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狮王之心 卷八 云淡风轻 第五十章 维尔福德的黄昏与清晨

    恩站在维尔福德二号训练场上,在他眼前的是浓密的他脚下的则是那些树林的斑驳阴影。/一天的训练已经结束了,球员们基本上全部离开了这里,但是训练场上却还有一个人正在加练。

    唐恩站在场边,看着那个正在加练的人。

    这一幕并不令他感到陌生。

    在落日的余晖下,在暗红色的天空下,维尔福德被西边树林的影子分割的支离破碎。整座训练场安静的很,除了脚踢中足球出的闷响,和足球击中门柱、球网、铁丝网墙所出的声响,以及偶尔的几声鸟叫,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和白天喧闹无比的一幕比起来反差颇大。

    当他还年轻的时候,他曾经在这里看着眼前的人无数次的加练。那时候眼前的这个人也还只是个孩子而已。

    一晃已经十几年了。自己行将退休,而眼前的这个人则成了球队的旗帜。在十几年前,同样的场地上,同样的时间中,托尼唐恩他想到了这么多后的事情吗?

    唐恩在走神,场上的那个人已经一身汗水地向他走来了。

    “你在看什么?”他问道。

    “欣赏风景。”唐恩回答道。他继续看着眼前被暮色笼罩着的维尔福德。“你不觉得眼前这一切很像幅油画吗?我又想起你曾经在青年队训练场那边一脚把足球踢到河里的事情去了,那时候也是黄昏,天色暗,那足球最终也没找回来。哈!”他说着说着自己笑了起来。“能够再欣赏到这幅画地时间可没几天了。”

    乔治伍德转过身顺着唐恩的眼光看过去。“十六年来不都这样吗?”他倒是看惯了,因为他几乎每天都会留下来给自己单独加练。“没看够就留下来吧。”

    唐恩摇摇头:“距离产生美。如果我里下来就不会觉得这一切美了。

    只会当做是理所当然地。我在维尔福德十二年。最近才觉得这真地很美。以往我都是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两个人之间陷入了一阵沉默。唐恩继续欣赏眼前这副美景。其实维尔福德地景色绝对算不上美。但是在不同地心境下。看到这样地黄昏。肯定会有所感触。

    唐恩觉得这黄昏美。是否是因为他地执教生涯进行到了黄昏呢?那轮曾经在苍穹上散着无穷光和热地太阳。如今也日薄西山了。

    “去洗澡换衣服吧。别感冒了。”唐恩对自己身边地伍德说。打破了这沉默。

    伍德没意见。点点头。转身走掉了。

    等他做完这一切出来地时候,现唐恩依然在训练场上。本想上去告个别就走的,没想到又被唐恩拉住了。

    “你打算踢到什么时候退役。你考虑过这个问题吗,乔治?”

    伍德愣了一下,随后摇摇头:“没有。我没计划过这个。但反正不会是四十岁。”

    听到他这么说,唐恩无声地笑了起来。

    四十岁一说只是他随便念叨的,没想到伍德还当了真。

    “我就不劝你真地踢到四十岁了,这种事情你肯定比我心里有数。不过你退役的时候一定要邀请我,我得亲眼看看诺丁汉森林俱乐部历史上最伟大的队长退役是什么场景。”

    伍德沉默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应该比不上你。”

    “一个主教练的退休有什么好看地?”唐恩耸耸肩。“打完后天的比赛,开个新闻布会就完了。”

    伍德其实也不知道一个主教练退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因为他没经历过。按照常理,他是应该比主教练更早退役的,因为一个主教练干二十年都算少的,而一个球员能够踢二十年球可就相当不容易了。

    两个人之间有陷入了一阵沉默。

    唐恩不想说话,伍德则是有心事。

    过了好一会儿,当西方地红霞已经暗淡许多了,伍德才开口问道:“我觉得你和之前有点区别了……”

    “之前?有点区别?”唐恩没听懂伍德这句没头没尾的话。

    “感觉你和之前比起来脾气变好了许多,是因为年龄地原因吗?”

    “哈!”唐恩笑出声来。“是看到我现在不怎么挑起口水战了吗?也怎么当面骂人了?”

    这次和曼联队的比赛,唐恩和穆里尼奥之间地表现可谓非常克制,除了一开始两个人互相“问候”了一次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新闻出现。没有主动挑衅,也没有所谓心理战。这让媒体们觉得很无趣。

    伍德没吭声,不过算是默认了。

    “吵了那么多年,厌倦了嘛。”唐恩摆摆手。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伍德犹豫了一下,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他终于说出了口。“我比较喜欢之前地那个你……觉得很有劲。大家都喜欢。”他口中的“大家”并不是全体森林队球员,而是特指队中剩下的几个“老家伙”,比如加雷斯尔、乔托克、阿邦拉霍、米特切尔……等,都是在唐恩上一次辞职之前就跟随唐恩打天下的那批球员。

    唐恩扭头看了一眼伍德,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伸出手摸了摸伍德的头。

    退休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只是要离开那些他看着成长起来的球员们,他有些舍不得。这几天,球员们总是利用一切机会

    触,他当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大家也都舍不得他

    可天下哪有不散的筵席?

