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狮王之心 卷八 云淡风轻 第五十六章 落幕

    主裁判吹响三声哨响的时候,深红球场一片沸腾。***更新最新小说章节一场胜利做礼物送给了要离开的唐恩。

    只有曼联球员和球迷黯然神伤。在这欢乐的环境中显得格外落寞。

    唐恩本想在比赛结束之后就去和穆里尼奥握手完成礼仪的,他知道穆里尼奥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但是他刚刚起身就被旁边的大卫里斯拉克抱住了,助理教练什么都不说,只是抱着他。

    旁边涌上来一群记,对着他们狂拍不止。

    等唐恩好不容易挣脱了克里斯拉克的怀抱,扭头去找穆里尼奥的时候,惊讶地现对方竟然还站在外面等他呢!

    唐恩排开众记,伸手走向穆里尼奥。

    “我以为你已经走了,穆里尼奥先生。”

    丢掉了冠军的穆里尼奥脸色很不好看,显然他的心情也很不好。他握住唐恩伸过来的手摇了摇,就松开了。

    “我只是不希望你在回忆录里面写何塞里尼奥是一个没有礼貌和风度的家伙。我该走了,祝贺你又赢得了一场比赛。我很高兴你今天退休。”

    说完这些,穆里尼奥也不管旁人是什么反应,更不看唐恩的表情,转身干净利落的离开了喧闹的球场。

    唐恩被记围在中间。看着穆里尼奥离去地背影。一时间心情复杂。他绝对没有因为自己战胜了这个老对手而感到丝毫欣喜。相反。他突然为穆里尼奥感到惋惜。

    天色渐暗。周围地闪光灯将唐恩拉回了现实。他看看身边地记。并不理会他们。径直走向了球场。在球场中央。他地球员们正在等着他。

    而在看台上。六万名球迷正在高声呼喊着他地名字。

    “比赛结束了。诺丁汉森林取得了胜利。而曼联则丢掉了他们地联赛冠军。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地是对我们来说。一个非常重要和特殊地人终于要彻底告别了……”负责解说这场比赛地约翰特森动情地说道。

    他现在还记得自己和唐恩地第一次“相遇”。在城市球场。唐恩在糟糕地一个上半场之后。被他自己地球员撞倒在地。然后就此离场。成了当轮联赛后全英格兰足坛地一个大笑话。他自己就负责解说那场比赛。当时可是在解说席上笑地东倒西歪地。讽刺起来也毫不留情。

    真没想到。日后他会和唐恩称为朋友。会和唐恩一起解说英格兰队地比赛。会亲眼见证那个年轻人一步步成为世界上最成功地主教练之一。成为诺丁汉森林地父。

    在六万人的呼喊声中,唐恩走进了球场中央,与他的手下们相聚在一起。

    “头儿,不走行吗?”加雷斯贝尔眼眶带泪地问道。

    唐恩只是微笑着摇摇头。

    “我觉得你的身体完全没有问题,真的。我们还能在一起再干几年,到时候我们一起离开好吗?”贝尔不死心地继续问。

    唐恩伸出手摸摸小猴子地脑袋,对他说:“当初我送别德米他们也是这种感情,但是他们还是走了。这就是生活,小猴子。你总要面对离别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我们又不是永别?”

    贝尔咬着嘴唇退到一边,不说话了。

    巴洛特利看着唐恩,好几次欲言又止。唐恩看出了他的心思,便对他说:“留下来或离开,都可以。只要你喜欢。你是个天才,马里奥。但天才并不适合所有情况,我走了,你的路你自己走吧。”

    拍拍巴洛特利的肩膀,唐恩又转向了米特切尔。

    他仰起头,看着米特切尔的脸。这小子仿佛在对他做鬼脸,又想哭又想笑的。

    “阿隆。我还是要说,你应该加强一下力量方面的训练。我希望你更全面一些……”说到这里,他笑了一下。“我还说这些做什么,反正下个赛季不是我做你教练了,你如果无法突破那些强壮后卫们的封锁线,该烦恼地人也不是我,哈!”

    唐恩笑了起来,米特切尔却哭了出来。

    唐恩没理会他鼻涕眼泪一起流的样子,用力拍在米特切尔的腰上。转过身去找其他人了。

    他不想让自己的离别看起来悲悲切切的,过半百的人了,还有必要搞成这样吗?

