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魔主!

此时,

阵法外,

郑凡身侧,

原本一直站在那里,警惕地目视前方保护主上的薛三。

下面那根棍儿,

裂了个口子,

发出“噗”的声响,

随即气息外泄,开始漏气,

整个人也随之干瘪,化作一张皮,叠落在了原地。

而无论是坐在那里的郑凡,

还是站在郑凡身后手里拿着一串银针正在织衣服的四娘,

脸上没有丝毫吃惊。

显然,

他们早就知道薛三不在这里。

否则,

无法解释看见其他人一个个晋级了,他却能无动于衷这件事,也就是欺负门内的那帮人,对这种“晋级方式”是完全陌生也是一无所知。

毕竟,每次晋级,三爷都是最热切的一个。

“好像……可以了……”

郑凡说道。

“是的,主上,三儿成功了。”

四娘放下了手中的针线,轻轻地伸手,搂住主上的脖子。

这张人皮傀儡,比四娘随手编织起来的,要细腻完备得多得多,也是付出了不少的心思与代价才做出来的。

其实,

对于一个刺客而言,

最好的潜伏不是你的隐匿能力有多强你的身法有多好,

而是你要刺杀的对手,

认为你在那个地方站着……

门内有二品强者,

这是肯定的,毋庸置疑的,必然的。

但……门内是否有传说中的一品强者,一品强者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到底拥有怎样的力量,郑凡不知道,也无法查出属于它的文献与记载。

不过,战略上可以蔑视对手,战术上,必须要重视。

所以,

从一开始面对站在阵法之外的徐氏三兄弟时,

真正的薛三,已经潜伏进阵法内了。

作为一个刺客,一个真正意义上毫不夸张的绝对顶尖刺客,要是连一个阵法都潜不进去,那也真是太丢人了。

当然,

刺出这一匕的三爷,

自然不是四品的三爷,

也不是三品的三爷,

而是货真价实的……二品三爷。

虽然三爷很早人就不在郑凡身边,

但,

瞎子、阿铭他们跪伏在郑凡脚下,被郑凡用乌崖“赐礼”,宛若大僧开光的仪式,

本就不是魔王进阶的必要方式。

在那之前十多年里这么多次进阶过程中,

又有哪次是这样的呢?

这次之所以加了这个仪式,

当然可以说是为了“迷惑”门内的众人,

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这一战所特意营造出的美感。

简而言之,

就是魔王们很默契地配合着主上,进行着属于事儿逼的仪式。

所以,

三爷是否会进阶,

只取决于郑凡的心意。

哪怕三爷眼下位于天涯海角,主上想到了他,念到了他的好,他也能进阶。

难的是,

三爷在阵法内,

一边悄无声息地潜藏着,

一边还要承受一轮又一轮进阶所带来的难以描述且剧烈的快感冲撞。

抿着唇,

咬着牙,

不仅不能叫出来,

还得抑制住自身的气息波动。

这,

才是最困难的一点。

好在,

三爷承受住了。

他的潜伏,

本就是为了刺出那一匕;

而那把匕首,则是三爷近五年来,辛辛苦苦的真正结晶。

很难想像,甚至连三爷自己都不清楚,那把匕首里,到底淬了多少恐怖的毒素,以及镶嵌着尝试了不知多少次才成功的微小阵法。

这把匕首,要是流传出去,绝对能成为千百年岁月长河里,每个刺客眼中的……神器。

再配合,

三爷的二品实力。

终于,

在最恰当的时候出现在了最恰当的位置给最恰当的人送去了最为恰当的真挚问候。

二品的人,

面对一品强者,几乎是毫无胜算的。

你需要向外别借,而他,则是从自己屋内拿,这是天与地的差别,不是一个概念的存在。

可对于一个刺客而言,

若是无法越阶完成刺杀,

那刺客的存在,

还有什么意义?

境界比你高的话,那直接明明白白地正面对决不就好了么?