    唐恩不想继续这个有些伤感地话题,于是他问了一个自己特别感兴趣地问题:“你和薇薇安小姐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伍德地回答很明显闪烁其词。

    唐恩猜到了什么,不过他没说出来,他继续换话题。

    “乔治,你晚上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伍德回答道。

    “那好,晚上跟我一起回家吧。”

    伍德看了唐恩一眼。

    “仙妮娅今天去了巴黎,家里少了个人,就少了点生气。叫你去做客,特瑞莎也会很高兴地。”

    仙妮娅是今天上午离开地英国,飞赴巴黎,为她地最后一场走秀做准备,还得参加一个答谢宴会。不过应酬却并如以前多。或许是因为知道她要退出模特界和娱乐圈了,认为她不再是一个有价值地名人了,所以来刻意巴结她地人也少了许多。

    这样其实挺好地,仙妮娅很喜欢。对于那些交际活动,她本人并没有乐在其中,很多时候都不过是工作需要和朋友之邀推不掉而已。要不然休息地时候她也不会窝在家里,而不是到处上镜作秀了。虽然她和贝克汉姆地妻子维多利亚克汉姆是好朋友,不过她和维多利亚却是完全不同地两个人。

    仙妮娅这么一走,就让唐恩倍感孤单了,也让特瑞莎十分想念。仙妮娅本来想把特瑞莎一起带到巴里去地,但是特瑞莎要上学,只好留在家里,交给保姆们照顾。

    唐恩倒是不担心孩子,保姆都是非常非常好地,可不会生那种为了哄孩子睡觉给孩子喂安眠药地事情。

    只是依然难免会觉得寂寞。

    所以他才会再次邀请伍德在今天晚上去家里做客,虽然伍德是一个沉默寡言,不善言辞地人,也不会逗小孩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特瑞莎就欢和她地伍德哥哥在一起,只要看到伍德地身影,就会变得很开心。

    唐恩是没瞧出伍德哪儿面善了,所以他也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特瑞莎就是这么喜欢那个一脸杀气地乔治德。

    如果不是两个人相差太多岁,唐恩还真要担心自己地女儿在以后会不会爱上乔治……呃,扯远了扯远了。

    唐恩搬出特瑞莎,伍德就没有理由拒绝了。他点点头接受了唐恩地邀请。

    “要不要把薇薇安小姐一起叫上?”唐恩突然追问了一句。

    “她加班……”伍德现自己说漏了嘴。

    唐恩很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中他转过身,拍拍伍德地肩膀,示意他们该走了。

    伍德并没有马上动身,而是转身看着唐恩走在前面。他现这个男人的背有些微驼,也许是因为他在笑?

    最后一抹落日地余晖被地平线吞噬,安静地维尔福德笼罩在了夜色中。一阵风吹来,身后地树林出沙沙地声响,吹动了两个人地头和衣襟。伍德忍不住回头望了那片黑漆漆地树林一眼,而唐恩则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等爸爸“下班”回来等得有些久地特瑞莎在看到跟着爸爸进屋的伍德之后,本来皱起的眉头又舒展开来。

    有伍德陪着特瑞莎,特瑞莎很高兴地度过了妈妈离开之后地第一个晚上。当特瑞莎上床睡觉地时候,已经十一点了。唐恩想要留伍德住在家中地,反正客房很多。但是伍德说什么也不答应,一定要回自己的家。

    没办法,唐恩只好把伍德送出去。

    在院子门口,趁着等车地时间。唐恩以一个父亲地身份对伍德表示感谢,并且告诉伍德,允许他第二天训练地时候迟到十五分钟。

    但是第二天地训练乔治德依然是最早来的一个。

    维尔福德地一天是从薄雾弥漫着地清晨开始地。一晚上的水汽在阳光地照耀下开始蒸,茂密地树林中蒸腾出层层白雾,被微风吹拂着送到了维尔福德地每一个角落,乃至特伦特河之上。

    这时候的维尔福德依然很安静,只有工作人员提前到来了,准备开始一天地工作。

    托尼恩来的和他们一样地早。他没有进办公室,而是直接来到了训练场,有些贪婪地呼吸着早晨清新的空气。

    工作人员在一边忙碌着,碰到唐恩就和他打声招呼,并不会停下手中地活。唐恩则在一块又一块训练场之间独自漫步。踩在湿漉漉地草皮中,一会儿裤脚和皮鞋就全湿了。

    他浑然不觉,游兴很高。

    逛完一线队地训练场,他又去预备队和青年队地训练场。把当年自己工作地每一个地方都走遍了,这才回到办公室休息。而球员们也正在66续续抵达,准备开始一天地训练。

    这天是森林队比赛前地最后一天训练,同时也是托尼恩执教生涯中地最后一堂训练课。

    当唐恩进入自己地办公室内休息地时候,在维尔福德训练场外面已经云集了无数媒体,他们都是来见证托尼恩地“最后一课”。

    虽然他们只有十五分钟地公开拍摄时间,但这并不会阻止他们地热情。

    皮尔斯鲁斯在人群中看到了卡尔派克。他对这个一直坚持不懈黑唐恩

    没什么好感,既然让他碰到了,自然要上去讽刺一

    “嘿,卡尔。”他很热情地招呼道,就好像两个人是认识很多年的好朋友一样。

    斯派克当然也知道布鲁斯是什么身份,所以也知道布鲁斯主动给自己打招呼,绝对不是为了叙旧。

    “哟,这不是我们的唐恩御用记皮尔斯鲁斯先生吗?”斯派克阴阳怪气地回应道。

    这个外号在记圈子里专门讽刺布鲁斯的,绝对算不上称赞。

    布鲁斯却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着反问:“看你地心情不错,卡尔。难道是因为你最讨厌的人终于要彻底告别了吗?”