    所以他特潇洒的周旋于每个球员之间,和这个人说几句,又去找另外一个人聊。

    在他这么做的时候,球场看台上的呼喊声一直没停。六万名诺丁汉森林的球迷们没有一个人退场,曼联球迷们倒是随着曼联队撤地七七八八了。

    球场看台上的两块大屏幕在重新播放唐恩的纪录短片。

    电视直播也依然在继续。

    仙妮娅在化妆间等着出场,这将是她最后一次出现在t型台上,但是现在她的心思全都不在工作上面。在她的手里,拿着一块手机,正在播放着电视中地画面。那是唐恩在深红球场告别的一幕。

    得感谢日新月异地科技,让她在这里还能看到电视直播。以这种方式陪托尼叔叔走完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程。

    手机里解说员地声音十分清晰。

    “我不想在这里再重复托尼恩所取得的那些成就。我只想欣赏眼前这一幕六万多名球迷留在看台上,不愿意离去。唐恩则和他地球员们在一起,他挨个与他们说话……这让我想起来什么?一个行将退休的将军正在最后一次检阅他的部队和手下军官。他与他们挨个握手,感谢他们这么多年来的支持和工作……”

    仙妮娅出神地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画面,唐恩被球员们围在中央,而记们则将他们一并团团围住。球迷们在最外围,唱着歌,呼喊着主角的名字。

    型师在后面为她摆弄型,做着最后的准备工作。化妆间内还有其他模特们,仙妮娅却旁若无人,也不在乎别人会怎么看她。

    这一幕应该是很悲伤的,但是仙妮娅的脸上却挂着笑,就像屏幕正中的那个男人一样。

    “好了

    的。”型师示意仙妮娅把头抬起来,在镜中看看

    镜中地女人一点都看不出来已经快三十岁了,一头柔顺的披肩长,末端打着卷看起来青春靓丽活泼调皮。

    仙妮娅扮了个鬼脸,然后关掉了手机的电视直播。

    她该出场了。

    唐恩走到伍德面前,这是最后一位了。

    看着自己的队长,唐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伍德懂事听话,有些事情不需要他再重复,该说的之前便已经说过了。

    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唐恩,伍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但是他不是没的说,他是想说的话太多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真到到了离别时刻,他总是这么笨嘴笨舌地。

    不管是在面对德米,还是在面对唐恩的时候。

    最后唐恩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手放到伍德的肩膀上,用力捏了捏。

    与球员们道别之后,他又与教练们道别,从队医开始,一直到助理教练,他挨个握手或拥抱。

    到最后,他抱着弗雷迪斯特伍德,在他耳边呢喃:“唐会来接我的班,他是一个出色的主教练。但是他需要出色地助手,留下来帮他吧?”

    伊斯特伍德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得到了承诺的唐恩松开对方,转向克里斯拉克。

    “是和我一起离开还是留在这里,你自己选择,大卫。”

    克里斯拉克看了看身边的人,对唐恩说:“我改主意了,托尼。诺丁汉森林是一个好地方。我要留在这里。”

    唐恩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正确的选择。”

    做完这一切,他对两个助理教练说:“一会儿我去开新闻布会,就不去更衣室了,今天肯定会有很多记堵我。

    你们也不用等我回来,球员们收拾好了就直接开车回酒店,就地解散。我呢,自己回家。”

    两个人同时点头,对唐恩的安排没有异议。

    看到他们两个人都表示同意,唐恩才放心的向外走。走出去两步,他回过头看身后,球员和教练们依然站在原地,没有要离去的意思。

    唐恩向他们挥挥手:“回去吧,别感冒了。”

    接着他再次向前走,这一次并没有再回头了。

    一路上球迷们的呼喊声震耳欲聋,看台上画有他头像的旗帜和横幅不停地摇动着,现场广播里莎拉莱曼和安德烈切利引吭高歌“……是该说再见地时候了……”

    唐恩就这样向甬道口走去,在他的背后是站立不动的球员和同事。在他的前方则是一大群扛着摄像机、照相机的记,边退边拍,闪光灯将他脚下的路都耀成了一片白色。

    当他走到甬道口的时候,两侧看台上有不少球迷突然洒下了许多纸屑,纷纷扬扬的纸屑让唐恩抬起了头。在人群中他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

    迈克尔纳德、胖子约翰、瘦子比尔,甚至还有酒吧老板肯尼伯恩斯。在看到伯恩斯的时候他突然来了兴趣,停下脚步凑上去问:“这么多年来,只有城市球场要拆掉地时候你离开过酒吧,今天怎么又来了?”

