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狮王之心 卷八 云淡风轻 第四十九章 目标提前达成之后

    比赛结束!3:诺丁汉森林取得了最终胜利!”

    在解说员喊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电视镜头并没有继续留给场上那些球员,甚至都没有给在比赛中梅开二度的巴洛特利,而是切到了教练席上,给了诺丁汉森林主教练托尼恩一个特写镜头。/>

    镜头中的唐恩刚刚从座位上起身,他身边的助理教练克里斯拉克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唐恩就转过身走向狼队主教练阿兰迪尤,要和对方握手,这是赛后的礼节。

    由于自己的球队已经降级了,所以帕迪尤对于主场输给唐恩并没有什么怨言和不满,相反他握住唐恩手的时候还和唐恩攀谈了几句,告诉他自己也很不希望他退役。

    唐恩也只是笑笑,没说什么。

    这段时间类似的话他听了很多,有些人是自内心,有些人则不过是出于礼节。哪些是真心,哪些是礼唐恩都不在意。反正还有一场比赛他就要彻底告别了,别人心里怎么想他才管不着呢。如今的他是不会再挽起袖子去抽谁的耳光了。

    别过帕迪尤,唐恩回到了自己的队伍当中去。

    迎面而来的是克里斯拉克的笑脸:“消息,托尼!曼城输球了!”

    看他手舞足蹈的样子,唐恩也笑了起来。这个结果意味着他们不需要在最后一场力拼曼联,也提前进入下赛季的欧洲联赛了。

    “下一场踢成什么样子我都不在乎了,托尼,哪怕是输球,哈哈!”在喧闹的体育场内,克里斯拉克兴奋地喊道。

    “那可不行。大卫。”唐恩却在摇头。“我地执教生涯。可不能是以失败告终地。”

    大卫里斯拉克知道这个人地好胜心还在。也不说什么。只是笑。

    很快。曼城输掉比赛地消息就传遍了森林队。甚至连狼队地主场莫利纽克斯球场。也用现场广**放了这个消息。算是对森林队地祝贺。也只有已经降了级地他们才有这样地心境。为对手祝贺。

    那些森林队地球员们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兴奋地拥抱在了一起。这意味着他们整整半个赛季地努力没有白费。

    但是另外一位助理教练弗雷迪斯特伍德却有另外一种担心。

    “我担心这样下去。最后一轮联赛我们地人会失去斗志。”

    他对唐恩这么说。

    他地话也很有道理。因为获得欧洲赛事的参赛资格,是森林队这半个赛季高目标,一直以来,球队上下都是朝着这个目标而奋斗。一旦目标达成,大家的劲儿一泻,这最后一轮联赛还怎么打?

    看看这场比赛中的狼队吧,那简直就是不过地“榜样”了。失去了保级希望前降级的狼队在本场比赛中表现的毫无斗志,在森林队进第一个球之前他们还象征性地抵抗抵抗,当巴洛特利靠一个任意球攻破了狼队的大门之后,他们的士气就一泻千里,缴枪投降了。

    要知道森林队最后一场比赛的对手可不是狼队这样级别地球队,而是曼联,是目前排名第一的曼联。\

    唐恩对伊斯特伍德的担心却并不在意。他不能总是让球队在万丈深渊上方的独木桥上行走,一直把球队置于高压之下,未必就是好事。没动力就没动力了,球队要获胜又不是只能靠逼。

    打曼联来就不考“参加欧洲赛事的资格”这个胡萝卜在前面鼓舞斗志。他们练了两个星期,从来没有把背景放在“必须战胜曼联才能获得欧洲联赛参赛资格”下。

    不过伊斯特伍德情况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生,在之后地一个星期里,唐恩和教练组的工作之一就是防止这样地情况生。

    “放心吧,弗雷迪。不管遇到什么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唐恩拍了拍伊斯特伍德地肩膀,“现在就享受一下胜利的喜悦吧,别皱着个眉头了。”

    伊斯特伍德看了唐恩一眼:“你来说这句话,我信。”他指地是唐恩的那句“不管遇到什么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不过你走了之后呢?”