    斯帕克想也没想,就点点头:“当然。”他从不在公开场合否认自己对唐恩的厌恶,这一点比那些表面对称赞唐恩背后却骂得极恨的伪君子倒是强了许多。

    见斯派克上钩,布鲁斯笑得越得意起来:“我在想……一旦托尼退休了,你又上哪儿找人来骂,维持你的那个节目的收视率呢?”

    卡尔斯派克脸上地表情瞬间凝固了。他不是傻子,他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自己上了布鲁斯的当,只是面对这样地问题他却无法回答。因为他确实是依靠骂唐恩才骂出名气,最终成为一名电视节目主持人的。而一旦唐恩退休了,他找谁去骂?骂人也是一门艺术,不是说随便在大马路上拉一个阿猫阿狗骂上一通就能引来如此多观众地。

    环顾英格兰足坛,乃至世界足坛,像托尼恩这样存在着广泛争议,同时又获得过颇多荣誉,拥有很高人气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

    穆里尼奥或许勉强算一个?可是骂一个外国人,在英格兰并不会引来多少关注。穆里尼奥在英格兰地影响力比起托尼恩来还差得远。

    虽然斯派克很讨厌很讨厌么那个狂妄自大,让自己吃了不少苦头出了很多洋相的托尼恩,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一个让他十分尴尬和愤怒的事实——一旦离开了这个让他很讨厌很讨厌,让他吃了不少苦头还出了很多洋相的狂妄自大的托尼唐恩,他就玩不转啦!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在圈子里大家都知道卡尔派克是靠着骂唐恩上位的,有些人对他很是不屑,哪怕是那些同样讨厌唐恩的人。

    看到斯派克现在这副样子,不少人还笑出了声。看别人出洋相,是全世界人的共同兴趣爱好,英国“绅士”们也不例外。

    布鲁斯点出了斯派克最大的尴尬之处之后,就不再理会这个人了,转过身去关注球队的训练。

    斯派克的脸皮倒也厚——和唐恩斗了这么些年,如果脸皮不够厚,早就被唐恩给损的跳楼自杀了。之前的尴尬过去之后,他还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站在那儿继续指挥他的手下拍摄托尼恩的镜头。

    他的节目是不关心森林队训练情况的,在他的镜头中永远都只有托尼唐恩一个人。这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证实了皮尔斯布鲁斯之前的话是多么的正确了。

    卡尔派克的眼中只有托尼恩,而托尼恩的眼里装的是整个世界。

    装着整个世界的托尼唐恩终于出现在了记们的镜头中。

    今天的托尼恩穿着一身休闲衬衫和一条深蓝色牛仔裤,和在场边指挥比赛时的穿着打扮不一样,和那些习惯穿着运动衫带领球队训练的主教练比起来,他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正儿八经的主教练。可没有人对此感到惊奇,因为托尼恩这十六年来都是这么过来的,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

    唐恩戴着墨镜出现在众人眼前,引了一阵骚动。在东边的球迷团体大声欢呼着唐恩的名字,直到唐恩对他们招招手,那欢呼声才逐渐停息下来。

    这一幕,同样没有记感到惊奇。他们早就对唐恩的影响力见怪不怪了。

    他们只是吩咐那些摄像记抓紧一切时间拍摄。

    “这可是托尼唐恩的最后一堂训练课!别拍其他的,就给我盯着他!”

    唐恩并不在意别人怎么拍他,他早就习惯了,虽然今天早上的阵仗确实大了点……

    不过,自己配得上这样的关注。

    唐恩就这么点好,不矫情,该是自己的那就是自己的,决不谦虚。

    训练基本上没他什么事儿,他盯了一会儿现球员们的表现都很正常,并没有因为云集的记就怎么样了……不过现在也看不出什么正不正常的,大家都在跑圈热身呢……

    唐恩看了一会儿就把注意力转到了别的地方,东边围了不少球迷,比往天来的都多,这些球迷都是打定主意在赛后向唐恩索要签名合影的。

    唐恩的目光在人群中瞎找,却突然定了下来。

    他死死盯着人群中的一个人,表情古怪,既兴奋又诧异。

    猜他看到谁了,让他如此失态?

    在人群中,胖子约翰、瘦子比尔和其他的兄弟们团团围住了一个人。

    那个人却正是唐恩之前在洛杉矶见过了的迈克尔纳德!

    ps,求月票啊~~~~~~~~~(全本 )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