    伯恩斯对他说:“城市球场拆掉了一个时代,你的离开也是如此,托尼。”

    唐恩便不再说话,对他,对他们挥挥手,在纷扬的纸屑中继续向甬道走去。

    乔马托克叹了口气:“这是最后一次看到头儿以这种身份出现在我眼前了啊……”

    伍德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听到了马托克的这句话,他突然有种要冲上去地想法。但直到唐恩在记们的簇拥下,消失在甬道中,他也没有将之付诸行动。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胆小,并不是什么硬汉大丈夫。

    他是一个没有办法在大庭广众面前肆无忌惮展现自己感情地懦夫。

    他还比不上肯在唐恩面前流泪的米特切尔,比不上对唐恩说“不走行吗”地贝尔。

    作为一个队长,在这个时候他真不够格……

    看到唐恩彻底消失在视野内。大卫里斯拉克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大嗓门地他有气无力的。

    “回去吧,伙计们。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离开这里。你们地假期开始了。”

    有球员开始向场下走去,伍德抬起头,现看台上的球迷们也在慢慢退场。但是他知道,这些人还会在球场外面的广场中聚集。一个特殊之人的离开,不会就这样结束的。

    他将队长袖标扯了下来,攥在手中,和队友们一起向场下走去。

    走出球场的迈克尔纳德没有打算继续留下来,尽管广场上已经重新聚集了很多人,他们依然高呼着唐恩的名字,场面十分热烈。

    “我们回酒吧喝一杯吧,伙计们。”迈克尔对他的同伴们说。

    “不留下来送送托尼?”瘦子比尔有些奇怪。

    “我们已经送过了。”迈克尔指着大门的方向说,“等会儿走出这道门地托尼可就不是主教练托尼恩了。我想回去喝一杯,喊了一场比赛,口干舌燥。”

    伯恩斯在旁边说:“我也是。”

    两个人在这群球迷心目中享有崇高的声望,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那么也没什么异议了。

    “好吧,我们回去喝一杯,为了……”胖子约翰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为过去的十六年时光干杯,向十六年中的那些人和事告别。”迈克尔扬起手。

    他向深红球场挥手告别。

    皮尔斯鲁斯可没有时间站在一边,装模作样的感叹“一个时代结束了”。从终场哨响到现在,他一直在忙,忙得没有办法停下来仔细回味一下这可是托尼恩地最后一场比赛啊!

    他和其他同行们一样,以托尼恩为中心,跟着他在球场上从

    西,和球员们告别,和球迷们告别,然后一起来到新大厅。现在看着唐恩在堆满了话筒、手机、录音笔、采访机的桌子前就座,他才有时间好好想想刚才过去的那半个小时。

    森林队赢得了对曼联的比赛,托尼恩保持了在执教生涯中对穆里尼奥的不败战绩。这些都不是重点。现在回想一下唐恩在球场中央和球员们、教练们告别的时候,他就觉得唐恩的影响力并不会随着他的离去而减弱,相反,他在这里的影响力说不定还将更强。

    克鲁伊夫离开巴塞罗那之后,他依然是巴塞罗那的教父,他总在媒体上表各种各样关于巴塞罗那地文章和评论。巴塞罗那踢的好看了他表扬,巴塞罗那踢得不好了他批评,选谁做主教练这种事情他都有言权,哪个球员该卖哪个球员该买,他的建议始终是巴塞罗那教练不能忽视的……

    但是和这位飞翔的荷兰人不一样,布鲁斯觉得唐恩的影响力并不会通过以上形势来展现。

    事实上从唐恩第一次退休之后的表现来看,他这次退休之后应该也不会怎么提起诺丁汉森林,仿佛“诺丁汉森林”这个名字从来没有在他的生命中出现过一样。他绝对不会干涉森林队的建队方针,也不会对森林队的用人策略指手画脚,森林队踢地好不好,对他来说都是别人的事情。他就是这么奇怪,用这种冷漠的方式表达着他对森林队的感情,似乎只有距离越远才越让他觉得心中那份感情还是纯洁的。

    但是尽管这样,看看今天这场面,他在森林队球迷们心目中地地位依然无法动摇。相信若干年后也一样。他什么都不用说,什么也不用做。但只要有人提起他的名字,那种无形地影响力就会开始显现。

    罗宾汉死了九百多年,到现在影响力依然在,还被人反复歌,编进了文学、剧本、游戏中。托尼唐恩也差不多是这种待遇吧?

