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狮王之心 第五十一章 最后一课

    冠军教父卷八云淡风轻第五十一章最后一课

    恩忍住了现在就到场边去看个究竟的冲动。而是收的目光。重新把注意力放到训练中去。虽然他依然不明白为什么迈克尔会出现在这里。但他觉的等训练结束之后自己一定能够找到他问出答案的。

    只是最初看到迈克尔的时候。他还以为那是幻觉呢。心想难道自己又穿越了?再穿那岂不是了出不来的死循环了吗?

    他看了一眼在场上训练的球员。现已经老了的贝尔。这才放下心来。如果是穿3年。那么贝尔绝对不会出现在自己眼前。

    既然确定自己没有再次穿越。唐恩也就放下心来了投入到了训练中去。

    十五分钟的公开拍摄时间很短暂。者们觉的没拍过瘾。还想继续拍下去的时候保安们就非常适时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记者们依依不舍的收拾机器离开了训练基的。他们等在大门外面。等训练结束之前再次进来采访。而球们则可以一直留在训练场边上。不受那个“十五分钟”限制。

    那么球迷里面会不会有一些记者乔装打扮呢?最起码从这十几年的经验来看。几率很小。

    由于明天就是比赛日。所以今天训练只有上午一堂课。下午休息。晚上球队将在所下酒店集合。一起过夜之后第二天再集体去球场备战。

    今天的训练课上球队主要练习定位球。这是每场比赛之前的保留节目。定位球在打破僵局的时候非常用。

    但是今天球队的训练效果却很一般。经常会出现一些失误。比如加雷斯贝尔是没办法把足球送到指定位置。造成在中路包抄的队友们一次跑空。

    这是因为什么呢?

    唐恩决定叫停训练他的亲自去解了解。

    “贝尔。”他向小猴子招招手示意贝尔过来。

    贝尔低着头跑了到了他跟前。

    “怎么回事。你心不在焉的。”恩双手抱胸看着低头不语的贝尔问道。

    “呃没什么……”

    “和女朋友吵架了”

    “不没有……”

    “那你怎么回事。诉我。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够知道的吗?”

    贝尔低着头犹豫了一会儿。才抬头看着唐恩道:“一想到这是头儿的最后一堂训练课就有些心不在焉……”

    唐恩哭笑不的。原来问题还出在他自己身上啊…

    他看看前面的训练。由于训练暂停大家都在向自己这边看。他这才在那些球员们的眼中看到了和加雷斯贝尔同样的情绪。

    说实话他也曾经感叹过自己的最后一堂训练课但那是在大清早的时候。一旦训练开始了他倒也就不想了——一切正常嘛。除了来记者多点其他和以都没什么区别。

    肯定会有人舍不的……

    唐恩意识到这种情绪并不是训练中应有的情绪。这样一定会影响到训的最终效果。定位球可是很重要的训练项目在明天的比赛中。说不定决定最终胜利的就是一个定位球。

    贝尔依然低着头站在他面前。就好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可是他做错了什么?

    唐恩看看贝尔低眉顺眼的样子叹了口气。

    “跟我来。”他说了一声就径直走向了球员们

    贝尔老老实实的跟在唐恩身后。一路拖着步子向他的队友们走去。

    两个助理教练六个教练们看着恩走进他们的工作范围谁也没有说什么。托尼唐恩平时训练的时候不怎么干涉他们工作的。因为一切的计划都在周一的工作会议上安排好了。但是如果他叫停了训练并且打算亲自说点什么那么一点是有么很重要的事情。

    唐恩径直走进球员们自形成的圈子中。站在中间贝尔则停在了阿隆米特尔旁边。米特切尔正低头弯腰小声问着他:嘿小猴子。头儿和你说了些什么?”

    “他问为什么我的表现有些失常?”