刺杀,刺杀,

之所以要用到刺杀以及刺杀所存在的意义,

不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刻,以一种极高的性价比,了结掉对手么?

这是魔王们和主上一起,最开始就布置下的安排。

薛三这个刺客,你要他在正面战场上,他很难发挥特别大的作用。

没樊力能扛,

也没阿铭能复原,

没瞎子能控,

也没梁程那般硬。

所以,

薛三打一开始的任务就是……藏着;

如果门内真的有一品强者,

那就去刺了他!

三爷,

完成了主上和魔王组织交给他的任务。

他确信,

自己的刺杀目标,

没救了。

三爷蹬起那小短腿儿,

自悬浮着的棺材边缘倒飞下来,

完成了一个极为优雅的跳水动作。

没有什么其他可能,

没有分身,

没有替死,

甚至,

也不可能学当年奉新城内搞事情的道人最后还能留下一张纸作为最后的载体。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这些七零八碎的狗血。

因为,

无法确认这一点的话,

三爷的匕首,是不会刺出来的。

既然刺了,

目标,

必死!

哪怕,你是一品大能,哪怕,你最后出场,哪怕,你众所期待!

再多的哪怕,

在这一击之下,

躺吧!

一瞬间,

这种压抑的氛围,持续了许久。

首先,是薛三的刺杀,让门内所有人,心下一惊。

随后,

则是众人的不敢置信,他们本能地认为,一品强者,很可能就是门主的这位神秘存在,不应该就这样,死了吧?

可渐渐的,

伴随着棺材内将起身未来得及完全起身的身穿着长裙的男子,

发出一声惊天怒吼,

随即身体开始溃脓化作腥臭的血水,

其气息,

也在顷刻间被完全湮灭,再难寻丝毫先前惊天动地的痕迹,

门内众人,

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他们的一品大援,

还没出棺材,

就彻底躺进棺材里去了!

钱婆子愣住了,酒翁愣住了,那些站在樊力等人前方的强者们,也愣住了;

黄郎,

甚至忘记了自己杀死自己。

这或许是,

苍天之下,千百年来,所发生过的,最大的一个玩笑吧?

“呵……”

楚皇最先从惊愕之中缓过神来,

然后,

他忍不住笑了。

这一刻,

什么大楚危亡,

什么熊氏天下,

都无所谓了,

他就是想笑,想开心的笑,且控制不住这种情绪的蔓延,更不愿意去控制。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樊力的土黄色气罩后面,

阿铭笑得胸口的几个洞不停地在扭曲,

“可以,可以啊!”

梁程这头僵尸,也笑出了声。

瞎子则是在心里发出一阵长叹,

得亏自家主上是一个禁止任何翻车立旗的人,

所以任何可能出现的颠覆,都会被提前做安排以方便扼杀!

小到,早年杀一个人,必然要先补刀,再摸尸体。

大到如今,神秘从未出现过的一品强者,也得提前给他挖好个坑。

对比下来,

直接把门内的这帮家伙,爆成了渣!

谨慎小心,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辈子,哪怕坐上了王同时也是一众魔王的主上,依旧初心不改。

仍然在支撑着气罩的樊力,

则是大吼了一声:

“三爷牛逼!”

……

结束了,

结束了。

茗寨内的气氛,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这帮还剩下的高手们,就像是早年的乾军,失去了战意之后,直接就不成威胁了。

他们已经没有勇气,再在这里坚持战斗下去了。

大燕,就拿了天下吧。

他们,就不要再奢求什么大夏国运再起反补给他们的气运以及磅礴寿元了。

没了,

都没了,

赌输了,

把自己,赌成了一个笑话。

或许,照着这种趋势发展下去,

没多久,

天下江湖,将出现一批神秘高手,或许是某家某派相传早就故去的老祖忽然回归传承断代的功法;

亦或者是某个小乞儿,被一个老乞丐抓住手腕,告诉他:你骨骼惊奇,我将传你神功。

江湖,可能会多出更多的小插曲,十年二十年后,又会因此多出很多串联而起的新故事,供茶楼酒舍以更多的谈资。

……

“不对……”

坐在阵法外的郑凡,忽然开口。

搂着自家男人,甚至隐有泪痕的四娘,忽然诧异道:

“主上,怎么了?”

