色气罩最出力最靠前的那一批。

而第一批,其实也是下意识地堵阵法大门的那一批,损失最大。

对付这帮乌合之众,就得用对付乌合之众的办法,把上得了台面的先干掉,接下来剩下一群上不得台面的时,就好对付了。

阿铭开始尽可能地快速恢复,

梁程也在用煞气疗伤,

樊力这次倒是轻松了不少,对面那群人,只剩下喊,却没几个敢上来真的攻了。

其实,瞎子的节奏本就很简单,尽可能地发挥出魔王的特性;

上去就先大招,然后迅速回来,回血回蓝再等cd。

黄郎目光无比焦急,

因为他已经预感到,这场对决,即将被对方完成颠覆。

只需要对方再来一次先前那样的突袭,再斩杀一批人,剩下的人,很可能就做鸟兽散。

哪怕寿元所剩无几,

可依旧没几个人愿意现在就死,他们很可能选择用余下的可怜寿元,再去世俗走走看看,收徒做做传承什么的。

这是人的本性,

而往往越是站在高位的人,越是惜命!

钱婆子与酒翁面色泛白,和那个瞎子在拼力,可就是无法完成对那个瞎子的压制,那个瞎子的力量,似乎无穷无尽一般。

而当那土黄色的气罩内,那先前两个“杀神”再度缓缓站起时,所有人都清楚,下一轮的突击,即将展开。

黄郎不再犹豫,

掏出一把匕首,

跪伏下来,将匕首抵在自己脖颈处,

喊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在此先了断自己,也好过待会儿受辱,也不枉费我这些年,做了这么久的美梦!

我一死,大家也就能就此了散,安排耽搁了这么久的余生后世了!”

他不是在求死,

他是在逼迫。

他知道自己的重要,其他人也知道。

所以,

他在用这种方式,强行逼出隐藏的强者,如果……还有的话。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这种法子,倒是和外头另一个也被手下称呼为“主上”的,很是相似。

但奈何,

他梦中的帮手,并未出现。

所以,才导致此时的他,只能坐在高台上,与自我选择放逐的楚皇,一直聊天下棋。

试想一下,

若是此时在其身边,

谢玉安、天天等既定之中的魔王都在,有中枢指挥有带头冲的猛将;

莫说他手下自己,再配合这群门内的人组织起来,他的话语度更高一些,莫说燕国了,就是郑凡带着一群二品魔王打过来,他们也能从容应对。

只可惜,

一切的一切,都被提早打破。

打破不要命,至少还能捡漏,重新进行弥合与休整;

问题就在这个“提早”俩字上,

一个“提早”,抹杀了所有,你连调整都没余地可以调整,直接将这位“主上”,变成了一个“光杆大帅”。

这一刻,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黄郎身上,因为大家伙都清楚,如果他死了,就什么都结束了。

大家甚至不用再继续留在这里,更别提继续厮杀了。

楚皇则在此时慢慢地挪开视线,

看向了茗寨最深处的一个位置,

那里,

有一座土丘,

那是茗寨正中央的位置。

如果门内的人,还想着提振士气与翻盘,那么,此时就必须得有真正的强者,现身。

但很快,

楚皇又笑了,

他能理解,若是有,为何那位不现身,或者说,叫不急着现身。

因为,没必要,也不必急切。

若是真有传说中的一品存在,

不出意外,

他应该可以碾压这一切;

所以,下面的人,死再多,他也无所谓的,甚至可以纯当看戏,这就像是皇帝看受灾折子一样,上面的伤亡数字,看多了,也就很难有什么触动了,只关心灾情会不会导致流寇与反贼的出现,从而动摇到自己的统治根基。

不过,如果黄郎以死相逼……

楚皇清楚,这个年轻人,心里一直有一股子郁气,很深很重的郁气。

而就在这时,

那一座土丘,

开始了颤抖,

随即,

一口棺材,破土而出!

刹那间,

整个茗寨都开始了颤抖,恐怖的威压,直接降临!

这力量,

这气息,

这威势……

余下门内众人,当即面露喜色:

“门主么?是门主么?”

“他出来了!”

“果然,还有真正的强者在沉睡!”

这时候,

没人去抱怨他为何不早点现身;

一是没这个空,二是,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没这个资格。

“为何这般心急呢,少一些人分一杯羹,不是更好么?”

棺材内传来亦阴亦阳的声音,

随即,

棺材盖悬浮而起,

一身穿白色长裙面容白皙的男子,从里面缓缓地坐起身。

当其睁开眼时,

近乎实质性的威压,倾泻而出!

他就像是一轮太阳,凭空出现,二品强者向天借力,而他,似乎自己,就是那一小方天地!

一品,

这绝对是一品的境界!

樊力身后,

先前已经准备再开始下一轮突击的阿铭,摇了摇头,道:“狗血。”

梁程则道:

“还真让这群蠢货,把添油战术玩儿成了。”

支撑着土黄色气罩的樊力,

则骂道:

“馹你仙人板板!”

瞎子则有些无奈,

回头,

看向阵法之外的方向。

棺材内的那个阴阳人,他的出现,不仅让余下的门内众人信心大增,士气大振,同时,他本身的实力,也足以在顷刻间,改变战局。

在大部分人的心中,

这场一波三折诡异至极又血腥至极的厮杀,

终于要画上句号了。

棺材内,

男子的目光落在黄郎身上,

道:

“别急,我这不是起身了么?”

男子双手抓在棺材边缘,

当其站起身时,

怕是不仅这茗寨,

恐怕连这四周沼泽之地,都得随之发颤。

然而,

就在这时,

就在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于这口棺材上时,

棺材的边缘位置,

出现了一道极不和谐的小小身影。

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

也没人预料到他会出现在那里,

但总之,

他出现了,

不仅出手,

他还将手里的一把黑色的匕首,

以一种极为和谐极为顺滑的方式,

捅入了男子的胸口之中。

并附言:

“乖,给爷接着躺。”

————

晚上还有,两点左右吧,我尽量快一些。 书友小说网,无广告无弹窗,小说漫画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