    米特切尔捏着下巴:“今天的表现确实有些失常。”

    “你不也是?”贝用胳膊肘撞了一下米特切的腰部。

    米特切尔嘿嘿的笑了起来。

    “你怎么回答他的”笑完。米特切尔小声问道。

    “我告诉头儿我挥失常是因为这是他的最后一训练课。”

    米特切尔听到这个答案。沉默了一下。如果头儿找到他问同样的问题估计他的回答贝尔相差无几。

    “他对你说了什么?”沉默完毕。米特切尔又问道。

    “他说“跟我来””贝尔指指已经站在人群中央的托尼唐恩。

    两个人都将目光重投向唐恩。

    他们的头儿站在人群中间举起了双手他有话要说。

    “从你们的眼神中。能够看出一些东西伙计们。”唐恩开始表他的即兴讲话。这也许是他在训练课上的最后一次讲话了?

    “可我要说那些东西是错误的。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现在是训练。明天我们还有一场非常非常重要的比赛……难道你们之中有人认为我们已经提前拿到了联赛前六所以这最后一比赛无关紧了吗?”

    唐恩转身环视一周看着围着他球员们。

    “如果你们还有闲心在训练场上考虑这是我的最后一堂训练课。那就说明你们真的是这么想的——对曼联的比赛。你们可以轻松获胜。或者你们根本就不在乎最后的结果?可这不是我想要的伙计们。

    唐恩停下来稍微喘口气今天的阳光有些强烈暴露在阳光下的他额头上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感有些轻微气短这在一次提醒他作出退休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

    “我知道你们当中一些人并不是最初那批森林队的球员。实际上那样的人现在已经不剩几个了。我理解那些老球员们感情。”唐恩看着贝尔所在的方向似乎是巧合也许是故意或者是习惯成自然。贝尔左边站着米特切尔。特切尔左边则站着乔马托克。在马托克的侧后方站着的人是阿邦拉霍。贝尔右边则站着,库。库鲁的右边是加戈加戈在前方则站着克里科,。只有乔治伍德不在其中他站在对面和那些相对来说算是“球员”的队友站在一起。

    “可正因为如此我才更感到不满。还记在深球场球员甬道墙上的那句话吗?“除了利还是胜!”这是诺丁汉森林的的信仰。你们都忘记了吗?”

    唐恩直视着那些老球员们的眼睛

    中看出来一些之前不一样的东西。

    贝尔再次站了出来。在现在的球中。只有他和德跟随唐恩的时间最长。资历最老。但是这种事情德是不可能来的。所以就只有贝尔出头了。

    “可是。头儿。我们并不是想输掉比赛。或者说觉能够轻易赢下比赛。我们只是……只是觉这是您的最后一趟训课。有些走神……呃。就是走神。”

    “那么你怎么能够让我相信你在明天下午的比赛中不会同样走神呢?要知道。那可是我教练生涯的后一场比赛咯。可比最后一堂训练课的意义重要的多。不是吗?”唐恩对着贝尔眨了眼。他用开玩笑的口吻说。贝尔却不会把之理解为真的在开玩笑。

    “新球员”中有些人笑出了声。看来他们对头儿还不够了解。

    唐恩并不在意这如其来的笑声。他只是盯着贝尔非要他给自己一个回答。而且还是令他满意的回答。

    贝尔能够说什么?可以说:“认为我们不会犯那样的错误。头儿。”可是头儿一定不会相信他。而说不定还会触怒他。虽然再次复出的头儿比以前看上去温和了许多。但没有人干小看他。想想他回到球队第一天说的话吧——如果你们中有谁以为我老了。尽可以来试试看!

    多么掷的有声。

    他只不过是把自己颗雄心抱在了一个和善的老头子外壳下。有什么刺的话说不就爆了。

    “我不能保证。头儿……”在唐恩的逼视下。贝尔选择了老老实实的认错。

    “那么就给我忘记了什么“最后一堂训练课”这种无聊的想法。”唐恩挥挥手。“就像之前的任一天一样。继续训练。如果让我看到再有人在训练中心不在焉的。我不介意把他的名字从名单和大名单中划去。”

    唐恩说完这句话之后。走向克里拉克。拍了拍他的肩膀:“这里交给你了。大卫。”