    想得出神的布鲁斯被新闻布官地一声“新闻布会现在开始”给叫醒了,原本有些闹哄哄的房间里马上安静下来,大家都在翘以盼,等着唐恩表他地“临别演讲”。

    穆里尼奥已经离开了,在大多数记还在场上的时候,他在这里接受了几家曼彻斯特媒体的访问,然后匆匆离去。将偌大的一个舞台留给了唐恩一人。

    真是一个体贴地对手……

    唐恩看着下面那些充满期待的记,清了清嗓子。只是这个动作就让那些人坐直了身子,向前探出脑袋,竖起了耳朵。

    唐恩嘿嘿一乐。

    走秀活动已经结束,仙妮娅刚刚被设计师手牵着手走出来谢幕,现在她已经站在了背景板前,接受记们的采访。

    “是的,我要退出模特界和娱乐圈是真的,我是认真考虑过才做出这个决定的。”仙妮娅第一次亲口在媒体们面前承认了这个早就被炒的沸沸扬扬的事实了。

    “是彻底退出,以后也不会再回来了。”

    仙妮娅拨弄了一下自己的褐色头,卸了妆地她一脸素颜,和t型台上那个冰山美人完全是两个路子。现在的她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耐心细致地回答记们的每一个提问,并没有丝毫不耐烦的情绪。

    “推出之后我会先陪陪我地丈夫和女儿,然后再考虑以后的事情……也许会去做一个服装设计师。

    记们却依然想去追寻真正的内幕。对他们来说,那些能够在媒体上看到的答案统统没有价值,真正的正确答案是那些你永远不知道的答案。

    “退出的真正原因?”仙妮娅没有对这个问题的提问表示出厌烦的情绪,相反她冲那位年轻的男记露出了一个能够让对方心跳停止一秒地笑容。

    “很简单,我怀孕了。”

    当仙妮娅轻描淡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脸上带着惯性的表情,再等待着真正的答案出炉。没有一个人意识到真正的答案已经出现了。

    “啊……”那个提问的记是反应最快的,他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却只出了这么一声。

    仙妮娅看着全场安静的记,调皮地眨了眨眼,这一幕真有趣。她果然成功得吓到了所有记。

    “……我没什么好说的。”

    在诺丁汉深红球场的新闻大厅中,唐恩这么对那些充满了期待地记们说。

    “我知道有很多人喜欢我,也有很多人讨厌我。我从来没有想过依靠某件事情改变你们对我的看法,哪怕是今天。你们平时怎么报道,我明天也就怎么报道我,反正我也不会去看。反正我明天就退休了。”

    唐恩摊开手。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不少他的仇人。比如卡尔斯派克,比如克里斯斯康比。现在他已经不会和这些人斗嘴斗气了,他已经完全不需要再炒作什么,他也不需要为了给队员们减轻压力而吸引媒体们的火力了。从今天之后,他终于可以彻彻底底的卸下肩上地千斤重担,像一个普通人那样一觉到天亮。

    “我只想对诸位说一声再见。”

    说完这句话,唐恩竟然就站起了身,要走!

    记们慌了,怎么能够让他就这么走掉呢?我们可是准备了一肚子的问题呢,他走了上哪儿问去?出了这门,他可就不是什么诺丁汉森林地主教练了,他也没办法再回答记们的问题了。

    一群记从座位上起身,踢翻了椅子,想要阻止唐恩离开。

    “我还有问题,唐恩先生!!”克里斯斯康比举起手中地本子,高声喊道。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你不能就这么走了,新闻布会还没结束!”

    “我说已经结束了。”唐恩对着那个希望自己不得好死地利物浦回声报记笑道。

    “可是我们有权提问,您是一个公众人物……”巴斯康比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我也有权拒绝回答。”

    唐恩耸耸肩。

    卡尔派克本来也想喊几嗓子的,但是在看到巴斯康比地下场之后,他蠕动了几下嘴唇,什么声音都没有出来。

    唐恩并没有直接从侧门离开,他走下台子,从记坐席地中间通道走向大门,打算直接从那里离开那里更接近球场大门。

    记们纷纷站起身,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真的敢上去拉住他提问的。

    相反,大家反而在有意无意地为他让路。

    就在他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皮尔斯鲁斯突然喊了一句:“再见,托尼!”

    他扬起手悬在半空,本想和唐恩挥手作别,这才想起来唐恩背对着自己是看不到地。

    听见这句话地唐恩并未回头,也没停步,只是抬起右手,向身后挥了挥,便拉开大门走了出去。

    穿过一小段走廊,就是球场正门的大厅。唐恩在那里意外地现了一个人。

    “法萨尔先生?您不是应该在仙妮娅身边地吗?”

