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三章笛卡尔的疑问

2021-01-04 << 上一章 下一章 >> 253
    第一七三章笛卡尔的疑问

    大明兵出河中进入纷乱的印度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可做可不做的事情。

    与其派兵进入印度,与那些土王们作战,还不如让大明东印度公司的总督雷恩先生多向印度人卖一点大明积压的货物,这样,收益更大。

    对国家来说就是这样的。

    可是呢,进军不进军的,对军队来说完全就是两码事。

    只有发生了战争,军人才能发财,才能有军功,才能在战场上为所欲为。

    指望一群军人来考虑国家的大计方针完全就是做梦。

    大明军队这些年已经在持续不断的对外扩张中尝到了太多的甜头,这时候,让他们彻底的安静下来留在军营中吃难吃的军粮,对他们来说比死都难受。

    历朝历代的军队在作战胜利之后的班师回朝非常的憧憬,可是,大明军队不是这样的,他们觉得回到国内就是一种煎熬。

    一想到国内森严的军纪,严苛的律法,以及重重约束,他们就对回国这种事就毫无兴趣。

    在占领区,他们就是为所欲为的王,他们可以干任何他们想干,能干的事情,在那些地方,他们就是律法,就是规则!

    他们甚至认为,自从军队大换装之后,战死在沙场上的军人,甚至还没有国内被军事法庭审判后枪决的军人多。

    这些混蛋,在国外无法无天习惯了,陡然回到国内,自然也会横行无忌,可是呢,他们在国外这样做没问题,在国内……不但监察部在盯着他们,而法部,慎刑司,也牢牢地盯着他们。

    军法本来就比民法严苛的太多了,这样一来,一些没死在战场上的,往往会被大明军法处决。

    对于这种事,云昭从来都没有姑息过,哪怕很多犯罪军人军功累累,兵部不停地向皇帝递送求情的奏折,可惜,皇帝去年赦免了一百一十四个死囚,军人只有三个。

    即便是被皇帝赦免的军中死囚,也不能继续留在国内了,他们会成为各种突击队的主力人员,战死沙场是大概率的,活着的几乎没有。

    夏完淳之所以喜欢带兵出征,一半的想法就是给大明弄出一个安全的西方防线,另一半的心思就是在异国他乡,完成自己对权力的所有梦想。

    他不喜欢国内一板一眼的生活,他喜欢血与火的战场,更加喜欢胜利,对于占领者带来的荣光,他有着无穷的渴望。

    云昭当然没有立刻答应夏完淳这个很无礼的要求,他想要出兵,那就必须要等兵部,乃至国相府的出征命令,没有命令,他什么都做不了。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呢?”

    云昭对夏完淳的出征**没有半点了解的兴趣,相反,他对夏完淳的婚姻却有着浓厚的兴趣。

    “杨梅!”

    夏完淳斩钉截铁的道。

    云昭淡淡的道:“你不能娶一棵树,这样,你父母会很伤心的。”

    “那我就等云琸妹妹长大!”

    云昭深深地看了夏完淳一眼道:“我听说韩秀芬手中有一些黑皮肤的美女,她们的皮肤就像黑色的锦缎一样丝滑,她们的身材就像水桶一样粗壮,她们的嘴唇就像香肠一样饱满,你准备娶几个?”

    夏完淳摇摇头道:“我一直当云琸是我亲妹妹呢。”

    云昭这才露出一丝笑意,对夏完淳道:“松江府知府朱国治的长女听说今年就要满十八岁了,是一个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的才女,听你师娘说长相也不俗,你看如何?”

    夏完淳摇摇头道:“没心情跟这种女人相处,太麻烦。”

    云昭点点头有道:“有道理,不过,宁夏府知府马如龙的二女儿也已经长大成.人了,听你师娘说这个闺女生性活泼,且长得如花似玉,身材丰满,你觉得如何?”

    夏完淳道:“云彰喜欢这种女人,师傅可以问问他的意见。”

    云昭冷冰冰的看着夏完淳道:“国相府经历司司长牛成璧的妹妹今年正好十八,那孩子我是亲眼见过的,乃是玉山书院的女子学员中难得一见得精干人物,更难的的是相貌也是一等一的好,你看如何?”

    夏完淳瞅着脚下的地板道:“我就不喜欢玉山书院出来的,一个个学问没学好,偏偏学了一肚子的不合时宜……”

    云昭压抑着怒火道:“这么看来,司天监二把手杨玉福的女儿我也没必要说了是不是?”