    “放心吧托尼”克里斯拉克对着唐恩的背影说道。

    唐恩走出了人群再次回到场边。重新成为了一个“观众”。

    接着他向东边瞥了一眼球迷们还在那里。刚才训练场上生的一幕对他们来说是有趣的插曲。他们正在兴奋的讨论着什么。

    唐恩把嘴角扯了起来——看看这些球迷们。他们的表现都要比自己的球员正常。真是的……

    球迷中间。迈克尔伯纳德显然还是核心。他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大家都不自觉的围着他站。将他围在中央。只是他并怎么说话。一点都不像几十年前叱咤这一带的那个足球流氓头子和球迷领袖。穿着衬衣西裤和皮鞋的他就一个普通的班族。

    如果再夹一个公文包就更好了。

    唐恩在心里有些“恶毒”的想。

    在训练结束之后。自己是一定要找他的。但是……可能不会很快。

    唐恩想到了那些这时候应该还守在训练基的大门外面的媒体们。一旦他的到通知可以进来了。自己是一定跑不掉的。

    ※※※

    被唐恩“教训”了一顿的球队训练总算恢复了正常。没有人敢在头儿的眼皮子底下走神。他们甚至比之前还更认真和努力。因为没有人想因为一个走神而缺明天的重要比赛。要知道那可是头儿执教生涯中的最后一场比赛——虽然唐恩不让他们想。但那是不可能的。只是成熟的职业球员知道怎么暂时压抑内心的想法。或者说怎么将之化为动力。

    训练结束之后。球员们又要等唐恩来讲话。唐恩摆摆手。拒绝了。

    “该说我都说了。再说也不过是重复以前的东西。我可没兴趣浪费你们的时间。都给我回去淋浴更衣。别给我感冒了!”唐恩在转身走向记者之前。又补充了一句。“哦。顺便说一声。你上午的训练非常棒。”

    唐恩就没有走向球迷们。他知道那些蠢蠢欲动的记者们不会放过他。

    果然他刚刚走到训练场的出口。就被众多记者围住了。

    无数话筒录音笔手机伸向了他。

    “明天就是最后一场比赛了。有什么想说的吗。唐恩先生?”

    “我很平静。谢谢。”

    “有多大把握战胜穆里尼奥的球队?”

    “不知道。这不归我管。你应该问上帝。我只道我的目标是胜利。”

    “曼联只要赢下你们。就能够卫冕联赛冠军……”

    “我知道。我很高兴在我退役之还能碰上这么有趣的一件事情。”唐恩笑了起来。这次他是真心笑。因为确实很有趣。他努力让自己的球队摆脱了在最后一轮联赛看别人脸色的境况。却没想到曼联需要看他的脸色了。

    他可不是什么具有情心的烂好人。在自己没有追求的时候就放人一马。相反。他这个人坏的流。他常乐意在关键时刻踹穆里尼奥一脚。将对方踹下万丈深渊。

    没错。他确实和穆尼奥在巴西一起喝过酒。不过那都是过去时了。谁叫他现在阴差阳错的又成了主教练。而且还正是穆里尼奥的对手了呢?

    “最后一堂训练课。是否会觉的有所留恋?”

    如果这位记者提前一天来问唐恩。那么唐恩估计会很认真的点点头。但依依不舍的事情唐恩昨天已经过了。今天可不想再来一次。再说。五十岁的人了。还有什么舍不的看不开的?

    他摇摇头:“我只着明天的比。你所说的事情并不在考虑之中。”

    今天的记者格外多。问题也就格外多。唐恩耐心的一个个应付着。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不耐烦的甩手走。他的脾气似乎真的比以前好了很多。

    记者们围住他问了大约二十分钟。直到唐恩摆手不再接受采访。才作罢。

    在他身后。球员们早就走了。东边的那些球迷也走的七七八八。

    唐恩看了一眼。留来的人中并有迈克尔。看来要去找他抽时间去伯恩斯的酒吧了。反正一下午的时间。他并不着急。

    正当唐恩转身要往停车场走的时候。他突然听到有人在后方叫他的名字。那声音非常非常熟悉。

    一转身。唐恩看到了站在路边树下的迈克尔伯纳德!

    ※※※

    ps,唐恩的离别和本的结束都进入了倒计时。大家还有月票就投啊。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了。等本书完结了。月票也就没用了~~~(全本 )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