    伊斯特伍德还不知道唐要接任的事情,就算知道了,他估计也会对唐的能力持怀疑态度。

    这世界上恐怕除了唐恩自己,就不会有人在对唐的抱有希望了。

    “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合格的主教练。”唐恩这么回答伊斯特伍德。

    没想到伊斯特伍德非常认真地摇头:“世界上只有一个托尼恩。”

    “我们再次取得了下赛季参加欧洲赛事的资格,这个成绩和半个赛季前相比,只能让我们更加舍不得托尼恩的离开。”在稍后行的《诺丁汉晚邮报》上,皮尔斯鲁斯这么写道。

    “当我们形容某个球星非常厉害的时候,总习惯说他具备一个人改变比赛结果的能力。现在我想把这句话送给托尼恩,他当之无愧。是今天的诺丁汉森林和半个赛季前的诺丁汉森林有什么变化?多了一个陈坚,多了一个他,陈坚是他带来胜利和联赛第六的排名也是他带来的。从很早很早以前开始,我们其实就都知道了这个事实——托尼唐恩是一个可以为球队带来胜利和冠军的人,他具备一个人改变一个赛季结果的能力。”

    当狼队的比赛结束之后,对唐恩的纪念活动也随之增多了起来。没有人舍得唐恩走,于是各种挽留的声音越来越多,但是他们同样知道除了出这样的声音,他们什么都改变不了。

    诺丁汉森林主场迎战曼联的比赛门票已经销售一空。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人在网上求票,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去现场送别唐恩的机会。

    诺丁汉森林的球迷们为他们拥有过这么一位出色的主教练而感到自豪。甚至还有一些精明的商家推出了同托尼唐恩合影的服务项目,在深红球场外的广场上有摊贩摆了个栩栩如生的唐恩画像,同真人一般大球迷游客与唐恩合影留念。竟然生意非常红火,每日都有不少人来这里与“托尼恩”合影留念,甚至还能看到一些黑头、黄皮肤地远方来客。

    关注这场比赛的不仅仅是英格兰本地的媒体,还有世界各地的媒体

    赛被英联赛委员会定位面向全世界直播的比赛。~转播已经覆盖了二百五十六个国家和地区,观看人数过了十亿之巨。这个决定就等于让全球有十亿球迷可以见证托尼恩地最后一场比赛,作为一个主教练来这个“告别仪式”可真够高规格的了。

    于是不少国家在这场比赛之前就开始打广告,宣传这场比赛是多么的与众不同了。

    “英格兰历史上最成功的主教练的告别之战!”

    “托尼恩和穆里尼奥两个最有个性地主教练之间的恩怨情仇!”

    “联赛冠军奖杯的归属!”

    这场比赛有这么几个噱头,一个是唐恩地退休,一个就是他和穆里尼奥延续了十几年宿怨,还有一个就是曼联是否能够成功拿到联赛冠军。虽然现在曼联排名第一,但是他们领先第二的阿森纳也不过才一分。如果最后一轮他们输给了唐恩的森林队,而阿森纳又战胜富勒姆的话,阿森纳就将取而代之,成为本赛季地联赛冠军。

    这显然不是穆里尼奥和曼联球迷们希望看到的结果。

    所以诺丁汉当地媒体只关心托尼恩,而曼彻斯特的媒体则在关注穆里尼奥的球队究竟能不能成功卫冕,对此他们倒很罕见的表示了悲观——他们认为在这场比赛中希望诺丁汉森林留一手是不可能因为他们地球迷和球队都不会希望自己的传奇教练是用一场失败告别工作岗位地。

    所以那些认为森林队提前一轮拿到了欧洲联赛参赛资格就会失去动力的人是愚蠢地,这场比赛对曼联来将是非常严峻的考验。

    穆里尼奥也是这么认为地。在接受记采访的时候他的表情很严肃,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的球队现在排名第一而感到轻松。在谈到比赛的时候他这么“……我不喜欢预测比赛,但是我认为我的球队将击败他们(诺丁汉森林)……”

    这话听起来有些勉倒更像是在鼓舞士气,而不是真的成竹在胸。

    可谁又能知道那不是穆里尼奥的骄兵之计呢?