“四娘……你刚说棺材里的那个人……穿着的……是裙子?”

“是啊。”

阵法的存在,确实有隔绝的效果,但那是气息上的隔绝,而非视线上的。

事实上,对于上点档次的阵法而言,视线上是否做到隔绝,根本就毫无意义。

所以,虽然隔着阵法,可四娘,是能够清晰的看见里面的情景的,魔王的感官,本就比普通强者,还要强出一大截。

至于郑凡,虽说现在身体条件严重受限,哪怕他是二品……可连动都不能动,又如何能看得……更远?

但这不打紧,因为四娘会帮他口述里面正在发生的情景。

外加,

先前那位一品强者悬棺而出,其威势,堪比言出法随,他说话的声音,连阵法,都无法过滤,清清楚楚地传遍四方。

郑凡,自然能被动地听得很清楚。

他听到那位一品强者说话的声音,不阴不阳,简称……很娘。

他听到四娘对其的描述,是自棺中浮出,身穿白色长裙。

郑凡开口道:“还……还有一个……还有一个……”

四娘有些惊愕地看着主上,问道:

“主上,还有什么?”

“还有……还有一个……还有一个一品……”

“为,为什么?”

郑凡的眼里,开始布上血丝,

神情,

有些激动,

可偏偏他此时的状态,

又不能尽可能畅快地进行言语上的表达,可他要说出的话,十分紧要。

该失意的,正在失意;

要得意的,正在得意;

唯独一个坐在阵法外,身体几乎瘫软的王爷,预感到了一股不妙的气息。

“陪葬……陪葬……陪葬!”

四娘有些惊慌地抬起头,

看向阵法内的茗寨。

郑凡继续道:

“晋风……晋风……晋风!”

一个一品强者,

明明是个男人,

却着白色长裙下葬,言谈举止,甚为妩媚!

为何,

为何,

为何?

因为,

他有一个……深爱的男人。

晋地的风,吹了那么久,其实早就吹明白了一切。

顷刻间,

就在阵法内,

就在那茗寨内,

就在那先前冒出一口盛装着一名一品强者棺材的土丘内,

再度,

悬浮而出了一口,

新的棺材!

这是一口,龙棺!

九条龙,

盘蜷在棺身周围,宛若朝圣!

而当这一口棺材出现时,

比之先前,

更为恐怖数倍的威压,倾轧而下!

在场,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其所吸引住,无论哪一方,眼里都是满满的不敢置信。

已经完成了刺杀,优雅落地的三爷,

看着面前出现的这口棺材,

嘴唇开始颤抖,面色开始泛白:

“怎么……怎么会……还……还有一个!!!”

“哐当!”

棺材盖,

落下。

竖放着的棺材内,

可以说站着,也可以说靠着,更可以说是躺着,

躺着一个人,

这个人,

身着金色的龙袍,

头戴旒冕。

哪怕其闭着眼,

但在棺材盖被掀开的那一刹那,

令人震慑的威势,宛若实质!

这不仅仅是实力上的威压,里面,更有其他!

楚皇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一位,

那是皇帝的威压,是天子的威压,凌驾且融合于一品之中,比先前那位,更为恐怖!

楚皇不敢置信地喃喃道:

“大夏……天子。”

黄郎在此时发出大笑:

“哈哈哈哈哈,还有一位,还有一位,还有一位!”