    夏完淳一屁.股坐在地上踢腾着双腿道:“没一个好的,您说的猪马牛羊我一个都看不上。”

    云昭抬起腿要踢这个耍赖的弟子,夏完淳连忙向后缩,云昭恨恨地收回腿,从袖子里摸出一封信递给夏完淳道:“别说我没给过你选择,这是你爹给你求的一门亲事,是钱谦益的小闺女,已经换过庚帖了,只要回到玉山,你就抓紧成亲吧。”

    夏完淳接过信封,从地上站起来道:“其实娶谁弟子真的不在乎,只要师傅准我兵出河中,弟子这就快马加鞭赶回玉山成亲,保证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有身孕,不耽搁兵出河中。”

    云昭瞅着这个兵出河中已经变成执念的弟子,叹口气道:“看来兵出河中,已经成了西域都督府的共同愿望了是吗?”

    夏完淳正色道:“正是如此,弟子身在西域多年,已经对西域的一草一木捻熟于心,如今,我们占领的地方大多是一马平川的戈壁以及绿洲。

    我们人少,兵少,没办法在平原上部署更多的防御措施,一旦奥斯曼人,阿拉伯人想要进犯我们,有的是空挡可以钻,这样一来,就会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唯有占领西域周边的险要山脉,在重要地点屯兵,这才能有效的遏制敌人的野心,才能达到用少数精锐兵力保证西域之地平安的目的。”

    云昭伸手拍拍夏完淳的肩膀道:“既然你们求战心切,那就去吧,不过,你一定要收束自己的杀心,别让我一个好好地孩子,因为一场战争,就变成了恶魔。”

    夏完淳哽咽着跪在云昭脚下,将头靠在师傅的腿上低声道:“师傅最疼的还是我。”

    云昭抚摸着夏完淳的头顶哀伤的道:“早去早回。”

    夏完淳认真的磕头之后就离开了书房,云昭一人坐在椅子上怔怔的出神。

    他知道,夏完淳此去,西部那片土地上的战火将会重新燃烧,那里一定会是赤地千里的模样,那里的人将会再一次经历炼狱一般的生活……

    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夏完淳想去,田恒宝他们想去,西域都督府的所有人都想去,那么,只能这样了。

    军队就是要吃人肉,喝人血才能变得强大起来。

    军队本身就是需要用一个又一个的胜利才能喂饱的怪兽……

    至于生灵涂炭……罪在我。

    不知什么时候,钱多多带着杨梅走了进来,同时,云昭也看到了在书房外假装忙碌的黎国城。

    云昭的目光落在黎国城的身上,背对着云昭的黎国城一下子就转过了身,越过杨梅跟钱多多,跪在云昭面前道:“陛下,臣求娶杨梅总管。”

    云昭懒懒的道:“你该求的是杨梅,不是朕。”

    黎国城慢慢站起来让自己肿胀的厉害的脸露出一丝笑容,然后自信满满的道:“她会同意的。”

    云昭仰天长叹一声道:“蠢货!”

    然后,就背着手离开了书房,就在他走出院落的时候,他听得很清楚,有一个清冷的声音道:“是吗?”

    云昭摇摇头,一个人聪明,并不能代表他各个方面都优秀,黎国城就是这样的人。

    “太自大了……”

    笛卡尔先生在研究了玉山书院的最新研究方向之后,忍不住对小笛卡尔道。

    小笛卡尔道:“祖父,您是说他们的研究方向是错的?”

    笛卡尔先生疑惑地道:“明国人常说的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说的就是玉山书院的研究状况,他们的基础并没有我预料的那么扎实,技术积累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雄厚。

    可是,他们就依靠一星半点的智慧之火,凭空研究出来了很多欧洲学者还在猜测中的事物,并且将他圆满的在现实世界中制造出来了。

    火车如此,电报如此,发电机如此……很多,很多的发明都是如此。

    我以前总是以为,科学研究与盖房子一般无二,先有地基,然后有框架,最后才会有房子。

    他们的地基我看不见,框架我看不见,可是,完整的房子却坐落在我们的面前,这很奇怪。

    难道真的有人仅仅凭借一些空想,就能完成这一切?

    这不可能啊……

    不仅仅我有这样的疑惑,社会学家也有很多的疑惑,他们认为,大明自上而下的郡县统治其实是一个近乎完美的政治模式,可是,他们生生的抛弃了这种模式,并且对这种模式的抛弃方式极为粗暴。

    与科学研究一样,看不到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直接给出了答案。

    我的小笛卡尔,这是不对的,这也是没有道理的。

    我现在对这个明国产生了极为浓厚的兴趣。

    我很想知道,明国的始作俑者,也就是明国皇帝,到底是如何避开所有可能遇到的陷阱,带着这个国家直奔目标的。” 书友阅读圈,无广告无弹窗,内容均免费,本站唯一网址:laishuyou.com (音译 来书友.com)