    伊斯特伍德的担心完全没有实现,在日常训练中根本看不出来球员们缺乏斗志。相反,他们反而斗志昂扬,似乎谁也不希望因为在训练中表现佳,而缺席了这么重要的一场比赛。

    这让伊斯特伍德再一次感叹头儿的影响力之巨大,同时也让他更加担心头儿走了之后,还有谁能够管得住这帮球员们……

    外面炒的凶,身边的人又有如此担心,唐恩却仿佛什么都不在意一样,和往常十来年中的每一天都一样,将具体的训练工作交给了教练组成员,自己做个甩手掌柜。

    他自己倒有点像是退休日期临近的老头子,每天到单位泡杯茶,就到处鸟。

    他不鸟,也不泡茶,他只需要站在场边,基本上没有什么需要他去忙的事情了。其实他是忙过了,对付曼联所需要制定的战略战术在之前就做出来了,那是他忙碌的时候,如今只是训练执行,不怎么需要他。等到了比赛那天,还有他忙的呢。

    唐恩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戴着墨镜在训练场边,看球员们训练。

    不过这样的训练他已经看了十六年,现在有时候他也会走走神。

    当他刚刚执教这支球队的时候,球员们是哪些人,如今他已经记不太清除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训练球队,对球员们的了解少的可怜。那时候的他可没想到自己会成为这个国家历史上最成功的主教练。

    如果有人知道了这个主教练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中国球迷,会做何感想呢?

    这种秘密果然是要带入坟墓里去的……

    唐恩突然产生了一种联想,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存在自己以外的穿越们呢?那些做出不少卓越贡献的天才们,里面有没有一些来自未来的家伙呢?

    这个问题真的很有趣,比如温格为什么看青年球员的眼光那么准,是不是就是一个隐藏得很深的穿越?

    唐恩这么一想就想得远了,神游天外了一大圈才回过神来,现球队的训练已经快结束了。

    助理教练克里斯拉克和伊斯特伍德把球员们召集起来,在最后他们还是要听主教练说几句。

    其实并不是每堂训练课之后都会有这个程序只是随着唐恩离去的临近,球员们都有要求,所以最近这段时间每天的训练结束之后,唐恩都要来说上几句,不管是点评训练,还是扯点其他的事情。

    就像加雷斯尔那样,“就喜欢听到头儿的声音”。

    今天也不例外。

    唐恩看到伊斯特伍德在向他招手,便走了过去。

    “其实该这几天都说完了,我真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了。”唐恩摊开手。可要真是什么都不说也不行。

    “还有三天就是最后一轮联赛了,看看我们每天的训练,我认为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怀疑你们在提前完成了赛季目标之后,失去动力。你们失去了动力吗?”

    他看着周围的球员们问道。

    “怎么可能,头儿?”加雷斯尔抢先答道,其他人都点头赞同。“我们还要送一场胜利给你呢,头儿!”

    唐恩咧开了大嘴,很开心地笑了起来。同时他用力拍了一下巴掌:“这不就完了?我还说什么?解散!”

    看着球员们惊愕的表情,唐恩笑得越得意了。

    他终于不用绞尽脑汁想用什么话来满足球员们了。

    年轻的时候热血沸腾,他也喜欢用慷慨激昂的语言来激励球员们,觉得那样特帅气。现在上年纪了,不太喜欢这种过于张扬的表现形式,反而更喜欢沉默,用行动来展示力量。

    一万句话也比不上一个动作,真要对付敌人的话,骂上半天将嘴巴都骂干了,还不如直接挽起袖子大耳刮子抽,来的有效。

    唐恩老了,可是他的爪牙还在。如果有人不信,五月十日的深红球场,欢迎见证。(全本 )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