此时,

黄郎只觉得自己气血上涌,

然后很快,

他就发现自己确实是在气血上涌,

因为,

鲜血,

自其眼耳口鼻处,被抽取出来,飞向了那口棺材。

黄郎整个人,开始快速的衰老。

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已经褶皱起来的双手,

“不,不,不!!!!!!!!”

他宁愿死,

也不愿意相信这一切,

他宁愿相信自己这辈子所做的梦,都是假的,也不愿意相信,这辈子的梦,都是替别人在做!

连梦,

他都没有自主选择的余地!

“不,不,不!!!!!!!!”

黄郎不停地哀嚎着,

可他的哀嚎,

却无法在此时起到丝毫的作用。

楚皇看着身前的黄郎,

原本,他给其取名黄郎黄郎,在楚地方言里,就像是黄啦……黄啦;

原意是调侃其在做那无用功,做那无用梦;

谁晓得,

这不是一语成谶,事实,比楚皇所想象的,还要更为悲观。

他是嫡系大夏皇族的遗脉,

但他,

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上,

他的作用,

只是在关键时刻,

将自己的精血献给真正的大夏天子,以将其唤醒!

在天天的梦里,

那时已经背离大燕,亲手杀死陈仙霸近乎无法无天戾气滔滔的天天,

在听到身后“那人”的话时,

竟有一种“威严”与“恐惧”感,

很显然,

哪怕再给黄郎十年时间,他也不可能做到那种程度。

更别提,

谢玉安、赵牧勾、镇北王爷的那个蛮人小舅子,会对一个仅仅是法理上推出的傀儡,言听计从了。

毕竟那时的他们,可是三个国家的……君主。

除非,

除非预言中的“主上”,

他本就是天子,

本就是某一代“驾崩”被封印着的正统大夏天子!

是了,

也就只有真正的大夏天子,才会不遗余力,在数百年前,就布下这个局,立下这道门,成为真正的神秘门主。

是了,

也就只有真正的大夏天子,

才能有资格,

向燕、楚、晋,去完成诅咒!

因为三侯的祖先,都曾发誓,永远效忠大夏天子,却最终,自立建国。

也就只有真正的大夏天子,

才能调动那些预言中已经成长起来的魔王,

去将这诸夏,

再度统一!

天子,

天子,

真正的天子!

伴随着大夏天子吸收了黄郎的精血,

其气息,

正在不断地继续攀升,

天地之间,

唯我独尊的存在,

将要睁眼。

他,

正在苏醒,正在复苏,这需要一个过程,可这个过程,并不会很长。

距离他最近的薛三,宛若发了疯一样,奔袭了过去,但就在靠近其的瞬间,被直接掀翻,落地,吐血。

对方显然已经有了本能的防御,

自成世界之下,

已落于明面上的他,

连近身,都做不到了。

大夏天子还没睁开眼,

但他的声音,

却已经传出:

“等我,等我替你报仇。”

很显然,

这话是对先前被薛三一击致命的那位一品强者说的。

真正的晋风,

是一种纯粹,

一种超越了**、性别达到了真正物外精气神的勾连。

能让一个一品强者,发自内心的爱慕,且愿意,着长裙陪葬,

这样的存在,

到底有多恐怖,

当这位大夏天子,

彻底苏醒之时,

又有谁,

能够阻拦得了他?

魔王的出现,更改了预言,但即使是魔王们也没料到,预言的本质,竟然是这般的恐怖。

门内剩余的强者们,集体跪伏了下来:

“拜见大夏天子,吾皇万岁!”

“拜见大夏天子,吾皇万岁!”

他们,本都是属于他们自己那个时代的江湖强者,他们本已拥有了笑傲江湖的能力,可现在,他们却本能地对即将苏醒的真正门主,顶礼膜拜!

天子,

拯救了他们,

是的,

拯救了他们!