    站在唐恩面前笑嘻嘻地人正是仙妮娅地经纪人,法萨尔。也难怪唐恩会觉得奇怪,出声问了。只要仙妮娅在外地工作,法萨尔几乎是寸步不离的。为什么现在他却会出现在自己地面前,难道说仙妮娅提前结束工作回来了吗?

    想到这里,唐恩歪头朝法萨尔地身后望去,期望能够看到那熟悉的身影。

    “别瞧了,唐恩先生。”法萨尔笑着对他说。“仙妮娅还在巴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现在应该刚刚结束自己地最后一场走秀。”

    “那你……”唐恩越疑惑了。

    “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地。仙妮娅由于走不开,只能让我来,我怕换了随便一个什么人,你不信。”

    说到这里,法萨尔递给唐恩一张纸。

    “医院的检查结果。”

    唐恩疑惑的接过那东西,瞥了一眼,在受检人一栏中他看到了自己妻子的名字。

    还没等他继续看下去,法萨尔地声音又响了起来:“恭喜你,唐恩先生。你地妻子怀孕了。”

    唐恩没有猛地抬头盯着法萨尔,而是埋头愣在那儿。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消息。

    “两个月前仙妮娅就去做过检查了,她怀孕了。但是她为了不影响你地工作,没告诉你,而是留到现在,谁要给你当退休礼物。”

    法萨尔注意到唐恩拿着检查单地手在抖,他突然想起来眼前这个男人是得过心脏病的人,万一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心脏病作起来……

    这样的事情法萨尔可不敢想了,他连忙唤道:“唐恩先生,你还好吧?”

    唐恩这才抬起头,看着法萨尔,他咧开了嘴:“我……还好……很好……”

    说完这句话,他地气顺了过来:“我没事,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好的消息,法萨尔先生。”

    法萨尔本来以为唐恩还会激动地说上很多,没想到唐恩说完这句话就要走了。

    他本能地问了一句:“你去哪儿,唐恩先生?”

    “回家。”

    唐恩说着走出了大厅。

    “我觉得全诺丁汉的警察们都在这里了!”

    一个被警察所组成地人墙拦在外面的球迷抱怨道。

    也怪这些人抱怨了,本来球迷们打算近距离接触一下自己的偶像。但是这些警察却如临大敌,生生把球迷们强行隔开,让出了一条宽五米的通道出来,从球场大门一直通到停车场。

    有约翰侬的前车之鉴,他们可不能保证会不会有一些激进狂热精神失常地球迷,因为不愿意唐恩离开而突然行刺,将唐恩永远地“留下来”。这可不是玩笑,所以当地警方如临大敌,生怕这些球迷中间出一个马克卫查普曼刺杀列侬的凶手)。

    当唐恩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广场上的球迷们爆出了巨大地欢呼声。他们变得骚动起来,在场的警察被汹涌的人潮挤的狼狈不堪。

    唐恩看到这一幕,并不为此感到吃惊,他站在台阶上向那些激动的球迷们挥挥手。接着就低头走下台阶,从已经变得歪歪曲曲的通道中向外走去。

    bbc5台向全世界转播了这一幕。

    在数万人的欢呼声中,他们的国王一步步走下王座的台阶,踏着一条红地毯走向宫殿外面。王冠被他留在宝座上,金碧辉煌的王宫都没有让他产生丝毫地留恋,臣民们的呼声他充耳不闻。

    在汹涌的红色人潮中,一身黑衣的他是那么平静。他将手中的单子折叠好放在贴身地口袋中,轻轻拍了拍。接着掏出墨镜戴上,昂头从激动的人群中缓缓走过。

    那十六座冠军奖杯,那十六年地风风雨雨,那被万人敬仰的日子,还有那些围绕着他地不休争论,都被他一步一步甩在了身后。

    一千多年以前,战胜归国的罗马征服。

    享有凯旋地光荣,动人心旌的游行。

    队伍里有号手、乐师,征服地的奇珍异兽。

    还有满载财宝与俘获兵器的车子。

    征服搭乘凯旋的战车。

    战俘戴着锁链坐在车前。

    他的儿女身穿白袍,跟他一起站在战车里,或骑马相随。

    一个奴隶手持金冠,站在征服身后。

    在他耳边低语警告:

    所有荣耀,都只是过眼云烟。

    ps,今日第一更。第二更会在下午六点放出,尾声和后记一并放出,再次感谢大家这两年多来的支持和陪伴。我们暂时告别,只是为了以后更美好的重逢。

    谢谢陪我一起走到这里的诸位!谢谢那些中途离开的人们!谢谢所有关注着我林海听涛的朋友们,让我们一个月后再相逢!!(全本 )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