不过,

和那些人的感激涕零不同,

樊力收回了气罩,

瞎子停止了对四方阵法的抵制,

阿铭与梁程,面色平静。

他们没有气急败坏,

也没有无比失落,

只是有一些,

淡淡的……哀伤。

……

阵法外,

站在主上身后的四娘,眼泪终于止不住,滴淌了下来。

“哭什么……孩儿……他娘……”

“孩儿他爹……”

四娘回应了这个称谓。

从主上,到夫君,再到孩儿他爹,比起其他魔王,四娘与郑凡之间的羁绊,更有层次也更细腻。

“莫哭……”

郑凡说道,

“你若没走……照顾好儿子……你若走了……你我依旧携手……

孩儿他娘……

两世为人……

我都没想到……也没敢奢望……能拥有……你这样的女人……

拥有你……

像是做梦……做梦一样……呵呵……”

说完这些,

郑凡目光一凝,

虽然此时,他依旧身体瘫软,

可他周身的气质,

却陡然发生了改变。

猛虎,

就算卧榻,

也依旧有虎威!

他是郑凡,

是魔王们的主上,

同时,

也是大燕的……摄政王!

郑凡扭过头,

看向四娘,

道:

“动手吧,孩儿他娘,这本就是,预料到的情况罢了。”

四娘没有婆婆妈妈,

而是擦去眼角的泪痕,

点头。

为何最开始,

郑凡打算与魔王们一起往里冲?

又,

为什么敢冲?

为何能够在见到徐刚芸姑那类人时,瞎子会说出,既然他们想要快乐加倍,何乐而不为?

为何瞎子在进阵法前,

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不要浪。

提醒说,我们还有机会。

为什么,

瞎子会特意让四娘,留在阵法外,陪着主上。

仅仅是因为,

四娘是主上的女人,照顾主上,成习惯了么?

一切的一切,

是因为……

四娘取出了一套银针,拿捏在手中,开始一根根地,刺入自己男人的身体。

当年,

灭蛮族王庭一战,

卧病在床的镇北王,就是用这种方式,获得了“健康”,与田无镜一起,率镇北军铁骑,完成数百年来,镇北侯府李家与整个大燕共同的心愿;

马踏王庭!

而后不久,

镇北王李梁亭,药石无力,与世长辞。

眼下,

四娘正在对主上做的,就是李梁亭当初所选择的,一样的事。

与魔丸合体,

主上行动艰难,身体负荷很大。

但只要战事结束,

解除合体之后,魔王们的境界,自然会随之回落,而主上的身体,还能再修养回来。

可一旦用这银针刺穴,强行催发出体内所有机能,是有机会,将主上现在二品的境界,再尝试往上提一把!

但这代价,

就是结束后,主上的性命,也将像镇北王李梁亭当初那样,步入无法更迭的终结。

连带着,

魔王们,

也有可能随主上而去。

所以,

在一开始时,

大家伙其实就已经商量到了这个情况,

所以,

郑凡才会在进阵动手前,

对着所有魔王,

说了那么一通话。

什么叫逆鳞,

逆鳞就是你动我闺女,

我必豁出一切,灭你全家!

这豁出去的一切,包括我自己的命!

因为很可能会带着魔王们一起走,所以,郑凡才会反复啰嗦与确认:

你们是否都愿意?

答案,

是肯定的。

此时,

伴随着银针不断刺入体内,

郑凡喉咙里,

发出了一声低吼,

其视线,开始捕捉到阵法内茗寨深处的那口龙棺,以及棺内站着的那个即将苏醒身着龙袍的……大夏天子。

“孤……还没造反呢!

在孤还没造反的前提下,

这天下,

就是大燕的天下!就是黑龙旗的天下!

是先帝,是靖南王,是镇北王,是孤,一起打下的天下!

这天下,

有且只能有一个天子,

那就是,

燕天子!”

郑凡缓缓地站起身,

他的声音,

开始传递四方:

“大燕摄政王郑凡在此。

小小前朝遗民,竟敢在本王面前称帝;

放肆!” 书友小说网,无广告无弹窗,小说漫画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